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16日 星期日

中國日常發生的慘劇 每一件都能讓人眼珠子碎一地


反應中國底層社會的影片《天注定》劇照(網路圖片)
文/馬強
沒有一個編劇能編出一部詮釋現下中國日常發生的慘劇的劇本,此類事件,每一件都能讓人的眼珠子碎落一地。
2011年,我剛剛辭去在某單位混吃等死的工作,準備投身影視行業。一個據說有國際背景的文化公司找到我,希望我寫一部能夠反應中國底層社會問題的電影劇本,中間人還特別強調,製作方拍攝方都是國外組織,所以儘管大膽寫。
於是,我幾乎以最快的速度寫了個電影梗概《大上訪》。故事取材於我所認識的幾位訪民的親身經歷。未幾,中間人回應說:製片方認為這個故事太悲慘,即便將影片拍攝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在21世紀、特別是在中國會發生這樣悲慘的故事,因此,基於票房的考慮,不準備投資這個影片。
沒過多久,著名導演賈樟柯拍了另外一部反應中國底層社會的影片《天注定》,採用了官方報導版的四個現實案例,幾乎沒有經過多少藝術加工,如同央視版的《法治進行時》搬上了銀幕——儘管在國際上拿獎拿到手軟,但票房肯定是沒有的,大陸不讓播。
我相信,以下幾個案例的真實版本,比賈樟柯的電影要悲慘得多。如果說,非要人用文字的方式來描述現下的中國底層,我認為只有四個字能夠形容,那就是:人間煉獄!
就在我行文至此的時候,微信、微博上正在被刷屏的熱點事件是,四川瀘州一個中學生,被學校據傳有背景的幾個校霸勒索一萬塊錢的保護費不成,被殘忍地打死。這名十四歲的無辜少年,手腳被打斷,後背滿是鋼管毆打的印跡。慘死之後,校方與警方公布死因為高空墜亡,並在家屬沒有趕到現場的時候就要強行火化屍體。沒想到家屬趕到得早,將正準備裝入靈車的少年屍體攔下。就在現在,一批特警正在封鎖道路,四處搜捕正帶著屍體東躲西藏的家屬。
就在本文行文前不到一周,山東爆出一樁發生於去年的舊案。一個民間高利貸受害企業主遭遇當地惡霸的暴力催債,催債人當著女企業主親生兒子的面,用盡了各種人格和肉體侮辱手段侮辱當事人達六個小時,其中包括用生殖器侮辱當事人。家屬報警後,員警到後不過說了句「要帳可以,不准打人」便離開了。女企業主的兒子于歡在窮盡了一切可能的社會救助手段無果之後,奮起自衛還擊,致一死三傷。于歡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據網上報導,高利貸的資金,有一部分源自當地政府官員的集資。
同樣在本文行文前不到一周,河南蔚縣爆出大範圍強姦未成年幼女事件,30多名14歲上下幼女受害。此案從2015年發生至今,兩年時間無人知曉。參與者包括官商兩界在當地的頭面人物,因為他們認為,與處女發生性關係可以保佑他們升官——「諧音:破處晉廳」。
前兩周,江西贛州的明經國,在面對政府強拆過程中,一鋤頭將帶領強拆的副鄉長打死。據說事件起因是當地正在進行新農村建設,建設的手段,不過就是將有礙觀瞻的農村私人房屋拆毀清理了事,沒有賠償。而此前十年,中國已經正式頒行了一部《物權法》。
僅僅不到半個月的時間,網路爆傳涉及底層生存現狀的惡性案例,至少就有五例之多,這還不包括截訪、毆打羈押訪民、迫害人權律師等等人們已經見怪不怪的事件。如果再往前推,半個月以前發生的事情,與大眾同樣患了失憶症的筆者也記不住了。
這就是中國的底層現實,無需著墨藝術加工,便是一齣齣人間慘劇,而且其中充滿了無恥的笑聲。
這一幕幕的慘劇,每天在這塊國土上一幕幕上演,萬千看客,饒有興味地看了一幕又一幕,又忘了一幕又一幕。而製造這些悲劇的導演者,卻做著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且正準備過幾天,與這個世界上另一位最有影響力的大國總統會面,為人類地球的未來共畫藍圖;當然,他們將不會涉及中國的這些慘劇。
忘了是哪一位先賢曾經說過,一個人的苦難,就是這世界的苦難。然而我們所面臨的現實卻是:再多人的苦難,也阻止不了苦難製造者滴血的夢幻。
如果我們不能阻止這些罪惡的繼續發生,那麼未來降臨到你身上的災難就是天注定;如果全人類不能阻止這些讓人不忍直視的罪惡發生,那麼這些罪惡最終將吞噬這世界,災難將降臨到每個人身上,也將是天注定。

轉自《中國人權雙周刊》

來源轉自:
【第526期2017/04/13】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