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5日 星期一

拉美響起了遍地驚雷


拉丁美洲左翼政黨普遍失去政權(網絡圖片)
拉美遍地驚雷
關心當前國際風雲變化的人士,無不聽到拉丁美洲這個所謂美洲大陸的後院,近來響起了遍地驚雷!確切地說,原來這個「後院」是左翼民粹主義的大本營,後院裡的幾個主要國家,都是由左翼政黨通過蠱惑人心的社會主義宣傳而由選民認同上台執政的,政權特色都走向集權主義的獨裁統治(可能巴西有點例外),最典型的就是查爾斯的委內瑞拉。一段不短的時間內,這些國家的民眾興高彩烈,以為找到了地上的天堂。中共這些所謂社會主義國家也慶倖美國佬後院失火,與這些國家打得火熱,興風作浪,在世界上共同抵制自由民主潮流。然而曾幾何時,這類政權的本質就暴露了,執政的左翼政黨政治上搞獨裁壟斷,權力得手後無不以權謀私貪污腐敗,經濟上走國有化壟斷道路,變賣資源籠絡人心,破壞市場秩序,搞得經濟凋蔽,民不聊生,靠借債維生(例如委內瑞拉向中國借債)。思想文化上壟斷國家宣傳媒體,壓迫其它政黨,甚至將反對黨領袖投入牢獄。這類國家不像中共、北韓一黨專政徹頭徹尾,極權到無任何反對黨公開存在的餘地,它們還保留定期議會選舉的制度。這就使左翼執政黨一旦失去民心等於特權失手。果然,這種「顛覆」效應,連續在這個廣大的後院發生了,使世人感到如同驚雷遍地響起。
敲響左翼民粹主義喪鐘
據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二○一五年十二月四日網站,一篇題為《拉美對民粹主義左派說『再見』》的文章報道:「基什內爾政府在阿根廷的落敗是拉美迎來新的時代思潮的第一個強烈信號」,毛里西奧‧馬克里前不久在阿根廷總統選舉中勝出,評論認為,「他的勝出實際上是對左翼民粹主義偏袒徇私、價格管控和國有化的批判,是對經濟自由化的呼喚。」「驚雷」之二是據委內瑞拉全國選舉委員會主席蒂比賽‧盧塞納七日宣佈,其國「民主團結平台」贏得了全國代表大會(議會)選舉中全部一百六十七個席位中的九十九個席位,執政黨統一社會主義黨只獲得四十六席。總統馬杜羅表示接受失敗結果。「驚雷」之三是所謂金磚國家之一的巴西,據統計調查僅有百分之十的人支持羅塞夫總統,本周啟動的司法程序可能讓她最終遭到彈劾。這個拉美最大的經濟體,號稱是拉美民粹主義的堡壘,經濟一落千丈,執政的勞工黨政府光輝不再。其它「惊雷」還有玻利維亞出現了埃沃‧莫拉萊斯,厄瓜多爾出現了拉斐爾‧科雷亞,尼加拉瓜出現了丹尼爾‧奧爾特加。稱它遍地響起驚雷絕不過份。
左翼國家變色對中共的影響
總的來說,拉美這一廣大地區左翼的所謂社會主義國家壽終正寢,證明世界自由民主潮流浩浩蕩蕩勢不可擋,即使某時期歷史倒退走回頭路(如俄羅斯),但方向終究不會改變的。這些國家的選舉與民調顯示:向自由市場和文明政府轉移是歷史必然的選擇。它對於中共來說,又是當頭一棒。具體可以指出「痛」在哪幾方面:第一是對中共堅持的意識形態、理論自信的打擊。中共雖然當今已徹底蛻化為官僚特權階級的代表黨,但它依然披掛造反起家時的民粹主義激進黨的外衣,這一點跟拉美這批以民粹主義起家的「勞工黨」、「統一社會主義黨」如出一轍。它們的失敗,將使人們更快地認清中共的真面目(對古巴卡斯特羅家族專制統治的影響當然更大)。第二,中共跟這批國家政治上經濟上外交上關係密切,結成了「戰略夥伴關係」,對它們投入了大量的金錢援助(例如委內瑞拉、巴西、阿根廷)。隨著它們倒台,還債就困難了。第三,從地緣政治角度看,這些國家今後肯定不再反美,美國後院安全了,等於美國更有精力在亞洲與中共較勁。另外在國際舞台上少了這批國家聽自己指揮,不是很洩氣嗎?第四,拉美是個大市場大資源地,這批國家是拉美的經濟大戶,它們變色了,今後打入這一地帶難度當然更大,要是它們今後加入TPP組織,對中共的限制就更多。以上幾點都是對中共產生負面影響的因素。
那麼「正面」效應沒有嗎?細細尋找還是有的。中共可能從這幫「兄弟」的倒台中接受教訓,加緊對國內自由度的控制收緊,尤其不允許國內任何異端組織的存在,還要防止經濟下滑,民怨滋生。然而這些舉措,恐怕只能保一時而不能保長久,中共還要生活在危機四伏的恐慌之中。不如改弦易轍防患於未然,提前走向徹底市場化及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吧。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爭鳴總459期 晚 鍾】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