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陶鑄夫人回憶錄:共產黨殺人放火集體嫖娼


陶鑄夫人曾志回憶錄揭共產黨殺人放火共產共妻。(新唐人合成)
陶鑄是十年文革前的中共中南局書記,文革開始時一度奉召入京,後被打成「劉、鄧、陶反黨集團」的第三號人物而被整死。陶鑄的夫人曾志熬過中共十年文革浩動,出版了回憶錄,揭露被中共稱之為「革命聖地」的延安如同地獄,中共在此殺人放火,以及集體嫖娼的齷齪往事。
1933年5月,陶鑄在位於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工作時被捕,被送進南京監獄。陶鑄的夫人曾志當時在閩東任中共臨時特委組織部長,陶鑄被整死未能留下只言片語。他女兒陶斯亮以一篇紀念父親的文章成了名作家。
曾志則寫了一本題為《一個革命的倖存者》回憶錄,於1999年底問世,2000年初加印。
回憶錄披露,中共在被其稱之為「革命聖地」延安殺人放火,以及淫亂共妻的生活。
她描述,有一位做過地下工作的老人叫易繼光,被審查時,有人用皮帶抽他,把他身上的皮襖都抽破了。遍體血漬斑斑,有人用嘴咬他的胳膊,肉都咬掉了一塊。有一次用繩子只吊他兩手兩腳各一個指頭,高高吊在窯洞的樑上再用皮帶抽,真是慘不忍睹。
還有一位被鬥的女人被打昏過去了,倒在地上抽搐,有人卻說她裝死狗,反而用腳死命踢她。另一女人被打得口鼻流血,滿臉儘是血污。月經來了,也照鬥照打,結果褲子都湮濕了,還把窯洞的地面染紅了一大塊。
而上吊自殺的好像叫周風平,他是來自白區的省委書記......
每到夜晚,臨時支部這排窯洞的一個個小窗口透出了胡麻油小燈如螢火般閃爍的昏黃燈光,四處靜悄悄,只有一陣陣喝罵聲、踢打聲和慘叫聲越過土牆,越過山粱飄向漆黑的山野,時斷時續,此起彼伏,讓人心驚肉跳,不寒而慄。
還有一些場面雖然沒這麼鮮血淋漓,卻淫亂不堪。例如,有個叫危拱之的女人,大革命時留蘇,參加長征,後來當河南省委組織部長。她被審查時用褲帶自縊,被人發現時已七竅流血,但一條命算是揀了回來,此後半瘋半傻,常常跑到男朋友的集體宿舍裡當著別人的面同床共眠。和曾志分到一個宿舍後,又召來男友在曾志面前在床上摟來抱去,滾作一團(此人曾是葉劍英的妻子)。
當時,林彪的夫人葉群也被關起來受審查,和曾志關在一起,她不上廁所,大小便就拉在臉盆和飯碗裡,然後往門外一潑,臭氣四溢,甚至有時她直接拿曾志的臉盆來方便。

