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5年12月2日 星期三

京城重度霧霾史上罕見 市民:北京沒了!


自11月27日至12月1日,北京重污染已持續5天;PM2.5小時濃度一度接近1,000微克/立方公尺。學者表示,就空氣顆粒物濃度而言,已基本相當於1952年倫敦煙霧事件的污染濃度。(VOA)
【記者李凡/綜合報導】
自11月27日至12月1日,北京空氣重污染已持續5天;PM2.5濃度一度接近1,000微克/立方公尺。外界質疑,持續5日重霾,北京為何不發紅色預警。網路上則熱傳北京一片灰濛濛的霧霾照片,有人戲言:「北京沒了!」看不見了。
北京空氣重污染已持續5天
12月1日,中國中央氣象臺繼續發布霾橙色預警。東北、華北、黃淮、江淮等地出現空氣重度污染:1日8時至14時,華北中南部、黃淮、江淮和西北地區東部等地有中到重度霾,上述部分地區PM2.5濃度高於150微克/立方公尺,出現空氣重度污染,北京南部、河北南部、山東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區PM2.5濃度高於250微克/立方公尺,達到嚴重污染。
1日夜間,華北中南部、黃淮等地霾天氣持續,部分地區有重度霾;夜間至早晨上述地區有大霧,局地有能見度不足200公尺的強濃霧。
從11月27日到12月1日,北京空氣重污染已持續5日。
自11月26日夜間,霧霾開始進京。11月27日,京津冀及周邊地區70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有9個城市出現重度及以上空氣污染,其中石家莊為嚴重污染。11月28日,灰霾面積擴大到53萬平方公里,面積相當於法國國土,重度及以上空氣污染城市數量增加到23個。11月29日上午已有10個城市空氣質量為嚴重污染,21個城市空氣質量為重度污染。
11月30日,空氣中污染物濃度持續上升,北京環境保護檢測中心的即時監控數據顯示,30日晚21時,北京大部分空氣質量監測站點的PM2.5濃度值都在500微克/立方公尺以上,北京城區的東城東四站點、朝陽奧體中心站點、豐台花園站點的PM2.5濃度超過600微克/立方公尺,郊區中的房山良鄉站點高達723微克/立方公尺。30日18時,在北京空氣質量監測點中的「京西南區域點」,其監測PM2.5濃度值一度高達945微克/立方公尺。
北京環保局稱「本次嚴重污染天氣為今年以來最嚴重的污染過程。」

網友紛紛上傳北京一片灰濛濛的霧霾照片,甚至有人戲稱:「北京沒了!」(網路圖片)
北京霧霾直逼1952年倫敦煙霧事件
《新京報》報導稱,11月30日18時,京西南區域點PM2.5小時濃度達到945微克/立方公尺,17時該站小時濃度更是達到976微克/立方公尺。另外,京南區域點在18時也達到了897微克/立方公尺。
同時,東北三省多城市11月出現瀰漫半月之久的嚴重霧霾。據官方報導,瀋陽市PM2.5均值當時一度達到1,155微克/立方公尺,局地一度突破1,400微克/立方公尺。
PM2.5接近1,000甚至超過1,000,究竟意味著甚麼?財新網引述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清潔空氣中心副主任朱怡芳的話稱,當PM2.5超過1,000微克/立方公尺時,就空氣顆粒物濃度而言,已基本相當於著名的1952年倫敦煙霧事件的污染濃度。
1952年12月5日至9日,由於冬季燃煤、工業排放量大,加上持續幾天逆溫,二氧化硫、煙塵等顆粒物聚集倫敦上空,黑暗迷霧籠罩整座城市,導致約12,000人喪生,患病者不計其數。
朱怡芳表示,當時沒有PM2.5的數據,而有Smoke(煙塵)數據,「在那5天中,煙塵的峰值為1至2毫克/立方公尺(1,000至2,000微克/立方公尺)。考慮到PM2.5的監測數值要比煙塵(因為煙塵包括大顆粒物)低一些,(PM2.5濃度1,000微克/立方公尺與倫敦煙霧事件中空氣顆粒物濃度水準)應該是相當的」。(倫敦煙霧事件死者人數達12,000人以上)
據中國環保部環境規劃院張衍燊等人一項研究,前年1月京津冀地區12個城市人群因PM2.5短期暴露水平的增加,導致2,725人死亡。但張衍燊認為,該評估相對保守,主要是PM2.5對健康的影響存在滯後效應和累計效應。

