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清華教授: 中國面臨最急迫三大問題


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認為,中國社會最急迫的三個問題:國家的發展方向、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老 百姓的希望感,三大問題不解決,改革無從談起。(大紀元資料室)
【文/九天劍】
曾一度被外界戲稱為「帝師」的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日前在騰訊思享會夏季論壇發表演講。孫教授大膽宣稱,中國社會最現實、最眼前、最急迫的有三個問題:一個是國家的方向發展,第二個是菁英和上層的安全感,第三是老百姓的希望感。
這是孫教授2016年6月28日演講的主題。他表示,最近這幾年的時間,中國社會處在一個空前的困惑狀態:最具體、最眼前、最現實的一些改革,都會讓人感覺離得很遠,那些深遠、深層次的改革,感覺有時候聽起來如夢幻一般。這說明在改革的前面還有別的東西。孫立平認為,中國社會這三個問題,沒有一個最基本的答案,沒有一個最基本的框架。這些東西不解決,改革無從談起。
作為知名學者,本來研究這些問題很正常,但由於研究主題涉及政治和時局,因此講話一經傳播,引發各界震動。不過由於孫教授的特殊「身分」,又沒人敢以「政治正確」與否來定位他的言論,於是其發言重點反而引發思考與討論。

國家的方向發展不明確
首先,他說,在最近的一段時間,「經濟上朝著市場經濟的方向走,政治和社會朝著民主、法治的方向走」,這個方向感有些模糊了。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對國家的方向感覺模糊了。
具體怎麼模糊,他解釋說:現在大家都在焦慮經濟上的不景氣;實際上,經濟蕭條的背後,是社會在停轉,體制在停轉,甚至政府在停轉。有人說,這是反腐敗造成的怠工現象,是有這個因素,但不完全是這個因素。有的官員說,現在不知道怎麼幹,一幹就出錯。
於是他歸結說,是國家的方向感出了問題。這個方向感是最重要的,如果中國現在國家的方向感不明確,什麼改革,什麼轉型,根本都談不上。
談到解決方向感問題,他說,按道理其實沒什麼可難的。十八大之後出了兩個文件,一個是三中全會關於全面深化改革的文件,當中最重要的是兩個地方:實現國家治理的現代化,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另一個是四中全會文件:法治,依法治國。他強調,問題是要真正朝著這個方向走。
孫教授算是大陸敢言知識分子之一,之所以沒有遭到敢言雜誌《炎黃春秋》和其社長、93歲部級離休幹部杜導正被撤職的命運,據說是背景很硬——黨首習近平導師,料暫時主管文選的劉雲山尚不敢動手。其實孫教授早就闢謠說他「不是」習導師,只是習總博士論文評審教授。
但也就算夠硬的關係了吧。於是,孫教授言論自然套上了防護罩。

上層菁英外流和老百姓希望感降低
孫演說的第二個問題是:菁英和上層的安全感。他認為這跟國家的方向感模糊有直接關係。表現就是,最近的幾年中,相當一批菁英在跑路,資金在外流。現在跑路最明顯的,一個是有錢人,一個是有知識的人。
孫教授話外所指很明確:如果安全,菁英們為什麼要跑?
他說,你能明顯感覺到,很多企業家尋找的都是短期機會,一些長遠規劃,長遠投資,就不願意考慮了。為什麼?因為看不清這個社會將會怎麼走,甚至在擔心自己的財產安全。因此,現在經濟要走出困境,菁英上層的安全感非常重要。而安全感最基本的保障,是法治。
臨時性的政策傾斜,甚至一些重視民營企業的舉措,都已經不能解決問題。
孫立平第三個議論的問題,是老百姓的希望感。他說,十八大之後,打老虎、反腐敗,讓人們看到了希望。但最近一兩年中,社會的心態,老百姓的心態,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甚至對反腐敗,也是什麼樣的說法都有了。
他指出,這個情況與經濟(衰退)周期碰到了一起。去年相當一部分地方農民收入減少。按照目前整個經濟形勢,農民打工的收入也不可能有很大增加。城市去產能,涉及到幾百萬人轉崗甚至失業的問題。
孫立平表示,三個問題,都與對未來的預期有關。而在社會轉型期,形成對未來明確而穩定的預期,至關重要。
孫立平最後強調,中國現在面臨的情況是,兩個三十年走完了,要進入一個新的三十年。
新的三十年,應該建立在認真反思過去的基礎上,從而提出超越性理念——應當體現出13億人利益的最大公約數,應當體現出人類的普世價值,應當體現出人類進步的共同方向。這也就是這幾年他一直強調的公平正義的問題。

