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外媒曝河北村莊怪病 中國土壤污染怵目驚心


美國調查報告顯示,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血液中鉛、鎘、汞等重金屬含量高於來自其他亞洲地區的移民。但是中國土壤污染的調查數據被中共官方以「國家秘密」為由拒絕公開。圖為,中國海南一海邊的漁村。(Getty Images)
【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
5月末的一個凌晨,三輛卡車來到河北省辛集市大營村,趁著天色昏暗,將卡車上的「貨物」傾倒進了附近的水渠裏,沒人知道倒進水渠裏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一個月後,空氣中仍飄散著刺鼻的味道。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7月5日報道了河北省辛集市污染嚴重的消息,報導稱,村民張亞春(音)兩年前種下的將近200棵楊樹全部枯死,只能砍了當柴燒。另一位農民老邊(音)蹲在地頭掉眼淚,他擔心這塊小麥地可能會顆粒無收,因為灌溉用的水就來自那個水渠,這塊地是他一家全部的收入來源。
大營村居住著約1500人,村子附近就是化工廠、鋼鐵廠和皮革廠,他們不知道誰該為這一切負責。
在河北大營村以北靠近擁有「皮革之都」稱號的辛集市的地方,有一個錨營村,居住著4000多居民。那裡有一個巨大的露天垃圾場,堆放著周邊數百家特殊工廠製造出來的廢棄物。
由於氣味難聞,村民們不敢開窗,對飲用水被污染他們也投訴了不知道多少回。一名王姓村民說:「很多人都得了罕見的疾病,甚至也有年紀輕輕就得癌的人。」
據希望之聲報導,辛集市居民李先生表示,當地的經濟開發區和錨營工業園區有多家化工廠、鋼鐵廠和皮革廠,錨營村有一座大型露天垃圾場,各種工業製造的廢料被堆積在那裡。
他說:「呼吸的空氣、飲用水,方方面面吧,土壤啊,還有地下水,好多傳說吧,人家工廠裏也有一級秘密,那(污染)水用高壓直接打到地下。」
李先生介紹,工廠附近以前的井水有時會飄出泡沫和怪味,村民們都不敢喝,為了健康,村民投巨資打了兩眼特別深的井供大家飲水用。
2014年,數百個錨營村村民多次到市政府反映附近工廠,偷偷排放有毒物質污染空氣和水源,均遭到鎮壓,有維權者為此還遭判刑,政府採用了多種方式分化、瓦解了村民的維權行動。

重金屬污染稻米 村民得「痛痛病」
重金屬鎘正通過污染土壤侵入稻米,進而威脅人類。學者抽樣調查顯示中國多地市場上約10%大米鎘超標,而中國在多種重金屬污染的稻米之前幾乎不設防。
《新世紀》週刊曾報導,廣西陽朔縣興坪鎮思的村84歲的李文驤老人稱自己已經20餘年沒法好好走路了。只要走上不超過100米,腳和小腿就會酸疼難忍。同村還有另外十幾位老人也有類似症狀。
他拿出小半袋大米。顏色純白,略有透亮感,顆粒飽滿,肉眼看不出這些大米有什麼異樣。但是,經過檢測,這種大米中鎘成分嚴重超標。當地人將這種大米簡稱為「鎘米」。
鎘,一種重金屬,化學元素週期表中排序第48位。在自然界,它作為化合物存在於礦物質中,進入人體後危害極大。李文驤老人懷疑自己得的怪病與這種大米有關。
醫學文獻已經證明,鎘進入人體,多年後可引起骨痛等症,嚴重時導致可怕的「痛痛病」。所謂「痛痛病」,又稱骨痛病,患者骨頭有針扎般劇痛,口中常喊「痛啊痛啊」,故得此名。這種病的症狀與李文驤老人所説的軟腳病非常相似。多位學者也直指,不少村民已具有疑似「痛痛病」初期症狀。
在鎘之外,大米中還存在其它重金屬超標的問題。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所研究人員即發表論文稱,中國大陸居民攝入甲基汞的主要渠道是稻米,而非魚類。眾所週知,甲基汞是著名公害病之一水俁病的致病元兇。
報導稱,中國快速工業化過程中遍地開花的開礦等行為,使原本以化合物形式存在的鎘、砷、汞等有害重金屬釋放到自然界。這些有害重金屬通過水流和空氣,污染了中國相當大一部分土地,進而污染了稻米,再隨之進入人體。
更為嚴重的是,中國幾乎沒有關於重金屬污染土地的種植規範,大量被污染土地仍在正常生産稻米。

