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鐵流與李銳談「雙料流氓」毛澤東


望之不似人君,「雙料流氓」毛癟三(澤東)。
【北京木樨地的高幹樓,曾住不少名流,老詩人翻譯家蕭三和李銳老人是好友,生前曾怒斥毛澤東好淫胡搞,姦污不少婦女,稱其為「鐵雞巴」。】
84歲高齡的自由經濟學家茅于軾先生,也是我們五七難友倖存者之一。今年九月九日毛澤東死期前夕,他再次修改重發了那篇《把毛澤東還原成人》的文章,不但重申了有過的觀點,還揭露,這個中共的「偉大領袖」,全無仁義道德與起碼的人倫觀念,玩弄姦污婦女達千人之多,且多是孫輩、曾孫輩的女性。於是立即引起毛左的咒駡,認為他公然「對抗中央精神、散播歷史謠言、妖魔化開國領袖,抹黑毛時代重大的歷史事件」,呼籲「北京警方要承擔起習總書記所說的‘守土之責’,要求立即抓捕茅于軾。」但沒奏效。
毛玩弄女性,早有「鐵雞巴」之稱
毛左是一批無知無識的蠢貨,既不承識歷史事實又不與時俱進,一輩子睜著眼晴說瞎話,以為只要不斷重複謊言,就能投鞭斷流,改變亊實;只要憑藉報刊電臺的瞎起哄,就能顛倒黑白,歪曲歷史。他們視毛為「聖人」、「神人」、「完人」,好像是個不吃五穀雜糧的「超級物種」,沒有長著那東西,怎麼會玩弄姦污婦女呢?毛和普通人一樣,不但長有那東西,而且還比歷代帝王的雄壯。是有名的「鐵雞巴」——此語出自詩人蕭三(1896- 1983)之口,他曾為毛長沙師範時同學。
歷朝歷代皇帝都擁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這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的事兒。可毛澤東不承認他是高座中共龍椅,硬要把自已僑裝成救民於水火的「大救星」,「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偉大領袖」。可又管不住自己的「鐵雞巴」,沒辦法只能在「東方紅,太陽升」的光環下亂搞,空前絕後,獨秀一枝,創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之最」。
古語云「食色性也」。這本不算什麼了不得的亊情,問題出在狗皮膏藥上。本來是千古獨裁一暴君,卻說自已是「民主領袖」;本來是荒淫無道的流氓,卻說自已是「賢良偉人」,解民於水火的「救星」。可下面那東西又燥動不爭氣,你說咋辦?只能掩蓋。搞了那麼多女人自然掩蓋不了。毛左能掩蓋嗎?

鐵流與李銳老人在一起談論「雙料流氓」毛澤東。
李銳賦詩斥毛政治流氓、殺人成性
97歲的李銳老人當過毛的秘書,也是最有良心的人,一生講實話真話。我對他十分敬愛尊重,曾先後三次登門叩拜。他說毛澤東這個人太壞,是個雙料流氓——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接著補充一句,這個定義不是他下的,是毛澤東第一任妻子楊開慧留下的親筆證詞。
1982年,在維修楊開慧家老宅時,意外的在磚牆縫裡發現了楊開慧寫給毛的7封情書。1990年再次修繕時,又從她臥室外的簷頭發現一封信。這些文字都是她在和毛澤東分開之後的日子裡寫的,再用蠟紙包好,分藏在老屋裡。這些遺信湖南黨內刊物曾予以刊出,有些要害話卻被刪去,如說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
1927年「平江起義」失敗後,毛帶著殘部上了井岡山當山大王。楊開慧哥哥楊開智1929年上井岡山看過毛澤東,方知毛澤東已和井岡山17歲的小美人賀子珍睡在一起。當時楊開慧帶著三個孩子(毛岸龍、毛岸青、毛岸英)住在長沙東鄉六十裡的板倉,生話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當她得知此亊後氣得渾身發抖,憤而寫道:「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他的屍體。他丟棄我了,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丟棄我了。」
1930年,楊開慧因毛率軍攻打長沙而受牽連,被捕入獄。同年11月14日,年僅29的她被長沙警備司令何健捆綁在木車上去槍決,她一路高喊:「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因為她有三個孩子。
毛在攻打長沙本可輕易接走楊開慧,但為了不壞他與賀子珍的好事不予救援,而賀隨後也被毛遺棄。毛澤東一生生活腐敗,荒淫靡爛,對女人無情無義,從楊開慧到賀子珍到江青,履犯重婚罪。除此之外,毛淫人妻女,糟蹋秘書,染指護士,玩弄演員,難以數計。有名有姓者,如張玉鳳、孟錦雲、謝靜宜等人,皆難脫嫌疑。無名無姓者,更是不計其數。而當今中共官員,熱衷和流行「包二奶」,大抵是毛澤東開了先例。
李銳老人談到這裡話鋒一轉說:他最近寫了三首評毛的打油詩。我求一讀,他當即念給我聽。
第一首:
生活流氓政治氓,賢妻早識太心傷;莫予毒也殺成性,培養奴才大黑幫。
第二首:
蕭三一語三字誇,道破其人品太差;其樂無窮拼命鬥,家亡國破竟由他。
第三首:
運動頻頻無限哀,人才不要要奴才;殃民禍國何時了?文革嗚呼曉色開。
我不解「蕭三一語三字誇」,誇的什麼?原來北京木樨地這幢老舊的高幹樓,曾住不少名流,如蕭三、王光美等。蕭三和李銳老人是好友,生前極為氣憤地說過毛澤東好淫胡搞,姦污了不少婦女,稱其為「鐵雞巴」。茅于軾先生說毛澤東姦污的婦女有千人之多,應是當之無愧貨真價實的「美譽」。

