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中共聽不到真話是自作孽


現在的情形,恰是既不能聽真言而察人心所向,也不能納諫而惕歷史規律、順世界潮流,則待到某一天突變驟至,黨亡政息,爾曹身與名俱滅,就只能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紀檢報承認領導難聞真話
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在頭版發表《善察群言方能認清自我》一文,官網刊登時又把題目改為《官員升任重要崗位後想聽真話不易》。
該文指出,中共黨的幹部一旦走上重要領導崗位,容易陷入社會聯繫和人際交往的圍城,掌握的情況是二手的,看到的資訊是過濾的,甚至連到基層調研也可能被提前人為設計,想聽到真話、看到實情並不容易,尤其是關於領導自己的。長此以往,一方面造成「一當領導,無所不能」;另一方面便是脫離群眾,閉目塞聽。一旦自我感覺太好,小則不知道自己幾斤幾両,大則胡作非為、為所欲為而不知收斂。
在習近平當局大力制定懲罰「妄議中央」的規章並予實施以封殺來自下面的批評意見之際,中國紀檢監察報的這篇文章令讀者感覺恍如隔世,而且也不能不起一連串疑心。
這種文章是一個不瞭解當今中國、不知道「妄議中央」已成正式罪名的糊塗蛋寫的嗎?這文章是「引蛇出洞」的誘餌嗎?還是中共上層有人、至少是中國紀檢監察報在表達不同意見,在以迂回的方式批駁「妄議中央」罪的荒唐和錯誤嗎?
當今中國政情詭異,本來就不透明的政治比以往更加不透明。但上述問題很快就可以見分曉。

越來越聽不到真話
其實紀檢報所述情況並不是從今日始。一九五八年後,毛澤東就承認「最近幾年吃情況不明的虧很大。大家做官了,不做調查研究了。我做了一些調查研究,但大多也是浮在上面看報告。」嚴重的是,從那時候到現在情況不僅沒有改觀,反而變本加厲。
例如,高層官員到基層調研都是事先安排,這在毛時代就是如此,但當年他出於不想被下屬胡弄之心,還會派親信(例如早先的田家英,還有他的近衛人士)到下面做些實地瞭解,得到一點真實情況。但到現在,連這樣一點點動作也沒有了。
例如,信訪制度,於毛時代確立,當時偶爾還能裝點門面。文革期間有個小學教師李慶霖寫信給毛說下鄉知青之苦,毛居然回了信,還以毛個人名義送了三百元錢,李本人還由此做了官。但到現在,信訪變成了截訪;信訪人變成了罪犯!
例如,毛時代還有個彭德懷敢說話,還有個田家英敢面諫,還有個七千人大會讓你「出出氣」。雖然彭、田和劉少奇都遭到了殘酷迫害以至被迫害致死,但總還有那麼些人願意死諫。他們畢竟還說了點真話,毛澤東耳朵不聾總還是聽見了。
按理說,在當前的電視廣播、互聯網大普及時代,中共官員本可以藉以最廣泛和最方便地瞭解全世界各方面真情實況。但中共恰恰實行嚴控電視廣播媒體,封殺互聯網(所謂「網路主權」)的法西斯政策,手段更無所不用其極,自斷資訊管道,閉目塞聽,甘當鴕鳥。
習氏居然造出一個所謂「妄議中央」的大罪名,並且立馬執行,更不要說,最近中共為了堵截資訊來源,魔爪居然伸進了香港,公然在香港跨境執法,綁架書商,把一國兩制棄如敝屣。
凡此種種,變本加厲,則中共還能聽聞真話實情嗎!

