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列根催蘇聯解體,特朗普促中共亡黨?

二○一六年十一月九日特朗普當選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他將於二○一七年一月二十日正式就任。這位新總統的上任,美中關係將會如何變化?中共前途受何影響?
特朗普第一個下馬威
十一月九日,外媒援引中共央視和新華社報道稱,特朗普當選後,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副主席李源潮分別向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發電祝賀。中共央視報道稱,習近平致電(通常指通電話)特朗普,表示中美兩國作為世界上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承擔著特別的責任……。中國高度關注中美關係。對此,特朗普作客《華爾街日報》時表示,沒接到習近平的電話。女發言人海克斯說:特朗普的說法「準確無誤」。央視又把國人玩弄了一把。
真是很古怪詭譎的,僅僅是雙方有無通電話,竟各有各說。直到第五天早上特朗普的辦公室才發佈聲明證實,紐約時間十三日晚間(北京時間十四日),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了電話,兩國領導人在通話中建立了相互尊重的共識。也就是說,在習近平與特朗普進行通話之前,中共央視等官媒已經報道了雙方通話的新聞,特朗普的「實話實說」被認為是打了中共央視等官媒的耳光。
有人說,這是特朗普對中共的第一個下馬威。因為特朗普的選戰口號是讓美國再度強大!習近平說中國高度關注中美關係,特朗普就把習安排在其他好多國家後面再與其通話!由此第一個下馬威可知,對習近平中共的考驗,正在到來。
特朗普當選後僅四天,十一月十三日,他在中國一樁拖了十年之久的商標糾紛中勝訴。這起糾紛圍繞在中國將其名字(Trump)用於某些服務的權利。這清楚表明中共怕了,給他送上了一份大禮。

中國仍是美國假想敵
在競選時,中國一直是特朗普口誅筆伐的對象。在今年五月的一次演講中,他措詞強硬地說:「我們不能讓中國繼續強姦美國。」(中共官媒居然不以「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為名提出抗議!)他說,一旦他當選,他要將中國定為匯率操縱國,對中國商品要徵收百分之四十五的關稅。當然,選戰時講是一回事;他這種全面經貿戰的做法是否真能做到是另一回事;因為美國國會可不是橡皮圖章,他是會受到美國國會制約的。但他有此想法,必會有他的對付中共的政策。特朗普可能對從中國進口的特定商品(例如在紡織、化工、鋼鐵和橡膠等領域的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一個國家,總要有一些假想敵,現在能夠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或者敵人的,只有兩個,一個是俄羅斯,一個是中國。但從特朗普對普京頗有好感看,他很可能將首要目標對準中國。畢竟,中國的經濟體量和影響力,俄羅斯現在沒法比。而且,現在特朗普信心十足,美國經濟不錯,但中國經濟則在痛苦轉型中。特朗普的舉動看起來還是要繼續推行亞太再平衡,還是要敵對中國。他會對專制中共更強硬,等他正式上任後,就可看出端倪。
與此同時,美國會出現戰略收縮,形成「新孤立主義」國家路線嗎?特朗普顯然想少管些國際上的事情,把更多國家資源用於重振美國經濟和解決民眾就業改善民生。但由於受到各種牽制,他未必能夠在落實這些想法的路上走得太遠。而特朗普建設強大美國的目標中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大幅度強化美國的軍事力量,這對習近平中共並非是福音。

後全球化時代開始
特朗普「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那段時期將意味著較高能動性。他有可能想為自己執政「立威」,證明自己說話算數,從而尋找中共的一個「軟肋」出手。
他指責中共不但侵犯美國知識產權,還通過長期操縱匯率促使人民幣貶值,以變相補貼國內出口商對美傾銷,而且指責中共以較低的勞動力成本,竊取了美國工人的工作機會。他聲稱將通過對中共出口美國的產品「加收高關稅」,以「迫使中共政府回到談判桌」,進行新的貿易協定談判。還有中共那些直指美國企業的經濟侵害行為(如商業間諜活動),肯定將被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政府給予強烈回擊。
此外,特朗普的一些主張也可能會吸引美國海外資金更多地回歸美國國內:一是將企業所得稅由百分之三十五降為百分之十五,降低美國國內企業稅負;二是對海外遷回的美國企業僅一次性徵收低至百分之十的稅收,吸引美國海外資金回流;三是聲稱將強迫蘋果這樣的跨國公司將亞洲的生產線搬回美國,否則將要向這些企業徵收百分之三十五的重稅。關於中國的部分,特朗普在演講中說:對於那些證明是我們朋友的人,我們必須慷慨。我們渴望和平地生活,並與俄羅斯和中國建立友誼。我們與這兩個國家有嚴重分歧,所以必須擦亮眼睛對待他們。他認為中國是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所以美國需要強大的領導人,以強大的領導力來和中國談判博弈。特朗普的當選肯定給中美關係帶來新的不確定性。
從近年資料來看,短期資本流動和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密切相關,中國資本外流加劇後,人民幣貶值壓力將再次加大。此外,特朗普公開宣稱「支持低利率」,並對現任美聯儲主席耶倫可能加息的政策表示不滿。未來低利率所帶來的寬鬆美元政策的實施很可能會引發新一輪全球範圍內的貨幣戰爭,破壞全球經濟穩定和地區經貿政策的協調。這無疑會加大中國經濟恢復的難度,並且非常可能引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重現通貨膨脹。中國經濟仍然處於經濟增長的下滑期,新一輪通貨膨脹,必將大大增加中國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難度。由於特朗普反對全球化,世界將進入後全球化時代。中共在美國的市場必然要萎縮,這種全球化的逆轉對中共的打擊會導致中共經濟的崩潰。現在眾多的評論(包括中國評論員和專家)都已直言不諱,特朗普上任是中國「走下坡路」的開始。

特朗普會否促使中共亡黨?
由於蘇聯經濟遠非美國經濟的對手,列根於一九八三年提出星球大戰計劃建立有效的反導彈系統,維持其核優勢。同時,美國也是憑藉其強大的經濟實力,通過太空武器競爭,把蘇聯的經濟拖垮。習近平想當世界老大,大撒幣以外,參加武器競賽爭取領先是必要條件,然而中國經濟已江河日下,無法負擔巨額軍事支出,後果必然是重蹈蘇聯覆轍。
列根與羅斯福被美國選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總統,他把冷戰時期的蘇聯帝國給徹底打敗。特朗普似「不懂規矩」的草民,出爾反爾,對中共的傷害或許更巨大。說不定特朗普會創造另外一個奇蹟,在他的任期內對中國施加政治、經濟和外交影響,在中國內部形成一種改變的動力,最終使中國走向專制體制解體的狀態。如果有一天時局突變,那就真的是列根催蘇聯解體,特朗普促中共亡黨了。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號 爭鳴 總470期 史 平】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