曾志直書共產黨殺人放火
據稱,曾志參加所謂的「革命」時只有15歲。當時,毛澤東對外把延安形容成是一處「革命聖地」,誘惑了無數純潔的青年男女上當受騙跑到延安。
曾志回憶道:面對如火如荼的所謂革命形勢,「我熱血沸騰,再也坐不住了。我從一個深居簡出的教員家眷,一下成為拋頭露面的知名人物。我還作了刻意的打扮,把留長的頭髮又剪短了,脫下旗袍,換上了男學生裝,包紮上紅腰帶,有時頭上裹了塊紅頭巾,背著紅纓大片刀,人稱紅姑娘。」
所謂的革命是什麼呢?曾志說,「革命」就是抄家分浮財,包括放火:「那時,我身上有一種紅的狂熱、革命的狂熱。最為可笑的是,有一回,我路過城門樓,突然覺得這龐然大物太可恨,于是,一陣熱血衝動,我一人抱來一堆乾草跑上城樓,把二樓給點著了。」朱德看見她的這一行動,居然笑了。
當時和她一起參加「革命」的青年男女,「白天走上街頭巷尾或深入農村,晚上回來卻是又唱又鬧,瘋瘋癲癲的。夜間男女也不分,幾個人擠在一張床上。」
這些男女亂交的「革命青年」和土匪一般的「省委特派員」發動的「革命」就是實行焦土政策,強迫農民把自己的房子燒掉,牲口宰掉,跟著這夥瘋瘋癲癲的男女去推翻舊社會。
結果農民奮起反抗,在「焦土政策」的動員大會上,這些所謂的「革命者」成了憤怒的農民的刀下鬼,他們逃到哪裏,哪裏的農民就高舉大刀長矛從村裡衝出來,高喊殺共產黨。
當中共軍隊趕來鎮壓時,一個領頭的農民被抓住了,「被捆起來後還破口大罵共產黨放火殺人」。
被趕得四處亂跑的曾志大叫:「今天非宰了你不可!」她「拿起梭鏢用力朝他肚子上扎去,他一閃身沒刺著。我又向別人要了一把大刀,連砍了幾刀,但砍不深,還死不了。用腳一踢,他倒在地上。我還是不解氣,再用梭標在他的肚子上、屁股上亂扎,只聽他發出呼呼的喘氣聲和哼哼的呻吟聲,那種聲音我至今還記得很清楚……」
作者閑雲野鶴說,共產黨一直聲稱國民黨污蔑它「共產共妻,殺人放火」,但曾志在回憶錄書裡,把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卻件件落到了實處。過去弄不懂文化大革命時紅衛兵為什麼那麼喜歡造反,少男少女們打砸搶和用皮帶抽老師的那股幹勁又是從哪來的?現在茅塞頓開了。

共產黨共產共妻
2012年,大陸期刊《同舟共進》曾發表文章,披露上世紀30年代,中共高層在大西北集體嫖娼。
1933年5月,陶鑄在位於上海的中共中央機關工作時被捕,被送進南京監獄。當時,陶鑄的妻子曾志在閩東任中共臨時特委組織部長,因同時與宣傳部長葉飛游擊隊長任鐵峰勾搭成姦,遭到了處分。
對此,曾志非常不滿:「當時我思想不通,為什麼要我負主要責任?!只因為我是女人嗎?我並沒有去招惹他們……」
高崗看到中共省委官員竟然到妓院嫖娼。起初高崗感到很驚訝,但很快便隨波逐流了。
1934年1月,高崗因姦淫女性受到嚴厲處罰,但他依然每到一處都找女人。中共中央紅軍到達延安後,高崗看到中共一些高官與他一樣淫亂不堪,自然更不會收斂,甚至有所發展。
隨著高崗在中共內權威上升,部下投其所好,還有女人投懷送抱,高崗從西北一直放蕩到北京。其妻李立群曾多次向中共高層哭訴。但高崗如此淫亂,其仕途未受到影響,反而一路走強。
事實上,共產黨的共妻是有淵源的,1990年第十期俄國《祖國》雜誌,曾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進行全面揭露,稱在性革命的典型表現,是領袖們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東諾夫、克朗黛。他們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樣隨便。
中、低層的革命者,在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們領袖的後頭,歷史學家緬古諾夫說,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個情人,革命者隨意強姦沒有護衛力量的婦女。
這個城市布爾什維克組織的內政委員波羅斯登給「公有化」女人的尋求者(即要求強姦婦女的革命者),簽署許可證,當地其他布爾什維克的頭頭,也發放這樣的許可證。
波羅斯登給他的一名助手一張這樣的許可證,該助手就憑此證「公有化」強姦了10個姑娘。以下是這類許可證之一:
持有這分文件的卡馬謝夫同志,有權在葉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10個16至20歲的姑娘。卡馬謝夫同志可任意挑選看中的姑娘,被選中者不得違抗。
共產黨黨史顯示,共產黨是靠流氓起家,當初巴黎公社就是一幫流氓造反。而共產黨領袖們個個荒淫糜爛。馬克思婚外生子、列寧死於性傳播神經性梅毒、史達林霸佔歌星被控訴、毛澤東縱情聲色、江澤民淫亂.... 。

(轉自 新唐人電視台 記者湯園綜合報導)

來源轉自:
【2017年02月03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