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習近平與「不忘初心」背道而馳──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給出答案

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已於十月二十七日閉幕,其公報在「堅持不忘初心」掩護下,「習核心」終於粉墨登場,明確今日中國只能「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一個核心(也即一個領袖)」,中外輿論大跌眼鏡。
習近平刻意熱炒「不忘初心」
今年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九十五周年大會上,習近平就聲稱「全黨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他指出:我們黨已經走過了九十五年的歷程,但我們要永遠保持建黨時中國共產黨人的奮鬥精神。習近平此次講話竟十次強調「不忘初心」。七月十八日,習近平到寧夏回族自治區考察,再次高調提出「不忘初心,走好新的長征路」。
六中全會前,習近平更是借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發出「不忘初心」,重走長征路的呼喊,宣稱「這是我們的紅色基因」,大有炒作以「不忘初心」領銜六中全會精神之勢。果然,六中全會公報將「不忘初心」記錄在案。然而,習近平刻意三番五次炒作「不忘初心」究竟意欲何為?是要兌現當年中共暴力革命時對民眾的承諾,還是要倒退復辟,重蹈歷史的覆轍?令中外輿論霧裡看花,一頭霧水。

中共以推翻國民黨的「初心」自榜
追溯中共革命「初心」,不妨從一九四一年十月二十八日《解放日報》發表《結束國民黨一黨治國才有民主可言》的文章談起,該文談到,一黨專制是民主的死敵,黨派只有競爭才能生存:「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因為此問題一日不解決,則國事勢必於一黨之手。」由此可見,當時中共一定要暴力推翻國民黨政權的「初心」,就是「結束一黨治國」。為此,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在《解放日報》、《新華日報》等中共媒體,都發表了大量的談話和文章,批判國民黨「一個政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法西斯「三個一」主張。
一九四○年十二月,劉少奇在《論抗日民主政權》一文中說:「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誣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他說:「只要一有可能,當人民的組織已有相當的程度,人民能夠選擇自己所願意的人來管理自己事情的時候,共產黨和八路軍、新四軍就毫無保留地還政於民,將政權全部交給人民所選舉的政府來管理。」(《劉少奇選集》上卷,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一年版,第一七二至一七六頁)中國共產黨的任務是建立民主國家,決不會「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而是要「毫無保留地還政於民」──這是劉少奇代表中國共產黨向中國人民發出的莊嚴的歷史承諾!這應該就是該黨自榜的「初心」吧。

六中全會高調推出「三個一」
然而,當年中共反對「三個一」,承諾奪取政權後「還權於民」的「初心」是否兌現,現在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的答案已經炮製出台。在六中全會公報文本的五彩繽紛泡沫掩蓋下,「從嚴治黨」背後動機已經凸顯,就是要讓習近平的領袖核心地位在全黨得以擁立。六中全會通過「從嚴治黨」、「黨內監督」兩個文件,就是要確保維護核心權威的黨規、黨紀在全黨有效執行,確保黨的領導幹部「絕對忠誠」、「不得妄議」。這兩個文件的出發點,都是要築牢習近平一統紅色江山千秋萬代不變色的「永續工程」。
該公報毫不掩飾地表述「堅持黨的領導,首先是堅持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一個國家、一個政黨,領導核心至關重要」。中南海如此高調提出的「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一個核心(也即一個領袖)」,堪為繼國民黨統治之後,當代中國「三個一」政治生態的最新宣示。習幕僚栗戰書為此親自出馬,撰文強調維護黨中央權威,首先要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並且以「三最」評價習近平:「最有威信、最有影響、最有經驗」。
以前中共還提提八大傀儡黨派裝點門面,現在乾脆連這塊遮醜布也扔掉了,赤裸裸地就是一個核心、一個政黨、一統天下。中共如此「三個一」宣示,也是對台灣政府與政黨必須歸順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一個核心的昭告,而香港的「一國兩制」就更不在話下了。

恢復「一個人說了算」的獨裁體制
眾所周知,當代中國政治體制的主要弊端,就是「權力過份集中」。為此,中共黨內開明派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曾力主「黨政分開」,一再提出執政黨現代化整體建設架構。胡耀邦多次提出要接受「文革」一人制體制、一人說了算的慘痛教訓,要實現民主監督,黨政職能分開,特別強調權力不能過份集中。這正是建立「依法治國」框架的核心所在。
然而,習近平卻在「改革」的美名下,不僅公開設立更加「以黨代政」、「以黨代法」的各個「領導小組」與「國家安全委員會」體制,將黨、政、軍、經濟、司法等各項國家、政府所有的權力,都高度集中到黨魁個人手裡。如今竟發展到個人權力登峰造極,恢復毛時代「一個人說了算」的「金字塔」體制:一個核心,駕馭一個政黨;以黨統法,以黨統政,以黨統軍,一黨專政,一統天下。

當今中國只能有「一個報紙」
記得中共《解放日報》一九四三年九月一日刊文:法西斯的新聞理論家居然公開無恥地鼓吹「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的主張。它們對於「異己」進步報紙,採取各色各樣報館、逐漸攘奪管理權,最後則強迫收買,勒令封閉。
反觀眼下之中國,只許一黨專政,不許百姓「妄議」。習近平一再強調「宣傳陣地,必須姓黨」,連廣告類、娛樂類也必須「講導向」。當今中國,無論軍隊、媒體,還是公檢法,都由百姓供養,但卻都要姓黨。
去年,各個省市區中共黨的宣傳部長在傳達中央宣傳工作會議精神,中央宣傳基調已經明朗,今後決不允許反毛反黨言論在媒體出現,「新三反人員」不能從事輿論宣傳工作,「不換立場就換人」。在此背景下,自律「八不碰」的《炎黃春秋》被強行改編扼殺,政治低調的《共識網》被關閉封殺。中南海不斷升級打造網絡封鎖及「一把手工程」,互聯網各網站人人自危,刪貼封號頻頻發生,微博大V們「被消失」和「被噤聲」。很多中國IT界、新聞界人士和網友都用「血流成河、哀嚎遍野」、「橫屍一片、欲哭無淚」等慘不忍睹的詞來形容難過的心情。中共所能管控的媒體,任何不同的聲音都發不出來。當今中國正如中共《解放日報》一九四三年九月一日刊文所批:只能有「一個黨、一個領袖、一個報紙」。由此可見,習近平正在與「不忘初心」背道而馳。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號 爭鳴 總470期(大陸)牟傳珩】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