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9日 星期六

誰更懼怕「文革」?





造反派才是文革最大的受害者。
不能輕易翻過去的一頁
文革五十周年來臨之際,海外媒體掀起反思的熱潮,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國內在中宣部的管控下波瀾不興,一片寂靜,直到五月十七日──文革起始標記日五月十六日的翌日,《人民日報》才發表評論《以史為鑒是為了更好前進》;同日,《環球時報》發表《「文革」已被徹底否定》,這是官方媒體僅有的兩篇評論。有如《人民日報》把評論放在不起眼的四版二條,兩文的目的都不是探討文革,更似為文革話題降溫。
兩文都重申《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對『文革』作出徹底否定的權威定性」,《環球時報》還輕巧地說「『文革』那一頁徹底翻過去了」。怎麼翻過去?《決議》一邊徹底否定文革,一邊繼續維護文革發動者毛的地位,還編造毛被林彪和江青利用的幼稚謊言,如此難以自圓其說的結論沒解決,這一頁怎麼能輕易翻過去?更何況文革中受迫害的民眾至今沒得到應有的道歉和賠償,這一頁又怎麼能輕易翻過去?
中共愈急於「翻過去」,愈說明其想迴避這道罪惡的坎,想推拒人民追求真相的詰問。而我們愈要解析其中緣由,揭穿他們的用意,不讓他們蒙混過關,尤其要弄清,中共為何罔顧《決議》「徹底否定文革」又撇清「毛文革」首惡責任的巨大矛盾,頑固堅守三十五年巋然不(改)動。

中共官僚集團在文革受重創
中共建政六十多年,搞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迄今沒有自我反省否定過任何一次運動,連錯劃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右派的反右,也只承認擴大化而不肯全面否定,為何單單「徹底否定文革」?皆因其它政治運動都是鎮壓打擊階級敵人和異見分子,中共各級幹部都是運動領導者或執行者,唯獨文革,中共官僚集團自身受到重創,從中央到基層的大多數官吏成為主要的挨整對象,這是毛發動文革的目的使然。毛的目標,「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為此不惜搞亂全國,鼓動民眾「捨得一身剮,敢把(劉)皇帝拉下馬」!並捏造出一個「劉少奇資產階級司令部」,以摧毀劉少奇把持的從上到下的整個官僚體系。
為什麼「毛主席揮手我前進」,老百姓聞風而動一呼百應?學生組織紅衛兵,以工人為首的各行業勞工組織造反隊,猛烈地衝擊各級官僚,除了被個人崇拜神化的毛代表絕對真理,青年學生輕易被蠱惑蒙蔽外,勞工大眾是拉毛的大旗作虎皮,發泄對中共領導下的各種現實不滿。
其時正值中共建政十七年,經濟方面,老百姓的生活非但沒改善,與「解放前」相比反而倒退;而中共高官,尤其是中央和各省市的巨頭,或佔用出走的外國人和出逃的資本家留下的豪宅、或新建高級住宅。他們有專用的醫院和樓堂館所,老百姓即使有錢也不能進。他們高高在上深居簡出,完全和老百姓生活在兩個世界,哪裡會瞭解民瘼,更遑論為民造福。在政治方面,單位裡一個小小的黨支部書記,就可以代表黨,誰向書記提意見,誰就是對黨不滿,甚至反黨,就可能遭受政治經濟上的懲罰,五七年,許多人就是那樣當上右派的。
文革是天賜良機,有毛的號召在,民眾可以名正言順地造黨官的反,上至國家高官及各省市大員,下到本部門領導,沒有人不可以懷疑,沒有人不可以打倒。
倒台的中共巨頭首當其衝,他們的面具被一張張揭開,街頭大字報傳抄著他們的種種惡行。他們的政治問題,什麼兩條路線鬥爭,什麼「三自一包」、「三和一少」,老百姓沒幾個人搞得懂,但他們腐化墮落的生活激怒了民眾,他們驕奢淫逸的醜態,不少都在後來李志綏、陳伯達、戚本禹等人的回憶中得到了印證。
當時,老百姓走出餓死幾千萬人的三年「自然災害」不久,對「災害」時期高官們的「吃相」特別敏感:劉少奇用螃蟹,只食蟹黃,剩下的蟹肉都扔了;鄧小平饕餮山珍海味;楊尚昆嗜啖西餐;譚震林的老婆讓空軍運活雞;賀龍的兩條獵犬都是頓頓大肉;有些高幹子弟在學校竟然扔掉蛋糕……一九四九後,老百姓一直被嚴厲禁欲,發生婚外情,甚至婚前性行為都是大罪,但中共高官卻視婚姻為兒戲,甚至荒淫無度:王光美是劉少奇的第六任老婆,此前有三任老婆根本沒正式離婚;葉劍英更有「花帥」美名,也有過六個夫人,都是舊人沒離又找新人的;鄧小平五九年摔壞了腿,兩個女護士照顧他,其中一個女護士肚子被搞大了……這還是中央高官的醜態,軍隊和各省市的高官中的許多人也都有一本爛賬,不勝枚舉。
看到大字報上的這些內容,老百姓能不恨中共高官麼,批鬥他們時能不狠麼!中共在土改等政治運動中玩過的非人道把戲──抄家沒收浮財,戴高帽子批鬥遊街,如今報應不爽地用到劉少奇、王光美、彭、陸、羅、楊及各地省長、市長及大小官員身上,他們第一次領教了被壓迫民眾奮起反抗的威力。

