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16日 星期一

喪鐘為黨媒而鳴


佯裝人民政府的狗共索性不裝了變成黨政府,不倒也難四字若隱若現。
兩會之前,習近平親自出馬向媒體喊話:「黨媒姓黨」,要用媒體的「正能量」壓制公眾的發聲。這是在打壓網絡之後,再一次明確強調對媒體的管控。
對於中國政治的概括,最簡扼明要莫過於「黨天下」三個字,天下皆姓黨,遑論媒體?習近平說的也是大實話。不過,中國問題的麻煩恰好就在「黨天下」三個字上。「黨天下」諸多問題之中,黨媒壟斷輿論是中國變革最急需解決的問題。習近平多次講依憲治國,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在黨媒壟斷輿論的背景下,「言論自由」不過話一句耳。按理,黨媒壟斷輿論本有違憲之嫌,習近平對此不但沒有依法改正,反倒以「黨媒姓黨」強化壟斷。可見他骨子裡還是一個不講規矩之人,依憲治國不過是夢話而已。前段時期個人崇拜死灰復燃,批普世價值甚囂塵上,據說是有人挖坑陷害這屆班子。當「黨媒姓黨」之說一出,方知挖坑者此人也。繼續壟斷媒體,打壓民間輿論,再現「只准規規矩矩,不准亂說亂動」的文革場景,於是就有今年的「兩會」氣氛緊張、壓抑沉悶的尷尬場面。

「黨媒姓黨」還原了真相
不過,今天已是改革開放的三十年後,而非四十年前的文革,毛澤東式的極權暴政已是江河日下。「黨媒姓黨」話音未落,就有了「人民政府還是黨政府,人民媒體還是黨媒體」的任志強之問,如雷貫耳,一下子將執政黨抵到在越權違憲的死角,更是將「趙家人」釘在與人民為敵的恥辱柱上。於是有人勃然大怒,組織媒體大罵任志強反黨,聲稱將開除其黨籍。一時間電閃雷鳴,大有暴風驟雨之勢。幾日後,有文章刊登於中紀委刊物上,間接發表了不同意見,這場圍繞著「黨媒姓黨」的衝突戛然而止,網絡稱之為「十日文革」的小鬧劇。黨內外有良知的人對此驚詫不止,感歎無論如何處置任志強都是政治上作繭自縛的敗筆,也有人怒斥為故意挖坑害主,是一個愚蠢透頂的政治自殺行為。
「黨媒姓黨」引出的不止是場風波,更引出了對黨媒的反思和反彈。聯想到之前的新造神運動,反憲政批普世價值的歪風,人們對「黨媒姓黨」說辭背後的動機有了警惕,進而對言論自由權利有了更深層的認識。
雖說「黨天下」是不爭的事實,但中共始終不忘打著人民的幌子。自一九四九年建政起,國號叫做人民共和國,政府叫做人民政府,報紙叫做人民日報,廣播叫做人民廣播電台,哪裡有過什麼「黨國」、「黨政府」、「黨日報」、「黨廣播」?人民這個幌子豈可輕易放棄?毛澤東那一代領導人是懂這個道理的。「黨媒姓黨」則不然,雖說是句大實話,卻把人民這只馬甲剝得乾乾淨淨,於是黨媒就可裸奔於世。「黨媒姓黨」還原了真相,人民如何如何講,群眾怎樣怎樣說的擋箭牌自無需再用。以往對黨媒的種種惡行不光有敢怒不敢言的恐懼,更有糾結於到底是統治集團的意志還是人民群眾的意見。如今真相大白,「黨媒姓黨」,與人民群眾無關。

引發人民對自己媒體的呼喚
自中共建政起,黨媒在中國人的政治生活中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也是中共各級機構中最邪惡部分。遠到院系調整、反右運動、文化革命,近到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憲政、批普世價值,他們始終扮演著反動勢力的吹鼓手,文明進步的攻擊者。中國當下的信仰危機、道德危機,很大程度上和黨媒沒有政治倫理的惡意宣傳直接相關。是它們重創了中華文化的價值,扭曲了中華民族的心靈。這個災難性後果,會像幽靈一樣纏繞我們民族幾代人!黨媒有罪於我們民族,是中華復興的死敵,是中華民族的噩夢!
這場由「黨媒姓黨」引發的「十日文革」小鬧劇,是習李新政以來在政治上最拙劣的表演。它不但使人們看到了政治倒退的風險,也引發了人民對自己媒體的呼喚。當我們為人民媒體呼喚抗爭之時,黨媒的喪鐘敲響了。

來源轉自:
【2016年4月號 動向總368期 齊 戈】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