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亞太現鬆散「反華聯盟」──民主價值觀漸起決定作用





習近平訪問非洲,許諾未來三年六百億美元援助、貸款、投資等等,只為內政搞不好就用亂跑外交來掩飾而已;圖為中共擁著一班無德、無才、無能的「學舌鳥」--外交部,極盡招事引非尋釁滋事的能事,在獨裁國家這類職業最吃香但極為下賤、屍位素餐、無自我、猶如木偶、說話只是一部一部的人肉錄音機。(景鴻短評)
像前蘇聯晚期一樣,內政搞不好就用亂跑外交來掩飾,習近平訪問非洲,許諾未來三年六百億美元援助、貸款、投資,等等。北京有體制內具「政治反對派」色彩的人士說:「口稱決不允許出現中國版戈爾巴喬夫,實際上大部分做法是重複戈爾巴喬夫。」
觀察家對中共的非洲政策有獨特看法,指為:「中國經濟嚴重衰退導致非洲石油與礦產品出口匱乏,非洲的情緒可想而知,習所許諾的三年六百億美元綜合投入,難以補償非洲的損失」。有分析數據表明:二○一五年中國從非洲的進口比上年減少了近百分之三十九,影響了部分非洲國家百分之一以上的增長。

澳國提防中共染指伍默拉
國際觀察家如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李明江教授認為:中國在非洲的外交活動旨在「讓中國提倡的國際理念進入國際主流話語圈」,以便超越西方在非洲的傳統影響。在中國國內,一些能夠為當局提供高級諮詢的學者則認為:補償非洲因中國大幅減少進口造成的損失更重要,「因為中國在亞太地區幾乎全面被動,國民政治心理也需要來自非洲的外交成功因素」。北京政權在亞太地區的全面被動表面上是因於南海與菲越等國、東海與日本的海洋權益衝突,實質上是落後的政治觀念在作祟。「儘管民族主義作為有毒的健身藥逐漸被社會多數所看透,但政權體系若斷服此藥,情形就相當於毒癮發作了。」一位由廣州某高校轉到香港去教書的學者如是評論。
在南海與東海之外,北京政權與沒有直接利害關係的澳大利亞的緊張程度則有些不好理解,儘管看起來是澳方的不友好動作在先。幾乎抵銷習近平去年下半年外交成績的壞消息有兩則來自澳大利亞,且都發生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份。該月十九日,澳大利亞中央政府發出「不允許外國公司收購基德曼」的決定,原因是該大型公司的部分牧場在南澳大利亞的伍默拉(Woomera)軍事禁區之內。在此決定發出前,中共媒體得意忘形稱中企收購基德曼相當於「買下一個江蘇省」。這樣的狂妄是否刺激了澳大利亞中央政府尚無相關資訊印證,但伍默拉話題肯定是二○一六年中澳關係的一大焦點。
與伍默拉話題一併對習近平外交形成打擊的是黑斯廷斯(Hasting)話題。二十四日,由澳國黑斯廷斯基金主導的澳大利亞、加拿大、中東(具體國別未披露)三方公司聯合體,擊敗了中國國家電網及另外一些國別公司,在競爭新南威爾士州的新州電力公司收購時,黑斯廷斯聯合體獲勝。中國國電在商業行為上並無可挑剔之處,它還與澳國本土公司麥格理組成了競標聯合體。但是,正如一位在塔斯馬尼亞州(島)經營旅遊項目的華裔人士說:「中國人太張狂,連商業項目競爭都弄成了『迎親』,過於誇張的聲勢與被收購企業所在地的文化差異太大,居民難以接受。」