聽不到真話是領導不願意聽
必須明白:中共特別是其高層,不是聽不到真話,而是不想聽到真話。對此,中共高官倒也常常供認不諱。一九六一年三月十八日,毛澤東一度的接班人、後來又被他打成「叛徒、內奸、工賊」的前中國國家主席劉少奇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說:「要轉變下面的作風,首先要看上面的態度,他看你眼色嘛!看你要什麼嘛!不轉變作風,就不可能瞭解全面情況。」這裡,劉明確指出:是上面作風和態度不正,才造成了「不可能瞭解全面情況」的局面。此大實話也。
習近平剛上台時,二○一二年十二月八日去廣東考察,倒也出行沒有警車開道,交通沒有管制,當天去深圳蓮花山頂還跟接近的人都握了手,公園也不封園、不封路、不安檢。這次倒真有點親自遵守八項規定的樣子。如果這一良好開端不是曇花一現,而是能從此謹遵恪守,上行下效,官員作風和態度或可從此改變。
然而,僅僅事隔一年,二○一三年十一月,習到山東視察時,親民秀就不再表演了。那次出動的警衛達九千人之多。二○一五年十一月在浙江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小小烏縝人口僅一萬,為了習近平出席,保衛竟有正規軍和員警四萬之眾!到二○一五年九月訪美時,國家規定元首出訪隨行保衛人員十九人,可是習帶了四十九個保衛人員。更有冤民攔車告狀,他就是堅決不見,眼看著告狀人被拖走,只是僅僅派工作人員收狀紙了事。這可是在專制制度的清朝也是絕對不允許的!清朝就明文規定凡有百姓攔轎告狀,無論哪一級官員都必須親自接見處理。
再有,截訪制度是誰定的?封殺電視廣播互聯網是誰幹的?打壓輿論、抓捕維權律師又是誰幹的?「妄議中央」又是誰定下的?習氏也!
所以,事實證明:正是中共自己不要聽聞真話實情,才有了中共聽不到真話實情。

根源在於一黨一人專政
本來,任何領導人都應該渴望聽到真話,見到實情。非此怎能治理好國家?所以唐太宗不殺魏征,趙匡胤嚴令不殺御史,清皇朝再專制也基本不敢殺御史,甚至幾度還允許御史「風聞奏事」(即可以不必非有確切證據)。他們都是為了要聽聞真話實情。但到了共產黨手裡,為何官員就不願聽真話、不願看實情,從而也聽不到真話、看不見實情了?
其中的奧秘只在於一個:中共的專制,遠超過唐宋和大清皇朝。
中共的體制,歷來就是一黨專政。由此就極易演變到一人專政,則從上到下,只對一人負責,哪管老百姓的死活。如此,此一人(「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一旦成為九五之尊,立馬由人而變為神,唯我獨尊,傲視一切。而其他各級官員,無不誠惶誠恐,甘為奴才(例如周恩來)。
當年毛澤東是這樣一朝登位,就自以為天之驕子,無不正確,聽不得逆耳忠言。所有官員,順我者昌,雞犬也可以升天(例如王洪文);逆我者亡,甚至生不如死(例如劉少奇)。在如此嚴酷的專政之下,一些有良知和道德的官員只能是逆淘汰,留下的就只剩下趨利避害、溜鬚拍馬、狗苟蠅營。中共元老羅瑞卿之子羅宇最近公開說:「中共體制下,誰都不說實話,沒一個人說實話」。
這正是中共官場的真相,而其實質,正就是專制制度。不願聽聞真話實情,就是這個專制制度的必然現象。現在,習近平登了大位,就也要毛規習隨了,「妄議中央」就是實行這種「規矩」的緊箍咒。
最近有一明證:有報道說這次軍改,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依據軍隊實際情況,提出軍改延遲兩個月,以期有時間統一思想。這本是真話大實話。但習近平非但不聽,而且嚴令再提不同看法要堅決清除。有報道說范長龍已屈居許其亮之下,或許就要到站下車了。
史學家章立凡新年發表《明月下的心靈流亡》,文末指出:「值此三千年未有之變局,若不能上惕歷史規律,下順世界潮流,中察人心所向,則黨亡政息,其禍不遠。」現在的情形,恰是既不能聽真言而察人心所向,也不能納諫而惕歷史規律、順世界潮流,則待到某一天突變驟至,黨亡政息,爾曹身與名俱滅,就只能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來源轉自:
【2016年2月號 爭鳴總460期(大陸)史 平】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