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恐怖的真相】大陸社會互害生態鏈已成,人人逃不脫...


中國互害模式。(網路圖片)

農民——農民種菜,噴洒農藥,自己不吃,賣給別人。他說:菜有毒,我吃肉。
農民養殖,添加激素,自己不吃,賣給別人。他說:肉有害,我吃菜。
食品加工者——腐乳、榨菜、鮮辣醬添加蘇丹紅,加工者說:我知道這個害處多大,不吃。
奶粉、乳製品里有三聚氰胺,加工者說:這個有毒,我不吃。
餐館用的是地溝油,老闆員工說:這吃了不好,我不吃自家飯菜。我吃別家的。
大米添加白蠟,加工者說:白蠟是不能食用的,大米我不吃,我吃別的穀物。
如果農民種的不能吃,養的不能吃,食品加工者加工出來的東西不能吃。大家可以自耕自種,自給自足嗎?不可能。
有毒的食品誰吃掉了呢?醫生、工人、服裝生產者……甚至還有他們自己。


服裝生產者說:我生產的服裝添加了甲醛、PH值、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雖然甲醛能夠賦予紡織品放縮、抗皺、免燙、易去污的功能,PH值在弱酸範圍內有利於保護皮膚,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可用於染色、印花和著色。
但是甲醛對人體的呼吸道和皮膚有強烈的刺激,易引發呼吸道炎症和皮膚炎。PH值呈強酸性或弱鹼性,容易刺激皮膚,造成皮膚瘙癢。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分解產生20多種致癌芳香胺。
所以,我生產的有問題的服裝我不穿,賣給別人。我只穿安全的或者符合國家安全標準的服裝。
問題衣服雖然只是穿在身上,不是吃進口裡,也可能致病致癌的。那麼有害的服裝穿在誰的身上呢?農民、食品加工者、醫生、工人……都有可能。

住,行
開發商——開發商拿下工程,一部分的錢用於打點,一部分錢要用來盈利,剩下的才是建築資本,偷工減料在所難免。
橋塌了。房倒了。路斷了。
開發商說:我要為自己建造一所堅實的房子,我不走我修過的橋,建過的路。我把豆腐渣房賣給別人。
這些房子誰在住,路誰在走,橋誰在過?農民、工人、醫生、食品加工者……都有可能。


醫生說:過度輸液降低人體免疫力、損傷肝腎等器官、導致人體菌群失調、可能造成人體不良反應。
使用抗生素增加患癌風險、破壞腸內生態、增強微生物耐藥性、產生過敏反應。
有些高價葯其實療效一般。
有些檢查可能並不需要。
但是為了能夠多賺錢我要給病人輸液、使用抗生素、使用高價葯、進行不必要的全身檢查。我自己很少輸液、不使用抗生素、不用高價葯、不過度檢查,我只把這些開給病人。
那麼誰在被醫生擺布?農民、工人、開發商、食品加工者……都有可能。
互害生態鏈已經形成,每個人,無論你從事什麼行業、地位高低、年齡大小,都不可避免地生活在這個生態鏈裏,無法逃脫。

來源:網路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來源轉自:
【2015年11月13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