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0月1日 星期六

十.一前夕 網民熱議中共曾勾結侵華日軍賣國


「十.一」前夕,大陸網民熱議中共在抗日戰爭期間暗中勾結侵華日軍的罪證。(網路圖片)
【記者李淨/報導】
就在官方高調宣傳中共「十.一」週年紀念日的前夕,大陸網民廣泛熱議中共在抗日戰爭期間曾暗中勾結侵華日軍的通敵賣國罪證。
大陸民眾批中共是賣國賊
中共「十.一」週年紀念日前夕,大陸網路上一則關於1947年7月24日《時事公報》二版揭露中共在抗日戰爭期間暗中勾結侵華日軍的罪證,引發大陸網民廣泛轉載。
該報披露:「毛於抗戰期間通敵賣國罪證發現,與岡村寧次訂有密約……民國三十年八月七日,……雙方訂立如下密約:一、八路軍與日軍攜手共同打擊中央軍;二、日方贈共軍小兵工廠十座;三、共方將中央作戰計劃告訴日方。」
公開資料顯示,《時事公報》是在「五四」運動影響下,由寧波「救國十人團」團長金臻庠籌集資金,在寧波銷行最廣的一份民營地方報紙。該報紙敢於涉及重大政治新聞,特別在日軍侵華時期,常常在傳播新聞中集結民氣,引領寧波民眾同仇敵愾。

「十.一」前夕,大陸網民熱議中共在抗日戰爭期間暗中勾結侵華日軍的罪證。(網路圖片)
上述關於中共暗中勾結侵華日軍的報導,近日引發大陸網民熱議。
不少網民表示,「鑿鑿有據,鐵證如山!誰才是漢奸、賣國賊?誰才能裡通國外?」
「怪不得長征潰逃到陝北只有幾千人,馬上就要往蘇聯老大哥處跑,日本來了,它得救了。」
「在根據地種鴉片,在背後炸國軍的軍火庫,你匪(暗指中共)不就是靠幹這些偷雞摸狗的勾當起家的嘛。」
「當年陳毅受傷,是由日本憲兵護送到上海治病。難怪陳雲說:我們的後代要掌權,不然我們會被挖了祖墳。」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中日建交後,毛說:感謝日本皇君,懷念那段烽火友誼。 此賊是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都能做出來的畜牲!」

中共暗中勾結侵華日軍 締結祕密協議
根據現有資料顯示,中共與日軍相互勾結始於1941年。當時,中國抗日戰爭正處於關鍵時刻,蘇聯和日本簽訂了中立協定,聲明互相尊重、互不侵犯。
同時,斯大林命令中共和日本侵華軍總司令岡村寧次、汪精衛南京偽國民政府聯繫簽約,商談夾擊蔣介石國民政府及其軍事力量的具體步驟和措施。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僅僅2個月,中共就在同年11月建立偽「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分裂中國,發行偽貨幣。中共紅軍還在山上刻賣國標語:「武裝保衛蘇聯」。(網路圖片)
中共保衛部長李克農派專人到蘇北新四軍駐地傳達中共中央指示,命令新四軍政委饒漱石、情報部長楊帆和中共中央宣傳部長兼長江局情報部長潘漢年具體執行。同時,中共中央電令直接到達。潘漢年返回延安當面請示毛澤東之後,於1943年返回,著手和岡村寧次以及在南京的汪偽政權談判締約。
汪精衛卻拒絕與中共談判,他說共產黨這個葫蘆裡賣的藥何其劇毒,無論如何不能上其賊船。
他表示:「共產黨無論走到哪裏,就把饑荒、內戰、燒殺、愚昧、落後帶到哪裏。」
中共代表被汪精衛拒絕後,直接與日軍侵華部隊總司令岡村寧次接觸。經多次談判後,饒漱石和楊帆返回蘇北駐地,留下以潘漢年為首的工作組,繼續完成和日軍談判締約的工作。
莫斯科駐延安的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記》也證實了中共這一勾結日軍的事實。
他在日記中披露,在無意之中,他看到一份新四軍總部電報,清楚表明中共領導與日本派遣軍最高司令部之間保持著長期的聯繫,日軍方面是把報告定期送到延安來的,而這屬於中共絕密,中共高層只有幾個人知道此事。
他寫道:「毛的一個代理人,可以說一直隸屬於南京的岡村寧次大將總部的,甚麼時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間諜機構的嚴密保護下,暢通無阻地往返於南京與新四軍總部之間。」
另外,據中國大陸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陷於戰線過長的困境。中國戰場上,國軍頑強抵抗。為了挽救這種被動局面,岡村寧次向新四軍軍部發出了議和資訊。
於是,1945年6月,中共新四軍聯絡部長楊帆出現在南京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受到慇勤接待。
原來,經過延安方面的批准,楊帆趕赴南京,與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今井武夫正式談判,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協議雙方停止軍事行動,日方讓出八個縣城,新四軍可以保持中立,也可以和日方合作,共同對付蔣介石的國軍和美、英方面,並最終協商好保持祕密接觸的級別、方式、地點、時間,為進一步談判做好了準備工作。

