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王維洛:邢台洪災原因是南水北調


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認為,這次邢台的洪災是不折不扣的人禍。上圖為上個月邢台洪災的一景。(網路圖片)
今年7月,連續強降雨造成河北邢台市受災嚴重。由於河北省18座水庫在凌晨開閘洩洪,造成洪水氾濫成災,其中邢台市洩洪致村民死傷慘重,引發民怨沸騰。近日,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揭露邢台洪災的原因,他直指這是南水北調工程所致,是不折不扣的人禍。
7月19日至21日,由連續強降雨所引發的洪水造成邢台市大範圍受災。7月20日凌晨,中共河北省官方下達通知要求邢台等地的18座水庫開閘洩洪,因洩洪未及時通知民眾,造成大批民眾猝不及防。村民在睡夢中驚醒,半夜逃亡,各地因人命及財產損失而導致民怨沸騰。
據河北省官方宣稱,截止7月23日18時,河北省至少有114人死亡,111人失蹤,受災人口904萬人。截至7月24日7點統計,洪災已造成邢台市34人死亡,13人失蹤,受災人口達167.8萬。但大量網民對官方數字表示質疑,指肯定有假。
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在港媒《動向》雜誌8月號發文《非河犯人,人自犯之——2016年邢台洪水災難的原因探索》。文章稱,中共官方稱邢台洪災是天災,理由是:降雨量遠超1963年和1996年,為歷史極值;七里河洪水非人為泄洪所致。而數據揭露的事實真相恰恰相反。
文章說,查找該區域1963年的暴雨歷史數據(河北省內丘縣獐狕,內丘縣現屬邢台市),有如下結果:六小時降雨量426毫米(1963年8月4日);十二小時降雨量678毫米(1963年8月4日);二十四小時降雨量950毫米(1963年8月4日);而邢台地區2016年7月19日二十四小時的降雨量為360毫米,與1963年8月4日的二十四小時暴雨量950毫米根本不能相比,其他時段的暴雨數據也不能相比,不是一個等級,根本不可能是歷史極值。
文章表示,河北省十八座水庫一起向下游泄洪的命令應該是來自中共國家防總和河北省防總,他們擔心水庫大壩的安全。1963年海河流域暴雨導致200多座水庫潰壩,而東川水庫就是最早潰壩的水庫之一。防千年或者萬年一遇的洪水都只是紙上談兵。
此外文章提到,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建造前,邢台有二十多條河流,如衛運河、交河、北沙河、午河等,河流順地勢自西向東流。
2014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建成,輸水乾渠從南至北橫切中原大地的八百多條河流,在邢台境內與二十多條河流相交。為了避免污染調水工程的水質,自然河流不得與輸水乾渠平面相交。
在邢台境內的河流通過虹吸管道從南水北調的輸水乾渠的下面、也就是從地下通過。為了節省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造價,最後八百多條河流只剩二百多條,邢台境內的二十多條河流也只剩下六條河流,其中包括七里河。每條虹吸管道的通過能力都是按照河流二十年一遇的洪水量計算。當暴雨來臨時,六條河流要承擔二十多條河流的下排任務。因此,洪水破堤,淹沒村鎮和民居是必然的結果。
七里河在城市中心區河道相當寬,但到大賢橋處迅速收窄。城市中心區河道的通過能力達每秒580立法米,而大賢橋處河道的通過能力只有每秒40立法米。當上游水庫下泄洪水在大賢橋受到阻擋,水位上升,漫過河堤,造成潰堤,淹沒大賢村等多個村莊。
文章最後說,大賢橋原名為龍王廟橋,2016邢台潰堤處先前應是龍王廟。大水沖了龍王廟,是不折不扣的人禍。
南水北調工程是當今世界最大遠距離調水工程。工程包括東線、中線和西線三條線路,總投資高達5,000億元人民幣。如同三峽工程一樣,這兩大工程被指加劇了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外界對此詬病不斷。
南水北調工程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以給北京奧運供水為名力主批准並匆忙上馬的比三峽工程更大的工程。王維洛此前表示,南水北調工程對環境造成的破壞比三峽工程更為嚴重,各線工程都將對該河流的中下游環境造成浩劫性的影響。

來源轉自:
【2016年08月23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