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台灣公民覺醒 民主深化衝擊中共


專家認為,台灣真正走向民主的時間並不長,對台灣未來朝更成熟、更民主的社會邁進抱持樂觀態度。(大紀元/陳柏州)
【文.蕭軒】
中華民國1月16日舉行第六次的直接民選總統大選。回顧歷史,台灣的民主法治或許不盡人意,但是從社會脈動中可以確定,台灣的公民覺醒已使社會更推向成熟民主。民主法治的發展,不只會改變台灣人民,也會對中國人民產生深遠影響。
美國總統奧巴馬曾經在演講時,遇到現場民眾鼓譟抗議,他明確表示,「身為總統,我沒有權力凌駕法律、無視國會、直接答應你的要求」。當時他說,「我其實可以激昂地告訴你,『我會達成!』但那是虛假的,民主法治才是美國的立國精神。」奧巴馬表示,他願意將意見在議會提出,藉公開討論得出最後的結果。除了贏得掌聲,他也讓美國人複習一遍民主法治的傳統價值。
在台灣,民主法治似乎還有很大進步空間。有人說,台灣社會和中國大陸相比非常民主,但與歐美相比則顯得近乎民粹,例如大選前,利用低薪、社會不公、反課綱和太陽花學運等議題炒作,挑弄民眾情緒,激化對立。然而,台灣人民真的這麼「民粹」嗎?

民主或民粹?政府與人民都要負責
人權律師邱晃泉表示,民主社會可用四項簡易指標檢視,首先是自由而公平的選舉;其次為民意代表行使職權按照一定程序;接著是人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意見不可受檢查;最後是資訊流通順暢,不由少數人獨佔。
而要討論台灣人是不是容易被煽動、發起民粹,必須先釐清諸多問題。例如,台灣的選舉是否公平?民意代表、行政首長以至總統是否代表民意?行政院、縣市議會的立法是否符合民意?法院的判決是否正確?符合社會期待的判決是對的,或司法審判獨立的判決才是對的?
客觀對照,不難發現台灣的民主確實不夠成熟。邱晃泉說,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除了有民主選舉,一般人的民主素養也會表現在日常生活中,「譬如,無憑無據不能隨便講別人壞話」。
以影響現代民主制度最深的英國為例,英國的候選人之間有不同主張的爭論,但鮮少發生人身攻擊,選民也不會動員一起投給特定對象,更不用說買票。雖然無可避免會受外因影響,如IS影響候選人政策;可是在台灣,除了選舉仍有投票部隊,「還有中共插手干擾,影響更不僅止於政策面」。

民主沒有速成班 需要時間與歷練
台灣社會曾受日本佔領和國民政府不正常統治,真正走向民主的時間並不長。
「我們畢竟是自由社會,不足的缺點可以暴露出來。」邱晃泉認為,民主沒有速成班,最需要的是時間與歷練,台灣也漸漸有能力去改善。
以10年前的在野黨、如今成為支持度最高的黨派為例,「不是說誰好、誰不好,而是這現象代表一種進步,多元社會能夠容許不同的聲音,不同的政策主張就會吸引不同的選民。」他對台灣未來朝更成熟、更民主的社會邁進抱持樂觀態度。
邱晃泉特別指出,人民應漸漸體會「政治是眾人之事」,不用害怕或反感,反而要主動表達。例如反課綱和太陽花很多年輕人,因為時代變革造成了他們更多機會接觸資訊,「知識就是力量,知識也讓人勇敢」。了解自己的主張後,年輕人願意勇敢表達。
邱晃泉說,戒嚴時期教育下的中年人、老年人,思想也會慢慢被改變。此外,民主思潮的影響將不止局限於台灣內部,對中國大陸更是一波強大的衝擊。

中共剝奪人權 學者:暴露對民主的恐懼
時代力量首任執行黨主席、法律學者黃國昌表示,走訪英、美、荷、港、中等地的法院,他清楚看見中國大陸法院祕密審理的不公,「在中國,人民只是想爭取最微薄的人權,在經過根本不透明的司法程序,或甚至沒有經過司法程序,人身自由就被剝奪。」
「如果這不叫邪惡,什麼才叫邪惡?」黃國昌正色說道,直到現在,中國還有無數維權律師、民運人士,為了要倡議民主自由,到現在還在坐黑牢。他強烈反對中共此一邪惡政權,但這並不代表每一個具有中國共產黨黨籍的人都是壞人。
司法不公與人權剝奪除了顯示中共本質的邪惡,也透露其對民主法治的恐懼。限制陸客於選舉期間來台觀光就是一項證明,邱晃泉說,「儘管缺點很多,台灣的選舉仍是民主而且自由的。這也是中共最怕中國人看到的。」

來源轉自:
【第463期2016/01/14】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