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大陸民眾懷念谷歌 「不知真相,真的要死」


對於谷歌與百度的差別,網友們很多都認識到,有無商業倫理是百度和谷歌的一大差別。(Getty Images)
今年5月,百度因魏則西事件再次深陷醜聞。很多網友們認識到,有無商業倫理是百度和谷歌的一大差別。谷歌華裔高管曾表示「做正確的事情,等著被開除」,大陸民眾也認識到,「沒有真相,真的要死」。中共的信息封鎖,會把人帶入一個危險的境地。
【文/王東東】
田園:殺死魏則西的是大防火牆
《大紀元》專欄作家田園表示,殺死了魏則西的直接責任人是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和百度搜索,但是中共的信息封鎖和大防火牆才是真正的凶手。
他說:「請簡單的設想一下:如果中共沒有封鎖谷歌、維基百科,結局會有什麼不同。魏則西只需要在谷歌、維基百科搜索一下,就會知道什麼是生物免疫療法、就會知道這種方法因療效不彰早已被淘汰;他還可以了解到治療滑膜肉瘤的最好方法、最佳醫生和最有療效的新藥。他只需要給斯坦福大學醫學院發一封電子郵件,很快就能搞明白武警北京總隊二院是否和他們有合作。
通過谷歌搜索,魏則西甚至還可以加入西方的患者支持組織(比如Sarcoma Alliance等),並尋求西方慈善組織的幫助。
對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這一切只需要幾分鐘時間、幾次鍵盤敲擊。然而對於生活在大防火牆裡的魏則西,卻沒有這個選擇:他只能使用牆內搜索並相信軍隊醫院、中央電視臺。
我們不能說,只要中國大陸有了谷歌、維基百科,魏則西一定能治癒他的癌症。但是中共人為隔絕可以救命的信息,確是殺人的同謀無疑。
魏則西不是第一個因中共控制信息流動而喪生的中國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但願他的悲劇能夠警示中國人,從牆內的「盛世」夢中醒來:「只要大防火牆仍然阻隔信息流通,下一個受害的可能就是你。」

谷歌:要做騎士 不做惡人
在海外的人都知道,谷歌上的藥品都必須先獲得政府的相關資格論證之後,如FDA證書之後,才能在谷歌上做廣告。谷歌的發展得益於「不作惡」的倫理,這讓它對於股東、員工、用戶都有強大的吸引力。

谷歌的發展得益於「不作惡」的倫理,其產品從人的需要出發,日前傳出Google衛星擬提供「全球無死角」WIFI服務,外界預測此舉可能推倒中共防火牆。(AFP)
一名微博用戶寫道:「16年前,兩家搜尋引擎公司幾乎同時啟動。16年後,一家公司在研究量子計算的可行性,而另外一家在研究如何幫助其他人銷售偽劣藥物。」
據谷歌高級顧問喬納森.羅森柏格(Jonathan Rosenberg)和執行董事長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所著《重新定義公司:谷歌是如何運營的》一書介紹,心術不正的人難以在谷歌大發展。公司稱有兩種人,一種是騎士(knights),一種是終歸要成為「棄士」的「惡人」(knave)。
大陸有博文稱,如今在消費者心目中,谷歌如同knight,百度則成了knave。谷歌的行善是它在賺錢的同時,給很多社會事業搭建了好的平臺,改善了人類的生活。谷歌產品從人的需要出發,產品處處精心設計,產生無法抵擋的用戶體驗。谷歌格局挺大,但不是每件事都跟錢聯繫起來。
從某種意義上說,百度是一個搜尋引擎公司,在這個網路時代給我們指路,還常常指錯。谷歌已經不再只是搜尋引擎,而成了我們數字生活中的「大白」,幫我們在這個數字時代更為有效地生活。

谷歌高管:「做正確的事情,等著被開除」
5月4日,董飛在財新博客發表〈在互聯網公司做正確的事!〉,文章稱,雖然這兩天大家都熱議百度,還是先探討做正確的事與正確地做事,(do the right thing/do things right)。谷歌查詢對此的解釋可以解成:「做正確的事」是指第一要決策正確,找對方向與目標;「正確的去做事」是指方法選擇正確才有效實施。比方說搜索公司只有先找到「正確產品」去生產,然後才是用正確的方法去生產。如果反過來,只有正確的方法而沒有正確的目標和方向,只能是越走越偏。越正確的去做一件錯事,就會錯的越多。
谷歌元老工程師陳一鳴是《搜索你內心的關鍵字》的作者,他出生在新加坡,12歲便自學寫程式,他不但是Google元老級的工程師,也可說是最知名的員工,凡至該公司訪問的名人都會主動詢問:「陳一鳴在哪裡?」至今已與美國總統歐巴馬、柯林頓、達賴喇嘛等250位以上的名人合照。
谷歌新員工經常會問他是如何讓自己做事這麼高效的。他半開玩笑的告訴他們:「做正確的事情,等著被開除」,選擇做正確的事情,為谷歌,為世界,然後回到座位上,等著被開除,如果沒有被開除,那他就是做了正確的事情——為所有人。如果被開除了,那選錯了老闆。總之兩方面他都是贏。這是他的職業發展策略。