北京不發紅色預警遭質疑
12月1日,一篇《連續5天重污染,紅色預警憑甚麼還不發?》的文章在微信等社交媒體上流傳。文章質疑,根據今年3月修改的《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預測空氣重污染將持續3天以上(72小時以上),可啟動紅色預警。而自11月27日起,北京已遭遇連續5天重度污染,紅色預警為何不發?
12月1日,官媒《人民日報》發文質疑,霧霾為何這麼重?為何不發紅色預警?何時散?如果此次持續5日的重霾尚不能促成啟動紅色預警,那麼,《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是不是僅為一紙空文?
啟動紅色預警意味著,中小學、幼稚園停課,企業事業單位根據情況可實行彈性工作制,原則上應採取停止大型露天活動等建議性措施,以及全面啟動機動車單雙號、公務車停駛30%,施工工地停止室外施工作業等強制性應急措施。
財新網報導稱,北京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副院長、教授謝紹東認為:「這次北京的空氣污染的確是非常嚴重的一次。我個人認為,像這次這種情況可以發布紅色預警。按照紅色預警的級別來採取相應的限行、減排等措施。」
謝紹東表示,當啟動橙色預警時,建議性措施包括學校幼兒園應停止戶外活動,公民應乘坐公共交通出行等。但是,現在很多媒體或者官方在發布了預警後,並沒有詳細解釋預警級別應採取的措施,很多市民對此仍然不了解,或者沒概念。

北京大幅修正耗煤數字 排放量恐增11%

圖為中國內蒙古一處煤礦的煙囪裡冒出濃烈的煙。(GOU YIGE/AFP/Getty Images)
【記者秦雨霏/報導】
根據最新發布的數據,世界上燃燒煤炭的溫室氣體排放大國——中國一直以來,每年燃燒的煤炭高於政府先前披露的數字。該發現可能令已經步履維艱的限制全球暖化努力更加複雜化。
自2000年以來一直被低估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官方發布的新數據最近出現在能源統計年報當中,顯示煤炭消耗自從2000年以來一直被低估。該修正是根據2013年經濟普查,它暴露了數據收集當中的差距,特別是小公司和小工廠。
修正的規模是巨大的。2012年中國煤炭消耗量增加6億噸。該數字相當於美國每年煤炭消耗量的70%。美國能源情報署中國分析師阿雅卡•瓊斯說,新的數據暗示許多的改變來自於重工業,包括生產煤炭化工和水泥以及使用焦煤的工廠。
廈門大學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說,中共官員接受修正老數據的必要性,但是還沒有公開評論此事。林伯強說部分原因是新的數字令中國清潔能源目標的設定和評估更加複雜化。

中國排放量恐增加11%
《紐約時報》報導說,對於中國這樣大的國家而言,調整的規模是巨大的。官方數字的急劇上修意味著中國釋放遠遠更多的二氧化碳——幾乎是每年比原先的估計多出10億噸。這個數字超過德國每年燃燒化石燃料排放的數量。
林伯強說,它造成了很多的困惑。「我們的基本數據不得不調整,國際機構也將不得不調整他們的數據庫。這很麻煩,因為許多預報和承諾是基於先前的數據。」
國際能源署新聞辦公室說,該組織已經根據中國的改動而修正它自己的數據,週三將發布的2011-2013數字已經開始修正。能源署根據新的數字估計,中國在2011年和2012年的二氧化碳污染比先前認為的高出4-6%。
但是一些科學家說差異可能遠遠更大。
國際氣候和環境研究中心研究員克斯巴肯(Jan Ivar Korsbakken)說,新的數據暗示從2011-2013年,中國排放的二氧化碳多了9億噸。這相當於增加了11%的排放量。

減排目標更加艱鉅和緊迫
來自全世界的官員在本月聚集在巴黎談判國際遏制溫室氣體框架的時候將不得不應付新的數字。該數據也對那些試圖減少中國霧霾的科學家構成挑戰。
中共政府已經承諾在2030年之前遏制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長。新的數據暗示達到這個目標將比預期的更加艱鉅和緊迫。
原中共能源官員楊富強說,此事將產生重大影響,因為中國燃燒煤炭的數量遠遠超過人們認為的那樣。這幫助解釋了為甚麼中國的空氣質量如此糟糕。

來源轉自:
【2015年12月2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