孫教授:應系統清理權貴惡政
不管孫立平教授算不算帝師,但肯定算敢言公知。由於他並不是第一次公開發表發人深省的呼籲,而且是站在中國社會發展研究高度發炮,呼籲政治體制轉型,與習近平當局4年來打虎反腐,清理前朝江澤民及其留下的邪惡勢力相呼應,因此給公眾帶來深入思考。
孫立平近年來的言論一直「敏感」。2016年初,他在博文中指出中共的「集體領導制」導致內鬥不止,直接抨擊中共政治局弊制,從而提出代理關係明確前提下的「雙首長負責制」,並稱之為「最有效的體制」。他指出,委託代理關係明確才有有效的制衡機制,才是真正的首長負責制。
3月,孫又發表文章,談及既得利益集團對改革的挑戰,並痛心疾首的指出,過去幾十年的停滯時期,權貴集團不僅大肆掠奪社會和民眾財富,而且形成系統的惡政,具體表現就是維穩、強拆、縱容貪腐,引發兩極分化、法治倒退、社會潰敗、生態災難。

過去幾十年權貴集團大肆掠奪社會財富,形成系統的惡政,具體表現就是維穩、強拆、貪腐,引發兩 極分化、社會潰敗、生態災難。(AFP)
孫教授明確指出,只有在系統清理權貴惡政的基礎上,才談得上新體制的建立,解決中國當前各方面的困境和問題。實現真正的政治體制上的變革,才是中國的唯一出路。也只有在新的體制下,才可能解決經濟轉型問題,才能實現社會進步和公平正義。
難怪孫立平教授的上述言論在微博被轉發後,有線民跟帖表示,「要變天了」,並呼籲習近平當局:「錯過了最好時機就可怕了。」
我想,體制內學者孫立平的重炮炸局,絕不是一家之言和偶然現象,恰恰和中南海高層最近一再釋放危機和變局的重大信號相契合。
習近平當局近年一再渲染的危機意識,表明中共高層已深刻認識到,中國這個人口第一大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經走到繼續維持一黨獨裁體制直到跳下萬劫不復深淵;還是毅然拋棄中共、走向秉持普世價值人類大家庭的分水嶺邊。

鏟了惡黨蛤蟆 才能回歸正道
歷史給了竊國的中共很多次機會轉型,勤勞善良的中國人民一等再等,一再期盼這個殺人黨和它的幾任黨魁毛、鄧、江放下屠刀,還政於民,但是,人們等來的,卻是8000萬兄弟姐妹父老鄉親被屠戮,14億國人生下來就被洗腦,並一直被要求「愛黨」認媽到死……一生生活在喝毒水、吸毒空氣、食用毒食品的威脅中,從懂事起,就必須「享用」黨文化帶來的慢性腦中毒,並必須假裝幸福。
這種億人一腦的悲劇,毀了五千年中華傳統道德、人心、信仰、文化、藝術。最終,曾經千百年被仰視的輝煌文明,曾經享譽歷史的禮儀大國,一朝淪為全世界最被人看不起的低素質民族!特別是95年前,那個西方共產幽靈附體中共魔黨,又在當代衍生出江大蛤蟆這樣的惡魔,而且犯下消滅信仰真善忍群眾、十幾年祕密綁架百萬活人割取器官賣錢的反人類罪惡,以致人神共憤,無不贊同除之以滅罪!
隨著這種人類史上曠古未見的惡行被全面曝光,陰溝惡鬼江蛤蟆最終將中共惡黨推下了無生之門!
孫立平教授以敏銳的觀察,指出當今最現實、最眼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其實說到底,當代中國社會一切頑疾之源,無非一個蛤蟆、一個黨:鏟了蛤蟆,便可以還社會公平正義;解體了黨,中華祖國方能回歸人間正道。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第492期2016/08/11】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