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

王毅怒斥加國女記者另有隱情

★若果我是女記者我必回應土共狗口長不出象牙的戇鳩部長:我是地球人,所以在地球上任何地方或國家都有發言權!
一國外交部長並非殘聯主席,一般見多識廣、寵辱不驚,很少會在公開場合發飆,特別是對著眾人怒斥女記者。但這次中國外長王毅在加拿大訪問期間就有些例外。
王毅於五月三十一日至六月四日出訪加拿大。六月一日,在和加國外長廸安(Stephane Dion)會晤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有網絡媒體IPolitics的一名女記者向加國外長問及有關銅鑼灣書店老闆失蹤案,以及因竊密遭中國囚禁的加拿大人高凱文(Kevin Garratt)問題是否影響加中關係時,王毅不顧外交禮儀,搶過話題怒斥加國女記者的問題「充斥了對中國的偏見和傲慢」,王認為:真正有發言權的是中國人民,而非記者。
此事引起國際輿論軒然大波,加國總理特魯多(Justin Trudeau)六月四日也對此事表達不滿,他認為,新聞自由對他來說是十分重要的議題,媒體的職責就是提出尖銳問題。加拿大各大中文媒體以及網站,對立意見也非常尖銳。

王毅發飆被指犯了「七宗罪」
首先,當著加國外長的面痛斥加國記者,嚴重失禮,完全沒有顧及邀請者的感受,給自身形象乃至國家形象帶來負面衝擊。
其次,情緒失控,有違大國外長風度。或許王毅表述的立場在他自己看來沒有錯,但是應該選擇合適的切入點和平緩的語言表述方式。政治正確是一回事,情緒自控是另外一回事。
第三,格局太小,胸懷不夠。王毅應該允許自己眼中的中國和加國記者眼中的中國有所不同,甚至王眼中的中國和生活在中國的中國人眼中的中國也是不同的。
其四,「黨文化」習氣太重,老喜歡拿中國人民的立場說事。在國際場合,這種語言表達習慣並不招人喜歡。
其五,自相矛盾,欲蓋彌彰。王毅說中國人最瞭解情況最有發言權,但是,最大的問題是,中國老百姓瞭解真相以後是否可以自由地去表達?
其六,語言缺乏邏輯性。對中國問題提出看法,難道一定要有在中國居住的經歷嗎?同樣六億人民脫貧,和記者提出的人權問題有什麼直接的關聯?
其七,臨場應變太僵硬。一個外長如何在複雜的狀況下靈活應變,也是考驗其個人綜合素質的主要指標,這次中國外長在這方面,等於交了一張白卷。

有備而來欲改「鴿派」印象?
有評論分析,王毅曾經長期駐日本,一直被認為是中共內部對日本友善的「鴿派」,甚至被強硬派認為是對日本縱容綏靖的「賣國賊」。因此,王毅這次發飆似有備而來,其目的是為了改變「溫和」形象,更多的是做給習近平以及強硬派看的,以期在未來個人的政治生涯中處於有利地位。
據當時記者會現場的人士爆料,當時提問的女記者阿曼達(Amanda Connolly)是向加國外長提問的,王毅本來完全沒有回覆加國那位女記者提問的必要。
當時這位三十六歲的女記者共有三個問題:為什麼加拿大要和中國發展更緊密的關係?他將如何利用這種關係改善人權狀況和地區安全?他是否在雙方的會談中提出了因涉嫌間諜案被拘押的加國公民高凱文(Kevin Garratt)的問題。
高凱文過去一直住在與北韓交界的中國丹東市,他與妻子道恩(Julia Dawn Garratt)在當地經營一家咖啡館,兩人在中國大陸已居住三十年。夫婦倆於二○一四年八月被捕,而道恩在二○一五年二月獲得保釋。
加國外長簡短回答完後,本來這個話題就結束了。這時候,另外一名中國中央台記者向王毅提了一個關於亞太地區國家關係的問題。但王毅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首先就阿曼達的問題做補充發言,出現了發飆的一幕。
王毅一九五三年出生現已六十三歲,假定六十五歲之前沒有辦法再官升一級,就面臨退休的困局。一般認為,現年六十六歲的負責外事的國務委員楊潔篪的位置是王的最佳去處,如果如願,王就可以再幹七年,到七十歲以副國級待遇退休。
王毅目前的競爭對手,就是中共中聯部長宋濤,此人雖然比王毅資歷淺一些,二○一一年才成為外交部副部長,官至正部級也只有兩年,但宋濤比王毅年輕兩歲,有年齡優勢。
因此,分析人士認為,王毅希望通過公開場合說狠話,來洗脫自己的「鴿派」形象,給習近平以及強硬派留下「變臉」的印象。不過,也有觀察家認為,這是一步險棋,稍有閃失,就會滿盤皆輸。

王毅發飆的真正原因
王毅訪加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中國外交部公開的行程是,應加拿大外交部長迪翁、法國外交部長艾羅的邀請,舉行首次中加外長年度會晤,然後赴巴黎出席巴勒斯坦問題國際支持小組外長會議。
一般認為,王毅本次到訪加拿大,共有兩個任務,一方面是為了年度外長會晤,另一方面是為兩國未來高層互訪做準備。其實,王出行還有個非常私密的計劃,就是游說加國和法國政府,發揮在國際仲裁法庭的影響力,以期在關於中國南海問題的國際仲裁,出現對中方有利的結果。
二○一三年末,中國開始在南沙群島的七個礁石上開展史無前例的建設項目。到二○一六年初,所有七塊露出水面的礁石──永暑礁、渚碧礁、美濟礁、南薰礁、赤瓜礁、東門礁、華陽礁都已經變成了島。
二○一四年三月底,菲律賓在中國反對的情況下將南海問題向國際仲裁法庭提交了訴狀。預料該法庭可能在今年六月會作出裁決。一般預料,這個沒有執行權的法庭將會作出對中國不利的仲裁。
儘管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簽署國,但是中國在二○○六年向聯合國提交了一份排除性聲明,表明在涉及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問題上不接受國際仲裁。中國也拒絕參加海牙國際法庭就南海仲裁案所舉行的聽審,並堅持認為該法庭沒有對這個案件的裁判權,也不會接受裁決。
美國國防部負責南亞和東南亞事務的副助理部長西賴特不久前表示,美國、歐盟和澳大利亞、日本、韓國等盟友均認為,國際仲裁必須獲得尊重,如果中國拒絕照辦,將會付出代價。
據來自渥太華國會山莊的消息,本來此次加中外長會晤根本沒有王毅面見加國總理特魯多環節,但中方在王毅出訪前威脅,如果不見加國總理,就取消這次訪問。後來,加方經過研究,重新調整了訪問內容,由特魯多禮節性地見了王毅十幾分鐘。不過,從渥太華方面獲得的消息,王毅游說加方在南海問題上發揮對中方比較正面作用的努力,在特魯多那頭碰了個軟釘子,商談沒有成功。而且,在與加方外長的會談中,這個話題也沒有受到重視,令王毅頗有挫折感。
有熟悉加中關係的人士分析,這或許才是王毅在記者會上冒火發飆的真正原因。

來源轉自:
【2016年6月號 動向總370期 (加拿大)黃河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