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新華社「警告」?…索羅斯可不是被嚇大的

中共式謾罵,叫”

索羅斯(AFP)
【文/葉檀】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近日發表英文評論文章,警告做空人民幣將遭遇「巨大損失」,甚至厲聲表示,「隨着中國央行採取措施來穩定人民幣匯率,魯莽投機和惡意做空將面臨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是嚴重的法律後果。一個具有堅強變革意志和糾錯韌性的轉型中大國所擁有的雄厚資源和政策彈藥,使其足以掌控局面。」
文章明示,中國有足夠的能力保持匯率穩定,除了龐大的外匯儲備,還有交易政策的限制,還有對人民幣的掌控能力。到現在為止,大型對沖基金做空港幣或者人民幣沒有獲得巨大成功,索羅斯這樣的巨鱷還沒有獲得如當年擊敗英格蘭一樣的輝煌戰績。
中國央行使用了兩個工具,一個是資源工具,不斷釋放外匯儲備回收人民幣流動性打爆空頭;另一個是政策工具,銀行不得向做空者大規模發放人民幣,或者像最近所展示的那樣,讓外資行繳納存款準備金。
其實從長期來看,匯率高低取決於國力與實體經濟冷暖。中國必政府須坦率地承認,中國經濟目前處於拐點。雖然新經濟啟動,但還沒有壯大到可以替代資源性行業與傳統製造業的地步,因此,人民幣匯率想恢復到2005年以後的強勢走勢是不現實的。
2015年中國發電量為5.618萬億千瓦時,較上年下降0.2%,為1968年以來首次出現年度下滑。粗鋼產量下降2.3%至8.038億噸,為1981年以來首次年度下滑,煤炭產量下滑3.5%,為連續第二年下降。PPI已連跌46個月,通縮嚴重,加上地方政府與企業債務高企、企業盈利下跌,中國經濟將進入漫長的轉型期。
鋼鐵與電力行業是傳統行業風向標,對於一百多年來把發展鋼鐵當成現代化重要指標的國家,鋼鐵業的產能過剩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意義。經過改革開放的三十年,就鋼鐵產量而言中國已經是全球重要的經濟體之一,但從市場均衡上,從生產效率上,從技術上,中國目前仍然不是一個與現代可以划等號的國家。
中國目前外匯儲備與2015年8月前強勢的人民幣匯率,反映了傳統製造業的產能銷售優勢,人民幣匯率下行則是傳統製造業軟肋的體現,這是個必經的陣痛,不經過陣痛不可能走出隧道。
匯率同時也是信用的反應,經過貨幣戰爭理論的熏陶,中國投資者能夠理解在次貸危機之後美元的下跌與上漲,美債價格大幅上漲,是各國實力、信用博弈的結果,金融市場動蕩不安,慌亂的投資者抱住的最粗的柱子就是美元與美債。在關鍵時刻,美元的實力與信用顯露無遺!目前的人民幣遠不具備美元的實力,甚至連日元的地位也比不上。日元好歹還是小波浪中的舢板,平時具有一定的避險作用。而人民幣的投資、交易仍然存在一定的信用障礙。
所以,人民幣市場化無法急於求成。以目前的實體經濟狀況與資本外流的情況,人民幣馬上市場化將是一場災難……
明智的人已經意識到人民幣資本項目全部放開的風險。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1月23日表示,中國應對資本加以管制,以保持人民幣匯率穩定。中國金融專家、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22日重申,中國不應該加快資本帳開放,有必要嚴格執行資本控制。
人民幣資本項目自由一旦實行,資金將大量流出國門,通過這幾個月的實踐,主管部門應該對本幣的信用與國民持有的熱情有準確的評估,理性的人願意同時持有人民幣以及強有力的硬通貨幣,以實現資產配置、分散風險的目的。
引導預期必須是明確的,央行此前以烏托邦式的態度向市場傳遞「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很快就會到來」,這並不符合現實。市場化不能教條,穩健轉型才是真正的成功。如果人民幣不再對美元保持穩定,而是對一籃子貨幣保持穩定,傳達的市場聲音不能左右搖擺,甚至為了一時之利允許人民幣匯率指數大幅小於100,這將會引發市場自我發酵式的恐慌循環。
索羅斯的做空對沖基金是在槍林彈雨裏成長起來的,而不是被嚇大的。當年,索羅斯沒有害怕英格蘭央行。1998年在香港的撤退不是因為警告,而是因為香港政府背後內地源源不斷的子彈的強支撐。
新華社的「警告」能否成功?這取決於中國擁有的子彈,以及保持穩定的政策決心。目前來看,做空基金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民間蔓延的匯率下行的恐慌情緒。做空基金由於人民幣成本急劇上升略有退潮,交易恢復到低迷的膠着狀態,而國內民間的大規模換幣,說明要恢複信心,實體經濟改革與央行的維穩必須得更加堅定——當然,這取決於國內的很多政治因素……

──轉自「看中國」

來源轉自:
【2016年01月26日】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