日本與印度關係四層構建
澳國民眾對北京政權的普遍反感是不爭的事實,也是這種心理推動著該國政府(不管哪一屆)慢慢加入了亞太地區的「反華聯盟」,儘管這個非正式聯盟相當鬆散。澳美的戰略及種族、信仰方面的一致性是同盟基礎,而在美國利益之上,它不得不考慮北京政權在亞太擴張的長期後果,其如「買下一個江蘇省」將會對澳民眾產生何等心理影響。因此,澳日合作顯現出重於澳美聯盟的情形。在伍默拉話題與黑斯廷斯話題相繼出現之間,日澳兩國在悉尼舉行了外長、防長的「二加二會談」,嚴肅討論南海局勢。「二加二會談」支持中國之外的南海權益聲索國形成一個整體而「發出更大聲音」。稍後,澳方單獨派出反潛巡邏機一架,在南海上空進行了飛行自由宣示,儘管日本還沒確定是否巡行南海地區。
日本與印度的關係升溫其意義比日澳關係更上一層樓。日本不但改變了原來反對印度國家核政策的態度,而且在民用核能方面宣佈支持印度。在常規武器出售與生產技術許可方面,兩國也有實質性動作,其如日本水陸兩用飛機將出口印度。這一安排被國際觀察家認為是「二○一四年解除戰後武器禁令以來,首筆重大的武器裝備轉讓項目」。而最具全球影響的則是兩國簽訂孟買至艾哈邁達巴德(Ahmadabad)的高鐵項目,這樣標誌著兩國迅速構建了「核常技鐵」四方面的協作。兩國聯合聲明中明確指出「共同價值觀是兩國關係的紐帶」,並且,印度本身比日本更看重這一點。莫迪政府說:「共建高鐵是亞洲兩個最大民主國家在過去十八個月中關係迅速升溫的最新一步。」
印度借助日本「核常技鐵」結構性支持抗衡中國壓力的戰略意圖已經非常明顯,這也讓北京政權惱怒不堪,因此,在莫迪、安倍會面之後,發動了對兩家印度網絡技術企業的黑客攻擊。印度方面在指出黑客攻擊源來自中國時,判斷攻擊者是想通過印度企業獲取與之相關的美國企業信息。但是,在日本分析人士看來,黑客攻擊行為是國家心理威懾──北京政權對日印關係的迅速升溫暨「核常技鐵」結構性合作表示不滿。

蒙古中立不入上合組織
日本大有取代美國在亞太發揮領頭作用的趨勢,這一趨勢也有得到了美國的鼓勵。正如北京一位體制內戰略學者悲觀所言:「美國利用日本對付中國,比美國直接出面更難以對付」。然而,美國並未退到幕後,其佈局的中亞「五加一機制」即中亞五國與美國的合作對上合組織構成「極其嚴重的威脅」。
中亞五國中有四個是上合組織成員。由於美國重返亞太政策並不止於西太平洋海域及周邊國家,也涉及到中亞地區,作為廣義中亞區域國家的蒙古選擇了遠離上合組織的策略。蒙古在地緣政治方面明確推出永久中立目標,放棄成為上合組織成員國的可能,甚至連觀察員資格也會放棄。同時,蒙古大力強化了與日本的關係,且蒙日政策受到蒙古國內知識分子大力支持,他們說:「與其費盡心機與獨裁主義的中國保持微妙平衡,還不如與民主國家日本建立平穩的合作關係。」
日本也十分看重蒙古。二○一五年十月,安倍在對蒙古進行歷史性訪問之後,又對中亞五國進行了訪問。即便蒙古最終確定永久中立的國際政治身份,在中日之間也會更緊密地與日本合作而遠離北京政權。仍如日印關係,民主價值觀起了決定性作用。在亞太鬆散的「反華聯盟」中,蒙古似乎選擇了觀察員的身份。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爭鳴總459期(大陸)魚而貫】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1 則留言:

Ip wai keung 提到...

外交部是一個國家的門面和儀表禮教,並充當與國際間矛盾援和的和事老,猶如店舖的門面和銷售員,光看點點片面已能知其內涵;中共擁有著一班無德、無才、無能的「學舌鳥」--外交部,極盡招事引非尋釁滋事的能事,在獨裁國家這類職業最吃香但極為下賤、屍位素餐、無自我、猶如木偶、說話只是一部一部的人肉錄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