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炎黃春秋爭奪戰的弦外之音


城頭變幻大王旗
七月十四日,素有中共高層鬥爭風向標之稱的黨內民主派輿論陣地《炎黃春秋》月刊,突然收到了一份由其掛靠單位「中國藝術研究院」發來的人事任免通知。據此通知,該雜誌重要職務全部為中國藝術研究院派來的人所取代。這一紙通知,意味著原社長杜導正、副社長胡德華和總編輯徐慶全悉數被撤換之後,素以大膽直言、敢說真話的《炎黃春秋》終於被當局幹掉了。
收到通知後,《炎黃春秋》雜誌社立即發表聲明稱:「按照《中國藝術研究院與炎黃春秋雜誌社協議書》明文約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蓋章,具有法律效力。我方不同意單方終止協議書,我社已委託律師對該院提起訴訟」。當然,聲明中也表示了擁護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依法治國」的方針。
為了防備雜誌被官方搶奪到手後出版與《炎黃春秋》一貫言論風格和話語立場相左的出版物,一個月前剛臨危受命的雜誌社執行主編吳偉在事變三天後的七月十七日,發表了社長、法定代表人杜導正簽名的「停刊聲明」。聲明確認,七月十五日,中國藝術研究院派員強行進入雜誌社,竊取和修改了《炎黃春秋》官方網站的密碼,導致「我刊喪失了基本的編輯出版條件」。
聲明中還宣佈:經炎黃春秋雜誌社社委會討論並一致決定停刊,自即日起任何人以《炎黃春秋》名義發行的刊物,「均與本社無關」。

同仁無懼滅頂之災
七月十九日,專程從國外趕回來參與雜誌保衛戰的副社長、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華,擬與記者進入辦公室處理繳稅事務的過程中,竟遭多名便衣大漢的阻撓。於是,一場短兵相接的交鋒,就在《炎黃春秋》的辦公地點爆發了。
胡德華對一名穿著藍襯衫、看來是便衣頭目的男子怒斥道:「你在這兒是幹什麼的?這兒是我們的辦公室。誰告訴你你可以在這兒?」
衝突過程的視頻,很快被人發佈到網上微博與微信平台上,瞬間,關於《炎黃春秋》議論,就像大水過後的高溫天氣一樣,把牆內互聯網烤得一片滾燙。
緊接著,《炎黃春秋》雜誌社委託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向北京朝陽區法院提出民事訴訟,朝陽區法院於七月二十八日發出一紙裁定書,決定對中國藝術研究院違反合同裁撤管理人員一案不予受理。莫少平律師表示將會在十日內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此一震驚海內外的事件,應是奉行「譽人不增其美,毀人不益其惡」之辦刊原則的《炎黃春秋》,自一九九一年創刊後遭遇到的第三次危機;不過最新的這一次,不啻是一場滅頂之災。
二○○八年十一月,由於《炎黃春秋》多次刊登涉及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文章,前任黨魁江澤民擔心其地位動搖,影響力被削弱,故指示時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長春予以嚴肅處置。當時整肅的藉口是:該雜誌主要人員的年齡過大,應勸其退休。幸虧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及時干預,曾擔任過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署長的杜導正才得以保留住社長位置。
在度過了這一曾令海內外輿論界為之側目的「退休事件」危機之後,命運多舛的《炎黃春秋》又曾於二○○九年五月到二○一三年一月之間,先後三次歷經了被當局關閉網站的風波。前兩次僅只是暫時「被休克」而已;而最後的一次,則竟遭到國家工信部正式下令予以註銷的制裁。

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致命一擊的時間,正好發生在習近平登基以後的二○一二年的最後一天。由此看來,伴隨著中共江、胡、習三代執政集團一路風風雨雨走來的《炎黃春秋》,今天才算真正遇到最兇狠的殺手。
此事件之所以性質重大嚴峻,概其原因並非事件本身,而在於它具有以下弦外之音。
一、在打敗了意欲發動政變搶班奪權的原教旨毛主義旗幟性人物薄熙來,並利用劉少奇之子劉源上將肅清了軍隊高層的前朝大佬之後,成功全面掌權的紅二代這個利益集團,不僅將坊間盛傳已久的內部分裂的各種傳說證實了,而且更暴露出了他們中由習近平所代表的這一股政治勢力已在分裂中勝出,而先前被巧妙逼退出局的劉源所代表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派,以及期望重走胡耀邦、趙紫陽改開道路的胡德華兄弟等人卻被邊緣化。
二、在傳統紙媒市場急遽萎縮的今天,《炎黃春秋》竟還能擁有近二十萬常年訂戶與百萬之多忠實讀者,這既充分說明了中共黨內想要實現憲政民主、推動政治與經濟全面改革的那些退休高官擁有廣泛且強大的民意基礎與影響力;另一方面也說明了《炎黃春秋》確實起到了開啟民智、引領變革之思潮的輿論平台作用;而它今次被習近平所徹底絞殺,說明了中共體制內殘存的自由主義勢力,黨內民主派力量,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打擊。
曾給鮑彤當過政治秘書的該雜誌執行主編吳偉先生在接受採訪中說:「要是《炎黃春秋》停刊的話,黨內的改革力量就沒有了一個聲音。」同時,他還不無憂慮地表示:「這個事能發生,反映出中國的政治環境已經發生重大變化。」
三、通過習近平近期不遺餘力地管制言論、頻頻出手掃蕩網絡新媒體的一系列舉動,比如搶奪《炎黃春秋》雜誌這一事件;還有臨近八一建軍節前,他以中央軍委主席和軍委聯指總指揮的身份,給其親手提拔的一批將軍授權之事件,我們可看出:
由習近平所代表的中共政權正在加速向極右方向轉舵。而肆無忌憚攬權的習近平本人,則通過製造一個又一個打破黨內權力平衡的高風險政治事件,向世人顯示出了高度個人獨裁傾向。在幹倒了所有對手,屏蔽了所有雜音之後,他終於可像「男兒」普京那樣環顧中國的江山了。
然而,在被互聯網科技文明變得越來越開放的後威權時代,終日瞎折騰的習近平的中國夢,最終將會是一枕黃粱。正如站在《炎黃春秋》辦公室大門口,無視身邊便衣警察的雜誌社副社長胡德華面對外媒記者們的攝像頭和麥克風所說的那樣:
「中國有一句老話:兔子急了也咬人。」

來源轉自:
【2016年8月號 動向總372期 威廉姆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