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最後一根稻草」──「中國政治變局與民主前景」國際會議側記

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在政治、社會、外交、意識形態方面出現了大幅逆轉,已經影響到中國政治轉型的進程。為了深入探討中國即將面臨的變局及其民主化轉型的前景,由中國民主論壇主辦、紐約城市大學研究中心政治系和《北京之春》雜誌社承辦,十月二日在紐約舉行為期三天的研討會,美國、歐洲、香港、台灣和來自中國大陸的學者、政治社會活動人士和人權活動家近七十位人士參加。
會議組織者、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博士,介紹本次研討會聚焦「正義與邪惡的博弈,國際社會的道義責任和選擇」,目的是建立一個中、西方溝通的橋樑,完成對中國當前政局的研討和分析,以期對未來中國的政治演變與民主化發展作出貢獻。

西方對中國民主化的作用與失誤
會議首日在紐約大學舉行,是英文會議,主旨演講人是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林蔚(Arthur Waldron)教授作主旨演講,他指出美國對中國已經改變,對美中關係政策缺乏認識,並對美中外交關係正常化的關鍵人物──前國務卿基辛格提出了率直的批評,認為他「完全不懂中國」、「從來沒有去過台灣」,「迷信」周恩來到了向其泄漏華府中國政策最高機密的程度(演講全文另發)。
二○一○年被《外交政策雜志》評為全球頂尖的一百位思想家Ian Buruma發表了研究中國專制制度的見解;《中國崩潰》一書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律師的發言題目是《中國動盪的第三紀元:民主的前景》。
會議組織者之一、中國民主論壇的秦晉認為,會議最大的亮點,是探討美國對華政策的錯誤。即在過去四十年中、更早的從杜魯門時代開始,對中國的政策錯了。從八九年後,美對華政策更是完全錯誤的。錯誤在於縱容,才導致今天它不進行民主政治轉型。
夏明強調,在研討會上由西方主流的學界發出的聲音,美國學界已出現較大的變化,從過去討論「中國崛起」到如今討論「中國有多大的麻煩」、「在中國的危機中如何做好準備」。還有一些年輕的華人教授的演講也值得關注,比如中國民主發展以及有關國際因素,由於西方本身就有很多問題,那麼西方對中國民主發展到底有沒有貢獻……。

多元包容與因地因時的推進
這次研討會從歷史學的角度對中國的「獨特主義」進行的探討,邀請了少數民族的代表,他們從民族角度、地區角度對中國民主化進行分析和探討。
世界維吾爾大會創始人之一Enver Jan介紹了「伊力哈木‧土赫提倡議」,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伊利夏提闡述了「習近平在東土耳其斯坦的佔領政策及其後果」,尤其在重判維族學者伊力哈木之後,維漢雙方的溝通已經封死,維族民眾特別是青年人極度絕望。
前藏人行政中央駐美代表、現任西藏基金會主席的洛桑念扎描述了中共以洗腦宣導的方式,發送不實消息給中國境內公民的情況,以及目前境內藏人所受到的打壓。實際瞭解藏地情況的中國公民非常少,也有曾經被誤導,但後來接觸到外界信息的中國民眾,看清了中共宣傳的不實。洛桑念扎強調,西藏文化的保存也是藏人的基本訴求,「藏人以自己的文化為傲,我們相信我們的文化有潛力能夠利益他人,讓他人的生活更美好。達賴喇嘛尊者常說藏傳佛教文化是一種提倡和平、非暴力以及包容性的文化。」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副主席佈瓊次仁,審視了中國民主化中的西藏;西藏行政中央美國辦事處華人事務聯絡官貢噶扎西在會上介紹了藏人的訴求:中間道路的來龍去脈。
在第二天會議上,還邀請了美國自由黨科羅拉多主席及科州參議員候選人唐蓉到會演講,她「以美國華人本土參政促進中國民主進步」的經歷,為與會者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視角。
這次會議的出席者裡有烏坎村民選村委會的莊烈宏,研討會上還放映陽光電視台拍攝的紀錄片《烏坎》,並由莊烈宏與聽眾分享互動。旅居美國的維權活動人士李煥君,也同與會者交流了自己的實踐經歷及訴求。