鎘稻米遍布中國,中共將環境污染是禍根。

重金屬污染中國最大水稻產區毒大米。

這是因為已育婦女體內缺乏鈣鋅鐵等元素。
而且,污染土地上産出的污染稻米,絕大部分可以暢通無阻地自由上市流通。這導致污染稻米産區以外的城鄉居民也有暴露危險,而危險程度究竟有多大,目前尚缺乏研究。
中國80%土壤遭污染
中國國土資源部在2005年至2013年進行了一項調查,2014年公布了部分調查結果。該結果顯示,中國全國土壤總點位超標率為16.1%,耕地的點位超標率為19.4%。污水灌溉農田面積已經超過330萬公頃。造成土壤污染的各種原因當中包括工廠的有毒廢棄物的排放、污水灌溉或過度使用殺蟲劑等。
報道稱,實際情況可能更糟。批評人士認為,在1500個被檢測地區布設的1萬個點位中提取的土壤樣本並不具有多少代表性,沒有考慮到所有有毒化學物質的可能性。中國土地再生協會高盛達(音)指出,全國有30萬到50萬公頃土壤受到了污染。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表示,中國農田的污染可能高達80%-90%,除了給高幹的特供的土地之外,還有除了農民的自留地之外,其它的土地基本上都是被污染的。
他認為中國給出的數據是不確實的,「10%的農田是污染的這個數據肯定是錯的,我們為什麼可以這麼說呢?前段時間讀過這麼一個報導,就說中國80%的地下水是受污染的,那80%的地下水它存在什麼地方呢?中國又特別解釋說主要是淺層地下水,那淺層地下水它就是和土壤是共生的,存在於污染之中的。那80%的地下水它就必然造成80%的土壤是污染的,水污染了土壤,土壤污染了水,這兩個是關聯在一起的,不可能存在10%的農田是污染的,而80%的地下水是污染的,這不可能的。」
中共環保部環境規劃院土壤保護問題專家王夏暉承認,「2014年調查的準確性並不高,我們還需要更多確切的數據」。專家希望能在2018年底完成對全部耕地污染狀況的調查。

追逐GDP造成的惡果
《經濟參考報》曾以「大地之殤」為主題,探尋土地污染背後的原因,並徵詢網民意見。
網民「王濤1984」表示,發展不能以斷子絕孫為代價。網民「吳瑛」稱,為了自己功績,招商一些污染環境的企業,換來的是我們失去賴以生存的環境!
另一些網民則認為,技術、資金、法律規範等問題尚居其次,地方官員發展觀念轉變才是扭轉「毒地」局面的關鍵。
網民「摩旅的小悅老曼」表示,「治理土壤『毒瘤』存在的不是三大難題,而是一大難題,就是GDP=政績,在GDP面前,一切都得讓路。」
「為什麼年年對污染企業整治,都無法得到根治?」網民「浪生思鄉」認為,「關鍵在於當地領導以眼前的政績給日後留下無法估量的後患。」
「中國農業大學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教授」的微網志用戶「朱啟臻」評論稱,這是對人們盲目崇拜GDP的一種懲罰,是對人們忽視傳統農業文化的一種懲罰。也是對錯誤農業發展理念的懲罰。
原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亦稱,中共當局多年來不顧民生和環境,片面追求GDP數據,結果導致目前污染嚴重的惡果。不僅是五分之一的耕地受到污染,空氣中的重霾也是威脅人類健康的重要因素,連地下水也受到嚴重污染。土壤污染導致糧食重金屬超標,蔬菜也有毒,嚴重的污染使得民眾感到猶如生活在毒氣罐中,無奈而絕望。目前大陸民眾都對中共政權喪失信心,怨聲載道,盼望中共一黨專政的政治體制能儘快結束。
「以中共目前的經濟狀況根本無力承擔。所以中共所說的治理污染只是一種口號罷了。」
大陸諸多機構也公布調查數據,稱中國目前不但面臨生產嚴重過剩、經濟增長緩慢問題,同時面臨生態環境危機,大量土地遭污染,水體生態嚴重惡化,大氣中重霾籠罩,中國正面臨有史以來空前的生態危機。

來源轉自:
【2016年07月09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 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