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從亮劍到人權

亮劍可以碰撞出什麼火花
時文:《意識形態鬥爭要亮劍》
──二○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北京日報》
插嘴:中共領導核心在達沃斯論壇上發表指導世界經濟的講話《共擔時代責任共促全球發展》,指出「大家從四面八方會聚這裡,各種思想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以較少的投入獲得了很高的產出。」一天以後,姓黨的《北京日報》發表上文論證「意識形態鬥爭就是要亮劍」。如果該黨媒意在詮釋該大大的指導講話,難道那四面八方資本家們「各種思想」即各種意識形態的「智慧的火花」是用殺人武器「碰撞出來」的嗎?

「探索」的嚴肅和不嚴肅
時文:中央紀委駐中組部紀檢組組長喻紅秋:絕不允許在課堂上對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妄加評論,絕不允許發表違反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違反中央決定的錯誤觀點。不能把嚴肅的政治問題等同於探索性的學術問題,不能打著學術爭鳴的旗號,在公開場合發佈與黨的方針政策相違背的思想言論。
──網易新聞中心:《中央黨校這個「大動作」,與一位女組長有關》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插嘴:這位大官不知見過「學術問題」沒有,居然說「探索性的學術問題」不如政治問題「嚴肅」。查古今學術問題誠然都是「探索」,但學術探索自有嚴肅的規範規矩,一講證據二講邏輯三允討論四可證偽,才能引導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而所謂「政治問題」的探索則總是摸著石頭過河,從利害出發的多,說變就變的多,左一榔頭右一棒子,找得出什麼「嚴肅」的東西嗎?所謂「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不是前三十年一套後三十年又一套、兩者又各分互相對立的前後若干年嗎?中共中央的很多著名決議,例如《關於在農村建立人民公社問題的決議》、《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機會主義而鬥爭》的決議、《關於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決議》、《五‧一六通知》、《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等等,都曾自命偉大光榮正確,事實上哪一個是「嚴肅」的?哪一個不是被後來的中央「在公開場合」妄議來違背去的?

依劍治國
時文:周強:要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想亮劍。
──《中新網》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插嘴:身為最高法院院長的這位先生,居然公開主張司法不獨立,其義搞笑多於無知,我懶得評了。只是近來不斷聽到各種要人的「亮劍」之聲,包括周院長主管的中國法院網也堂堂宣佈「對錯誤思想亮劍是我們的歷史使命」(一月十七日),我倒想說一句:「亮劍」屬於軍事動作,作為軍事用語而出自盜賊或將軍之口,那很自然;只是不宜用來講道理更不能用來講法律。凡對道理和法律亮劍,就叫依劍治國,結果還用問嗎?

改造思想就是消滅知識
時文:(周有光說)「共產主義國家都有知識分子問題,知識分子問題是共產主義搞出來的。……共產主義的階級鬥爭是要消滅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屬於資產階級,所以也是要消滅的。消滅是改造的方法之一。知識分子是改造不好的,……改造就是消滅。」 ──馬國川:《逝者周有光:「知識分子沒有被收買」》,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愛思想網》
插嘴:剛剛逝世的一百一十二歲智者周有光先生對於「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的上述言論,或許是世間對該現象的最簡明最確鑿的詮釋。「知識分子」的特點在「知識」,而知識就是真偽是非,真偽是非來源於自由的探索和獨立的判斷。如果對它加以「改造」,只講「立場」不講道理,只亮刀劍不依邏輯,就不是知識而是知識的滅亡。以「改造世界」為目標的共產主義的為何總以知識分子為敵,就是因為對於知識,「改造就是消滅」也。

「擼起袖子」會幹什麼
時文:只要我們十三億多人民和衷共濟,只要我們黨永遠同人民站在一起,大家擼起袖子加油幹,我們就一定能夠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
──《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新年賀詞:大家擼起袖子加油幹》,中國新聞社二○一七年一月一日
插嘴:看到以上號召,使人想起人民公社生產隊長帶領社員薅秧打穀的場景,熱鬧是熱鬧了,可是我們的「長征路」到二○一七年都還是走在薅秧打穀的階段嗎?人類已經進入信息社會,社會和國家發展靠的是人的智慧而非氣力,發揮智慧的基本條件乃是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不務於此甚至千方百計堵塞此道而去提倡「擼起袖子」,無異南轅而北轍,越「征」越長了。半個世紀前的「大躍進」中人民和衷共濟和黨站在一起「擼起袖子」幹出了什麼,不可忘記啊。

教育部長發現秘密「敵對勢力」
時文:教育系統是我們黨意識形態工作的前沿陣地。……敵對勢力對我們的滲透首先選定的是我們教育系統,是校園。……應當看到,「文化大革命」對意識形態工作造成了巨大破壞。
──陳寶生:《敵對勢力滲透目標首先選定的就是教育系統》,《紫光閣》雜誌二○一六年十二月
插嘴:上文作者是去年六月上任的本國教育部長。管教育的部長一上任就把教書育人之部當做你死我活的「戰線」,就關心屬於國防部和公安部的事務,調查清楚了內外「敵對勢力」的「滲透目標」,準備打仗,令人歎服。只是他為何接著就點出「文化大革命」的破壞來呢?他認為毛澤東親自發動和領導的大革命就是敵對勢力的滲透嗎?他是想透露毛澤東就是和「西方敵對勢力」勾結起來實行「滲透」的秘密內奸嗎?這位郵電局機線員出身的部長,好像真有一點內部信息方面的專長呢!

人權是最大的政治
時文:聯合國安理會九日開會討論朝鮮人權問題,中俄等五國表示反對。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稱,安理會不是審議人權問題的場所,更不能將人權問題政治化。
──《安理會討論朝鮮人權中俄等五國反對》,中新社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電
插嘴:「不能把人權問題政治化」,這是有中國特色的外交語言,頻繁用於為自己及其它專制獨裁的兄弟政權壓迫殺戮自己的人民作辯護,聽得耳朵都生繭了,卻少聽人問個「為什麼」。查任何一個文明政權,莫不是把自己人民的權利當做最大的「政治」,人權就該「政治化」!人權都不保,要那政治何用?要你政權何用?自然中國政權有自己的特色,人民不過是它的勞動力生產力戰鬥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力,它的政治是絕不「人權化」的。不過把它當成外交語言,要求世界各國都行無人權政治反人權政治,不像猴子跳進人堆裡,譴責人類「衣服褲子服裝化」,責令大家都打光屁股嗎?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動向 總377期 東方無忌】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