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歷史逆流的終結

二○一五年歲末盤點,對習李新政的那一點點期盼,看來是落空了。細想起來,在所謂「中國模式」的怪胎下,期盼習李新政什麼呢?說穿了就是政改。改中共的一黨專制,改中共在政治經濟上的壟斷,改中共在文化輿論上的把持,改中共對維護人權的打壓。改專制為民治,改極權為憲政。在一九八九年之前,朝野一度建立起政改共識,結果在「六四」夭折。有良機時尚且不能,何況今日?本性使然,早就不該抱有什麼希望。
所謂習李新政不過是毫無意義的說辭而已,對現代社會而言,最多是兩千年皇權政治的尾聲。中共雖號稱人民政權,其實是皇權政治的最後守望者。作為皇權政治的末世代表,面對民治時代的潮流,其實是左右討人嫌。勵精圖治也好、敷衍塞責也罷,只要還在秦政的軌道上運行,都只能是中華民族的罪人。習李的兩難境地,實則是這個政權的本質與現代文明的對立所致。洗面革心、改弦更張如何?又怕「竟無一人是男兒」。人言可畏,不得不硬著頭皮撐著。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自文藝復興拉開了現代文明的帷幕,民主憲政就是近幾百年政治文明的主流。二十世紀初葉的十月革命,不過是一股反現代文明的逆流而已,而中共則是這股逆流不光彩的重要組成。隨著蘇聯的解體,十月革命的真相大白於天下,這股二十世紀危害人類最烈的禍水,在歷史潮流的衝擊下分崩離析。這意味著打著社會主義旗號的中世紀政權模式,走出了十月革命開始的歷史逆流。包括俄羅斯在內的東歐國家,正以不同的程度回歸現代文明的主流。雖然他們都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回歸民主憲政的主流已無逆轉的可能。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背景,也是我們判斷習李政權今後七八年走向的參照。
從習李執政三年的情況看,並非一無是處,比如反腐之類。但同時又因此遭到國內外的質疑,被認為是大權獨攬,有繼續走毛澤東專制獨裁的可能。探究這種可能是否存在並無多少意義,而這種質疑為什麼始終不斷倒是值得人們關注。何故?因為這種質疑並非針對習近平個人,而是針對「黨天下」這種舊體制。換句話說,大多數的人其實是看清了這個政權的實質,早已對這個中世紀政權失去信心。任何稍微有點現代意識的人,沒有理由會去相信秦始皇為象徵的中世紀政權。體制外的草根不信,體制內的官員也不信。那些打著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旗號,攻擊普世價值,攻擊民主憲政的人,不是出自利益考量,就是別有用心。在對外開放三十多年的今天,任何愚民政策都是徒勞無益。政治制度的優劣如何,不是說教和宣傳的結果;更不是御用文人強詞奪理、胡攪蠻纏可以改變的事實。任何人只要不是腦子有問題,出國走一趟,是非曲直都能了然於心。正因為這樣一個背景,在決不允許公眾質疑的鐵腕下,人們只好把注意力轉向領導人、轉向政府,於是就有了啥都有人反對的尷尬。從這個意義上講,領導人也成了這個體制的替罪羊。如此局面何以化解?唯政改方有出路。如何改?走出反文明逆流,回歸民主憲政的大道。
對於習李政權,杜導正先生曾有一個預判,說中共現有政權模式大體只能維繫十年左右,也包含了對習李二人的惋惜。除了杜導正之外,其他人也有類似看法。《博客中國》去年十二月十二日登了一篇文章,標題叫做《劉亞洲預言十年內轉型中共不改革必亡》。大概內容是:劉亞洲近日炮轟中國現行政治體制,直言一個未以民為先的制度將「必然滅亡」,他甚至預言中國在十年內,將向民主政治轉型,因為中共「不可能有退路」。其實這個話題並不是討論中共亡與不亡,而是說告別皇權,秦政必亡。
民治時代最不能容的就是皇權專制,深信從文藝復興以來的幾百年,世界潮流是自由民主,大勢所趨由不得醜類橫行。二○一六年將是中世紀專制政治的解體預備期,以十月革命為起點的歷史逆流自此進入尾聲;而中國政治的轉型進入快車道,自此,中世紀政權正卸下現代話語粉飾壽終正寢。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號 動向總365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