爭權如狼,保權如虎
文革遭際是中共官僚集團永遠的痛。文革後,老官僚幾乎全部官復原職,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不是痛定思痛,反省毛的個人獨裁和中共專制是文革的根源,推進必要的政治改革;相反,一面報復性地清算江青集團,清除基層造反派頭頭及「三種人」,以除後患;一面在失而復得的地位上,爭權如狼,保權如虎,定下根據「讓自己的孩子接班可靠,不會掘自己祖墳」思維的國策。大批紅二代進入政商兩界,他們互相勾連肆無忌憚。早年,他們的父輩打土豪分田地、搞公私合營,掠奪地主、資本家的財產收歸國有;如今,他們以經濟改革的名目搞私有化,瘋狂瓜分鯨吞國家財產,巧取豪奪經濟發展的果實,一個個搖身變為千萬、億萬富翁。
與此同時,文革時的「領導階級」勞工大眾成了弱勢群體,他們先是下崗吃低保,如今拿微薄的退休金。他們認為毛警惕的「資本主義復辟」了,毛要防止的新生資產階級出現了。中共堅持高舉毛的旗子,不敢公開毛是中共貪腐第一人的真相,更讓他們懷念毛的「廉潔奉公」,懷念毛時代的「公平正義」,希望再來一次文革,打倒比文革前腐敗百倍的貪官污吏。
因此,中共官僚集團比誰都明白,民眾對他們的仇恨十倍於五十年前,倘若再來一次文革,他們將遭毀滅性的打擊,所以,他們比老百姓更懼怕文革重演。這就是為什麼面對一九八六年底和「八九‧六四」學運時,鄧小平首先聯想(也是故意歪曲妄想)到的就是文革,就是鄧樸方那條斷腿。他決不允許那樣的事再次發生,他要保住自己家族及權貴子孫的福祿,決定大開殺戒,不惜用二十萬人頭換中共二十年的江山安定。
二十年後的今天,有赤色基因的紅二代習近平繼承大統。儘管習近平一開口就是毛式語言,一舉手就濫用文革手段,慫恿手下大搞個人崇拜,自任各種小組的組長,抓捕鎮壓異見人士,逼迫他們在電視上認罪等等,但他這樣做的目的,僅是樹立權威獨攬大權,想當毛澤東第二。至於像毛那樣發動文革,他即使有心也無膽,再蠢也知道,今日的中國人早已不是五十年前的愚民了,以他那點威望,如果再來一次文革,不僅他手下的各級官僚被打倒,他自己也將賠進去,中共堡壘也將在憤怒民眾的造反大潮下垮塌,中共專制政府也將被人民推翻。他敢試嗎?

應當徹底否定導致文革的一黨獨裁制度
明此事理,我們決不能跟著中共「徹底否定文革」,儘管文革一億多受害者中絕大多數是老百姓,但歷次政治運動,諸如:文革前的土改、鎮反、肅反、三反五反、反胡風反革命集團、反右、四清;文革後的「嚴打」、六四鎮壓、取締法輪功、近年的打擊維權人士等運動,哪一次遭罪的不是普通民眾?老百姓在這些運動的受難與文革相比,只有人數多寡之分,傷害輕重之別,並無本質區別。唯有文革,在一部分老百姓受害的同時,還有一部分老百姓可以「奉旨造反」,「合法」革當權派的命,也就是所謂的「人民文革」。人民有有限的結社自由,可以組織紅衛兵和造反隊,有有限的言論自由,即四大自由──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一九七六年的四五運動,一九七八、七九年的民主牆運動,都是依憑這四大自由才興起的。因此,利用民主牆打擊華國鋒的鄧小平,一旦看到魏京生的大字報批到自己頭上,馬上命令在憲法中取締四大自由,奪走了老百姓自由發聲伸冤的唯一工具。
所以,中共要「徹底否定文革」又不否定毛,不允許民眾借否定文革來否定黨的歷史和社會主義制度,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之,套用文革時流行的毛語錄「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我們要徹底否定毛,以及否定導致文革的中共專制制度,爭取真正的更徹底更全面的民主,並最終建立民主新中國。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爭鳴總465期 喻智官】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 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