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彭博:中國為什麼解決不了債務問題?


中國公共財政狀況比通常理解的更加惡劣。隨著債務水平上升,經濟遲緩,政府刺激增長的能力看起來越來越微弱。沒有改革,這 將產生一些嚴峻的後果。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記者秦雨霏/報導】
長期以來,每當中國經濟出現顯著放緩,中共總是用財政刺激托舉它,維持國家金融機構的運轉。而許多經濟學家也以為這種手段 可以一直有效。
然而現在,現實是殘酷的。彭博社報導說,中國公共財政狀況比通常理解的更加惡劣。隨著債務水平上升,經濟遲緩,政府刺激增 長的能力看起來越來越微弱。沒有改革,這將產生一些嚴峻的後果。
國際貨幣基金說,中國今年的預算赤字佔GDP比例將保持在溫和的3%,債務佔GDP比例也處於可控的46.8%,在184個國家當中排 100位。表面上看來,它能夠應對經濟放緩。
但是真相更糟糕。彭博社報導說,國際貨幣基金使用的數字僅僅涵蓋中央政府的債務,而沒有包含地方政府債務。由於中國80%的 公共支出都來自於地方政府,這是一個重要的遺漏。假設地方政府去年的債務負擔是法定的最高水平,也就是16萬億元,那麼地方 債務將佔據GDP的47%。
不過這種假設低估了真實的債務水平。國家審計局2013年的審查發現,未償還債務達到18萬億元。換句話說,地方政府債務在三年 前就已經超過了2015年的法定上限。自那之後,地方財政只會更加惡化。
國際貨幣基金去年估計,中國總的財政赤字達到GDP的10%。高盛最近說該比例達到15%。這些是巨大的數字,它們暗示中國總的 赤字水平可以跟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相比,甚至更糟。
然而它們仍然掩蓋了真實的數量。彭博社報導說,地方政府為了逃避債務上限,常常使用表外貸款,並建立國有企業代表政府開展 項目。去年,地方政府債務增長是如此的驚人,以至於北京設計了一個救助計劃,命令銀行實行債轉股。
此外,投資者和評級機構難以分清政府債務和私人債務。外界常常假設,國企和戰略企業的債務有政府作擔保。迄今這種假設是正 確的。因為懼怕觸發危機,政府還沒有允許任何一家大公司破產。但是中國銀行系統的壓力在上升,隨著公共債務變得更嚴重,政 府的救助能力越來越有限。
報導說,北京可以採取很多步驟來解決這一團亂麻。首先是去槓桿。但是限制地方政府借貸只會鼓勵它們想辦法掩蓋債務,以至於 更難駕馭。另外一個辦法是,允許殭屍企業破產,放緩投資速度和接受更緩慢的GDP增長。但是這可能會帶來大量裁員和社會動盪 。
相反,北京似乎期待凱恩斯的投資乘數論(在一定的邊際消費傾向下,新增加的一定量的投資經過一定時間後,可導致收入與就業 量數倍的增加)變為現實。它希望刺激可以解決問題,就像十年前那樣。但是這是一段獨特的時期。政府必須承認,歷史不太可能 重複。
如果是這樣,那麼如山的壞帳,雙位數的赤字和搖搖欲墜的金融體系將使得中國日益動盪。悲觀的投資者預測將發生大規模人民幣 貶值和銀行危機。如果中國的信貸不能永遠擴張下去,它就必須停止,無論是自願還是強迫。

來源轉自:
【2016年08月10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 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