谷歌高管陳一鳴(右)曾告訴同事:「做正確的事情,等著被開除」,如果沒被開除,那就是為所有人做了正確的事情;如果被開除了,那是選錯了老闆。(新紀元合成圖)
名片上印著「開心一哥」的他與EQ大師丹尼爾.高曼等人共同創辦了「搜尋內在自我」課程,專供Google員工進修,也成為網上數百種課程中最搶手的一門課。
書中提到他在谷歌的工作內容是:「啟發心靈、打開心門、創造世界和平」。

精彩網路小段子
對於谷歌與百度的差別,大陸網友也發表了很多評論,下面是一些精彩小段子匯集:
【十億人民九億騙】十億人民九億騙,福建人民是教練,總部設在莆田縣,開門診、包醫院,全國都有連鎖店,泌尿科、不孕症,全國遊醫來坐診,打廣告、吹破天,一下搞你好幾千。
【罪惡網絡】莆田系負責挖坑,榨乾絕症患者積蓄;武警二院負責招攬,為其貼金字招牌,讓患者喪失警惕;百度負責做假路牌,指引患者源源而來;監管部門負責為騙子保駕護航,讓受害者無處維權,讓罪惡長期延續。他們都是罪惡的一部分!
【最深的惡】百度控制著普通人接觸信息時代的入口,卻把路標指向邪惡欺騙的世界。它讓人們對網際網路世界失去信任、對技術失去尊重、在使用這個時代最先進的知識、信息獲取方式時感到恐懼。加劇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識上的不平等。這種對弱勢群體對普通大眾的經年累月的作惡,是最深的惡。
【只管賺錢不顧人命】「大家好,這條新生產線的名字叫百度。把人從這邊放進去,錢就從那邊出來了」「那人呢?」「有錢賺你還管人幹嗎呀!」
【出一堆人命也無濟於事】一直以來中國人有句名言:「等真出了人命你們就慘」。不出人命,在中國很多問題都是得不到解決的,要以命相抵,只是希望死的不是自己。然而很快就會發現,以比想像更快的速度出人命已經不能成為解決問題的催化劑了,甚至出一堆人命,也無濟於事,換來的最多只是某種形式的敷衍,然後形勢繼續惡化。
【谷歌VS.百度】15年前,美國和中國兩個搜尋引擎公司同時起步。15年後,一個在研究量子計算機的可行性和尖端無人駕駛自動汽車,另一個卻在奮發研究如何幫人賣假藥。這就是不同環境下的企業基因。
【本質上都一樣,就是下毒】百度、霧霾、三鹿以及天朝所有天災人禍根源上、本質上都一樣,就是下毒:三鹿是往奶粉裡下毒,霧霾是往空氣裡下毒,百度是往搜索結果裡下毒,莆田系是往醫院裡下毒。一言以蔽之,就是豺狼當道,上行下效,謀財害命,率獸食人。
【趙國是把這三樣全幹了】民間流傳著一句順口溜:三個劫道的不如一個賣藥的,三個賣藥的不如一個辦學校的,比較的是惡的級別,黑心醫院害死幾個人,洗腦教育能毀掉幾代人。趙國(中共)是把這三樣全幹了,一點沒耽誤。

「就上我們中國人自己的網站會死呀?」從魏則西事件看來,真的會死。(新紀元合成圖)
【按下按鈕殺人】百度競價排名這件事兒,讓我們知道,給你50萬按下一個按鈕殺死一個你不認識的人這樣的選擇題,距離我們一點都不遠。
【水土不服】你國很多東西都是配套的,好比常外的學生,從小吸有毒的霾、喝有毒的水、注射有毒的疫苗、接受有毒的教育,如果竟然在無毒的土地上上課,我覺得他們可能會水土不服。同樣,如果你天天上街被騙、看病被騙、接個電話被騙、收條短信被騙、拿起報紙被騙、打開電視被騙,而上網一搜全是真相,你也會受不了。
【總有一種死法適合你】魏則西的事情爆出來之後,在人提醒後搜了下東方醫院換人工心臟手術的系列報導,可怕程度可以說有過之而無不及。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躲過了搜索的虛假廣告躲不過惡毒醫院,在中國,總有一種死法適合你。
【百度與防火牆】百度與防火牆是共生關係,防火牆的背後就是中共一黨對社會的全面專制!包括它要推行愚民政策,謊言立國等。沒有牆,百度這種企業不用你批評,市場淘汰機制分分秒秒可以讓它出局!只有那些故設壁壘的極權國家才有百度這樣的企業! 【百度一下會死】「你自己百度一下會死啊?」「會的。」「你Google一下不行嗎?」「不行。」「你有bing嗎?」「你XX才有病。」
【真的會死】以前有人說:「沒有谷歌我們有百度,沒有推特我們有微博,沒有YouTube我們有優酷,就上我們中國人自己的網站會死呀?」看來真的會死。

來源轉自:
【第481期2016/05/26】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