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

中共將官大談戰爭「佔領台灣」遭常委否決


7月12日,南海仲裁案出爐,中方對此結果頗為不滿,宣布「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和不執行」的立場。但習李表示,會與當事國談判和平解決爭議。(Getty Images)
南海仲裁案結果宣布後,知情人透露,中共軍隊中有些聲音主張對美國及其在南中國海地區的盟友做出更強硬回應,有多名將官大談戰爭威脅論。中共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甚至提出「佔領台灣」,不過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被多數反對。
文/齊先予
中共軍方要「打到他們流鼻血!」
海牙國際法庭常設仲裁法院7月12日對南海仲裁案作出對北京不利的裁決,指在九段線內,中方沒有「歷史權利」宣稱主權,且在南沙群島並不擁有專屬經濟區。中方對此結果頗為不滿,宣布「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和不執行」的立場。當天,習近平、李克強在會見歐洲領導人時分別重申,不接受南海仲裁案的結果,但表示,會與當事國談判和平解決爭議。
隨著時間流逝,爭端似乎在慢慢淡化,然而有知情人士向路透社表示,南海仲裁結果公布後,北京領導層受到來自中共軍隊內部的很大壓力。
四名與軍方和中共高層關係接近的知情人士透露,中共軍隊中有一些聲音主張對美國及其在南中國海地區的盟友做出更強硬的回應。其中一人引述軍隊內流傳的說法,稱軍方已準備好了,「我們應該去,就像1979年對待越南那樣,打到他們流鼻血!」
另一名消息人士則透露,軍中充斥「鷹派」言論,認為南海仲裁的結果是有損顏面的事,「美國會去做他們要做的事情,我們做『我們要做的事』。」報導也表示,儘管言辭激烈,目前尚未出現可能導致緊張局勢升級的具體軍事動作,中共高層清楚出現衝突的危險。
另一名與中共軍方關係密切的知情人士則說:「爆發戰爭不太可能;但是,我們將繼續軍事演習。(我們)預期美國軍艦還會繼續巡邏,不能排除誤判情勢的情況出現。」

習內部講話:不動手將來說也沒用
對於路透社報導的上述消息,8月1日,美國西東大學東亞系退休榮譽教授楊力宇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中共軍方聽命於習近平,所謂軍方施壓要求動武,是中共高層故意放話,警告菲律賓和美國。
據陸媒報導,8月3日,中國南海網中文版正式上線開通。中共國家海洋局官員稱,該網站部分文獻和地圖屬首次公開,而英文版計畫於年底開通。
港媒《明報》8月4日報導引述北京消息透露,就在仲裁結果出爐前,習近平在一次內部會議上表示:「南海問題,現在我們不動手,將來就只剩下一堆歷史資料,說也沒用了;我們採取了行動,就保持了存在狀態、爭議狀態。」