中共官方文件自曝:毛澤東感謝日軍侵華
中共不抗日的歷史佐證,在中共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合作編輯、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外交文選》裡也可見,文選多處記載毛澤東感謝日本人侵略中國的類似言論。
1961年1月24日,毛澤東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說:「日本皇軍過去佔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裡,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佔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1956年,毛澤東在與訪華的日本前陸軍中將遠籐三郎談話時說:「你們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正是你們打了這一仗,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同年,在接見日本日中輸出入組合理事長南鄉三郎時,也說了類似的話。

根據《毛澤東外交文選》記載,毛澤東對日本人多次說「感謝日本侵略」之類的話。(網路圖片)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滯留在東北的日軍被編入中共第四野戰軍。據中共官方媒體稱當時日籍官兵約有3萬人。1956年,周恩來在接見日本代表團時,褒獎了編入中共軍隊的日籍士兵。

2010年7月,時任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在會見來訪的日本籍老戰士代表團一行。(圖片來源:中共國防部網站)
借刀殺人 中共趁日軍侵華竊國
《解體黨文化》一書記載,越來越多的史料證明:「領導抗戰」既不是中共的主觀願望,也不是客觀的事實。在大敵當前的危急時刻,中共真正關心的是如何藉機發展壯大自己,最終奪取政權。中共在名義上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用輿論收買人心,暗地裡「一分抗日、兩分應付國民黨、七分發展壯大自己」,甚至與侵華日軍暗通款曲,倒賣鴉片
中國大陸出版的《劉少奇年譜》顯示,作為中共在江南地區的最高領導人,劉的全部軍令、報告,竟無一涉及抗日,而全部集中於如何打擊或分化國軍。中共參與的大型會戰只有「平型關戰役」和「百團大戰」。就「平型關戰役」而言,中共根本不是「指揮和參加這一場戰鬥的領導和主力」,不過是伏擊了敵人的補給部隊而已。這次戰役被中共稱為其抗戰開始後取得的第一次大勝利,但在中共的歷史記載中,從來不提第二次、第三次勝利,因為這是中共參與的僅有的兩次較大戰役之一。「百團大戰」在中共內部卻被認為是違背了黨中央的戰略方針,成為彭德懷的「罪狀」之一。1972年,毛澤東還對到訪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表示:「你們不用道歉,如果沒有你們的到來(侵略),就沒有我們共產黨政權。」中共到底是積極抗日,還是積極支持日本侵略中國,從毛的話中,答案一目瞭然。
在共產主義理想已經失去任何蠱惑人心的能力的今天,中共頻頻祭起民族主義大旗,自封為中華民族的正統代表,因此決不會放棄對「抗戰中流砥柱」這一頂桂冠的佔有。可是事實真相是,在最需要全國人民精誠合作、抗擊來犯之敵的時候,中共卻可恥地背叛了祖國和人民。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01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