毛澤東是古今中外專制暴君之集大成者
陳一諮在六四事件前,曾先後擔任中國農村發展研究組組長、國務院農村發展中心理事、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委員、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中共中央政治改革辦公室秘書長和中國政治改革研究會副會長。他在《中國改革三十年祭——兼論毛澤東的「四個創造」》一文中說:
在1949年至1978中共執政的前30年中,毛澤東發動和製造的「階級鬥爭」和「政治運動」一次比一次殘酷,使中華大地經歷了亙古未有的浩劫,成了一座「人間地獄」。那時,居住在古稱神州大地、禮儀之邦土地上的人們,哪一個不是日日心驚膽顫地生活在恐懼之中,不知何時自己的家人或親友就有飛來橫禍。幾乎各界精英無一例外地都先後受到各種衝擊、批判、凌辱和鬥爭,甚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30年間,毛澤東製造了8,300萬冤魂、3000萬件冤案、3億多人受批鬥。可以說,毛澤東視人命為草芥、造冤獄遍寰中的罪行,超過了中國歷史上所有暴君惡行的總和。國際社會普遍將希特勒、史達林當作20世紀暴君的代表,希特勒造成了600萬猶太人的死亡,史達林則造成了2000萬蘇聯人的死亡,他們所犯的反人類罪和毛澤東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至於那令農民食不裹腹、國弊民窮的「全盤公有」和把人變成獸的「一党文化」對人性的戕害,此處暫不贅述。總之,當毛澤東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魔君離開人世時,中國已到了不改弦更張便難以為繼的崩潰邊緣。
徹底批判毛禍國殃民惡行,中國才能成為現代國家 1978年底,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理論務虛會」上我說過,「現在大家評價毛澤東的過和功三七開,30年後恐怕倒三七也不止」。1986年中,我在中共高級黨校的一個報告中說:我們國家現在建立的「體制模式」,源於「三個因素,一個是幾千年封建傳統的延續;第二是戰爭年代軍事共產主義的繼承;第三是史達林模式的移植」;「三個因素加在一起,使我們建立了一個黨、政、經合一的、中央高度集權的、按行政層次、行政區劃、行政命令管理的體制模式,這種模式不能不帶有強烈的封建宗法的特點」。
1988年我又指出,毛澤東實行的以黨治國、全面專政」和等級身份、等級產權,嚴重束縛著中國的進步。可惜這些說法並未引起人們足夠的注意。筆者認為:不徹底批判毛澤東在中國的一系列禍國殃民、倒行逆施的惡行,不徹底解除毛澤東強加給中華民族的重重枷鎖,要把中國建成一個現代化強國的夢想是難以實現的。如果說改革是為了消解那些束縛生產力發展的生產關係,那麼,毛澤東那一系列反人性、逆潮流的「創造」則必須從根本上革除,否則中國一直會被擯除在現代化國家之外,難以匯入人類社會的主流。
毛澤東實在是一個古今中外專制暴君之集大成者。

(鐵流:四川作家,1957年劃為右派。文革後經商有成,是堅定的批毛者。)

來源轉自:
【2016-05-05 作者: 鐵 流 】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