習近平在一次內部會議上表示,南海問題現在不動手將來說也沒用了。圖為周邊國家對南海的海權聲索圖與歷史上中國的九段線區域相重合。(大紀元製圖)
據歷史學家考證,南海是中國領土,習的據理力爭,得到不少華人的支持;不過如何理智應對,這是當局者面臨的難題。
共軍戰爭威脅論與習近平不同調
就在北戴河會議開會的敏感期,中共多名將官密集發表中國面臨戰爭威脅的言論;其中,空軍少將喬良聲稱美國在中國周邊所為,包括南海仲裁案,是對中國發動一場又一場超限戰。這與習近平近期關於談判和平解決南海爭端的調子大不相同,背後的原因令人關注。
另外,7月30日,中共國防大學舉行研討會,軍中太子黨、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及多位軍事專家對中國當前面臨的軍事形勢進行評析認為,中國安全風險主要來自世界軍事強國。
劉亞洲表示,新世紀中國的戰略對手不減反增,對中國而言,無論哪個方向發生戰爭,都有可能不是局部戰爭。
中共軍事科學院外國軍事研究部部長王衛星表示,南海仲裁案等反映地緣戰略環境以及海上戰爭形勢日趨複雜更加複雜,「可以說下一場戰爭離我們並不遙遠。」
之前一天,7月29日,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公布的最新報告說,美、中若開戰,中方的損失會更大。到2025年時,雖然美國取勝比現在要難,但是這並不代表中方會贏得戰爭。
此時正是南海局勢成外界焦點之際、中共北戴河會議敏感期、「八一」前夕,中共將領密集發表關於戰爭的言論;空軍少將喬良的言論更是直接針對美國。這與習近平近期關於談判和平解決南海爭端的調子大不相同。
7月25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訪華,她告訴習近平,中國和美國應該坦率處理分歧。習近平告訴賴斯,他決心建立一個良好的「建立在沒有衝突、沒有對抗、互相尊重和雙贏基礎上的」雙邊關係。二人在記者面前的公開評論中沒有提及南海。
但是,賴斯早先會晤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時,美聯社引范長龍的話說,雙方仍然面臨「障礙和挑戰」,如果不恰當處理這些因素,「它很可能擾亂和損害我們軍隊跟軍隊關係的穩定勢頭」。

傳房峰輝提佔領台灣 俞正聲否決
而最讓人驚訝的可能是中共軍委委員、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的一番言論。
在美國大選期間,盤桓在美國輿論天空中的「棄台論」又一次甚囂塵上,共和黨候選人川普公開質疑為何美國要介入亞洲事務。這是中共樂見的。據港媒新史記介紹,中共軍隊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很快就此搞出了三套方案。
他認為,三套方案都以形勢的變化發展為前提,哪一個方案的前提條件成熟就實施哪一條方案。總之,一切都以最終「收復」台灣這個戰略目標之最終實現為轉移。
但是這個方案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遭到多數反對。俞正聲認為,這是在危險地玩火。俞正聲甚至認為,不要說中共拿下台灣勝算都不大,就算美國人不干涉,中共拿下了台灣,2300萬人口的一個社會,20多萬精兵,250萬能夠動員起來的預備役力量,中共能出動多少人來佔領它並控制它?

習馬會 習變相承認「一國兩府」
18大以來,房峰輝多次隨習近平露面,並發表挺習及效忠言論。
不過,台灣問題的確是北京面臨的難題。隨著民進黨的上台,蔡英文至今沒有公開承認92共識,不少北京官員擔心台灣會搞獨立。為了阻止這一趨勢,習近平先行採取行動,破天荒與馬英九會談。
2015年11月7日,馬英九和習近平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飯店舉行兩岸分治66年以來首次最高領導人會面。兩人握手超過一分鐘,並分別致詞五分鐘,之後就進入約一小時的閉門會談。
分析和官方表態均顯示,在台灣島內民間反共情緒愈演愈烈之際,北京為促成雙方可以接受的「習馬會」,在「地點」與「觀念」上均有極大的妥協和讓步,等於承認了此前其一直反對的「一國兩府」的精神,顯然這是由習近平強力拍板才能促成的。
「一國兩府」是指「一個國家,兩個政府」。台灣前行政院長俞國華曾建議以「一個國家,兩個對等政府」定位兩岸,美方也曾提出「一國兩府」的建議,中華民國前總統李登輝也曾提出「政府對政府」的對話,但北京當局始終未同意。分析認為,南海爭議以及台灣局勢所引發的急迫感,促使習近平當局做出調整。

在民進黨上台前,習近平破天荒與馬英九會談,變相承認「一國兩府」。分析認為,南海爭議及台灣局勢所引發的急迫感,促使習近平當局做出調整。(中央社)
自從習近平上台後,一直在抓軍隊,並經常提出要「為打仗做準備」,但習也深知,中共軍隊現在的實力不堪一擊。
來源轉自:
【第493期2016/08/18】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