中國堅持黨國體制政改難行
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及佐治亞帕里米特學院教授劉亞偉,是中共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解放軍上將劉亞洲的胞弟,在國內辦有「中國選舉與治理」網站,他出席這次研討會備受矚目。他以《中國的政治改革之路:一九八七──二○一七》為題用英文發言,透露出他內心的矛盾,以及對中共政治前景和中國前途的憂慮。
劉亞偉梳理了自一九八六年鄧小平提出「政治改革」後,歷屆中共領導人和黨代表大會關於政治體制改革提法的變異。習近平至少在公開的講話沒有提過政改,但有傳聞說,軍改之後,將會有實質的政改。一方面劉亞偉表示,習近平對政改相當認真,他握有權威及政治資本,唯有政改,才可以維繫共產黨的存續。另一方面,他也坦言中共過去的政改藍圖都無法落實,只要中國一日是黨國體制,政改就難以推動。
另一位令人矚目的出席者是前解放軍總參謀部高級軍官羅宇──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在會上回顧了自己六四時公開反對中共開槍屠殺,與之決裂。他認為自己和與會眾人的根本理念相同,都是為了推動中國民主化,只是在「技術問題」上有分歧。他當年與習近平家庭相熟,稱習仲勛為「習老叔」,從二○一五年底開始給習近平寫信,發在《蘋果日報》迄今共寫了十二封,他給習近平建言,希望習近平學蔣經國,引導中國逐步有序朝民主化方向,走這條溫和的路不流血,付出代價最小。
習近平會這樣做嗎?羅宇「不能保證」,但他表示這是自己善意的願望,做不做在習近平,也希望大家推動習近平這麼走。因為這不僅是共產黨和中國的出路,也是習近平他個人及其家人的唯一出路。羅宇希望他能超過「習老叔」。

面對變局民運須有軍事準備
前解放軍海軍軍官姚誠以《中國民主化進程中的軍事準備》為題在會上發言。在他看來,軍事準備重點應該放在推動軍隊國家化方面。目前情況下軍隊已成了他們實行獨裁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中共對軍隊失去控制之時,便是民主憲政實現之機,因此,民主運動必須緊緊抓住這一契機,讓軍隊國家化的理念穿透軍營的每個角落,在不管是現役軍人還是退伍軍人還是普通百姓中都形成共識。
著名異議人士魏京生在他《中國變局的幾種可能性》的發言中,提出用軍事政變和宮廷政變──震盪小速度快來催生中國的變局和轉型。
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夏業良教授提出,現在是網絡時代,可以通過潛移默化的網上公益活動等,把有志之士凝聚起來。
《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以《民運如何再出發》為題發言,覺得作為民運人士,更關心的還是民間力量重新出發。
前美國《大參考》網站主編李洪寬提出,需要大力普及「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的概念:我不能告訴你駱駝在哪一天被壓垮,但我知道它一定會垮!所以我把自己當做一根稻草,憤怒的壓在駱駝的身上!不要問駱駝咋還沒有垮,因為你還沒有壓上,他還沒有壓上,大家都還沒壓上。所以!無所畏懼的稻草們,為了自己、為了孩子、為了明天,發出吶喊,表達不滿,抗爭幸福!──無數的稻草聚集,就是天地的重量!
李洪寬還提到,有人手上捏著稻草但沒意識那是壓垮中共的稻草,或者把稻草賤賣了。王立軍事件是壓垮中共的稻草,可惜美國把王立軍交給了中共,沒有利用好這個機會。

顯示推動實現中國民主化的信心
三天會議雖然結束了,但是會上提出的議題、激盪的思想,為各方與會者尤其是中國民間的活動人士的再出發注入了活力。這次研討會創造的就是寬容、多元、民主的空間。整個會議實現了三個嫁接:
一是英文世界與中文世界嫁接;
二是理論與實踐的嫁接;
三是民主團體與華人社會的嫁接。
夏明表示,這是他過去十幾年中,組織規模最大的會議,他為會議的成功感到欣慰:不同的人、不同的觀點,在很多觀點上有很多衝突的情況下,大家能夠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共同討論,這就是一個民主的勝利!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號 動向 總374期 吳子茵】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