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打造「習核心」是不祥徵兆


習氏自封「核心」揭示執政危機。
據媒體報道,習近平接掌黨政軍大權三年之際,「習核心」終於在官式場合登場。多個省委書記近日爭相表態效忠,公開提出「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由於各省市正陸續舉行人大、政協兩會,相信這波效忠潮會持續到三月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屆時,出任國家主席三年的習近平,或可以「順從民意」,黃袍加身,在黨內正式取得超越胡錦濤的地位。其實,這個動向早在一月二十九日中央政治局開會審議全國人大、國務院、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的工作匯報的報告中已宣示,叫做:「增強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再說,「一個理論一個主義一個領袖」向來是中共的「光榮傳統」,也不是什麼新鮮事。筆者認為問題倒是今天中共習氏集團又大作文章掀起新一輪的領袖崇拜,人為打造「習核心」個人權威,恰恰令世人感到,這對於習氏新政來說是個不祥的徵兆。
中共面臨重大執政危機
所謂「核心」一詞,是鄧小平血腥鎮壓「六四」天安門大學生反腐敗民主運動之後,向黨內提出的。他所謂的中共三代核心概念就是毛澤東、他自己,還有江澤民。毛澤東把對自己的個人崇拜製造到登峰造極之時,正是他借林彪槍桿子對黨內官僚階級發動文革造反運動。因為以劉鄧為首的黨內官僚階級對他的治國無能不再效忠,這時正是黨內矛盾最尖銳、執政危機十分嚴重之際。毛氏要用領袖崇拜的權威鞏固他對全黨的掌控。鄧氏呢?他實行的改革開放,因政治改革滯後,經濟改革走上邪路,公權力壟斷私有化,權錢交易,致使官員普遍腐敗,引起民怨沸騰,學生上廣場抗議,要求懲治腐敗實行政治改革。鄧氏元老集團竟以武力鎮壓製造天安門事件空前災難,從而引起國內外強烈的反對與制裁,使中共政權陷入四面楚歌的孤立境地,鄧氏才強調「核心」,來扶植江澤民這個傀儡上台當兒皇帝執政。鄧氏封江為「核心」為的是壓住黨內反對的聲浪,鼓勵江執行自己的路線,讓自己安心垂簾聽政,渡過「六四」難關。總之,對中共政權來說,「核心」都是不祥之際的產物,都是黨內矛盾尖銳化凝聚力喪失,才高音叫出的壓驚之聲。
習氏自封「核心」揭示執政危機
習氏上台執政三年了,三年來有哪些政績可表功呢?下列事實是明擺在世人面前的。
第一,經濟下滑處二十五年來新低是中共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字,大概不是造謠誣衊之詞吧。一貫自吹道路自信的經濟發展模式不得不轉型是事實吧?股市崩盤、樓市低迷、外儲減少、資本外逃,大批企業倒閉(單紡織業破產將有一億農民工失業回鄉)也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的。或問:為何不提「一帶一路」「亞投行」的新政績呢?這是政績嗎?不過是為了解決產能過剩的低劣招術,頂多是一廂情願的自我安慰而已。它只能加重中國經濟轉型的負擔!把資金撒到這些沙漠中去能收回嗎?
第二,政治上習氏集團在黨內處於十分孤立不安全的地位。因為中共自從打下江山之後,就蛻變為一個貨真價實的特權官僚統治階級。改革開放之後更利用公權力壟斷之便,成為一個龐大的官僚特權資產階級(據權威部門調查,當今紅二代佔中國最富有階層的三分之二多)。習氏上台之後,不從政治體制改革入手,以憲政法治的手段限制這種惡性膨脹,向理性文明公平社會回歸;而是採用毛式運動方式選擇性抓人示眾來給自己新政臉上貼金,矇騙老百姓,挽回人心喪盡的中共政權的威信。但是這一步臭棋,反而大大刺激了中共廣大官僚特權階級對新政離心離德,如同五十年前「文革」傷害了中共廣大的豪族勢力一樣,他們當前視習氏新政集團為異己,等待機會翻盤為快。另外在普通群眾眼中,習氏新政更加保守倒退向人治回歸,嘴上高唱「以法治國」,行動上卻背「法」而馳。言禁網禁不許異見言論長吁一兩聲,人權記錄比前兩朝更差了。「反腐」運動熱鬧了一陣之後,人們終於發覺這是治標不治本。特權等級體制不僅沒有觸動反而加固,對新政的期待心更喪失了。
第三,外交軍事上更加孤立。習氏上台伊始,就高揚民族主義大旗,以「中國夢」來凝聚人心。於是除「反腐」外,第二大事便是大力擴軍備戰,挑戰現有的國際秩序。因此在東海、南海地區掀起千重浪。結果造成當前與周邊國家十分緊張的對立關係,也與以維持世界和平秩序為使命的美國關係劍拔弩張。因為從整體力量對比上看,中共尚處弱勢,加上袒護北韓的政策,激怒南韓、日本與美國引起反制,其所受壓力可想而知。由此可見,中共「核心」的新出台,背後都是不祥因素使然。

政治改革比封「核心」更重要
以上分析證明,從中共建國後,凡出現自封「核心」的舉措,都是面臨或處在執政危機的產物,是不祥的反映。同時也證明凡封了「核心」的皇冠於事於人都無補,反害了自己的威信甚至生命(毛屍骨未寒親信遭清算便是一例),因為歷史潮流不以黨國領袖的意志為轉移。逆之者必亡,順之者必昌。當今中國從改革開放之後,不管共黨的意願如何,它已加入了全球化發展的大潮之中,但依然在政治上堅持一黨專政、領袖獨裁。這是一個分權民主自由化的時代,搞集權領袖獨裁,首先在已經利益多元化的黨內不會被接受,只能造成陽奉陰違、口是心非的虛假表面服從,隱蔽的鬥爭只會更激烈,一旦有風吹草動便會四分五裂。其次在這種高壓之下,全社會必然加速潰爛,導致社會空心化,民間精英與資本(包括官僚)因害怕紅色恐怖缺乏安全感,都選擇以腳投票紛紛移民國外。再次是世界已經進入互聯網信息化時代,信息自由已經無法控制,在民智大開之日,就是專制獨裁滅亡顏色革命之時,不如未雨綢繆重新思考中國發展的道路,帶領中國逐步走上民主憲政之路,台灣蔣經國與緬甸軍政府就是榜樣!黨也保住了,合法的既得利益也受憲政保護,總比薩達姆、卡達菲的下場好,廣大人民也會少受社會動亂之苦!

來源轉自:
【2016年3月號 爭鳴總461期(大陸)子 夜】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