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14日 星期五

今日中國百弊之首──夜郎自大,上詐下愚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不久,不按常規出牌,國內抗議不斷,又被妖魔化為「天下大亂」,「民主制度衰敗」。其實,在美國,政治問題與街頭抗爭相伴始終是常態,這就是官權與民權的對治。近看二○一一年九月「佔領華爾街」運動,遠觀越戰時期與民權運動時代,情勢較今日更為混亂,但其制度自矯機制,始終都在乘風破浪,沒有誰可以顛覆美國民主。一些宣揚美國已經墮落的喉舌輿論,如果不是出於無知,就是出於欺詐。
美國制度非「北京模式」可比肩
近年來,黨國輿論與五毛言論越來越詆毀美國,誤導民眾仇視西方民主,以此彰顯其「愛國」與「自信」。毋庸諱言,民主制度的確不能包治百病。美國國內問題多多,民眾不滿,但關於中美制度優劣,世界公論自有一桿秤。民主有問題,但不民主會更壞。美國制度再不完美,卻非「北京模式」可以比肩:從經濟上比,美國普通人比中國普通人富有得多;從科技上比,美國的創新領先世界;從軍事上比,美國武器系統鶴立雞群;從文化上比,美國大學品牌與好萊塢大片雄冠全球;從政治上比,美國公民可以選總統、罵總統,自由結社、自由辦刊,社會卻無需封殺維穩,更不用所謂「正能量」宣傳造假。美國的地方法官就獨立到能把新總統特朗普的法令「關進籠子裡」,而中國的最高法院院長,卻臣服一黨意識形態,向司法獨立「亮劍」。事實勝於雄辯:「北京模式」除了舉國體制可以大搞面子工程,超負經濟發展可以罔顧生態災難,高壓維穩可以封殺街頭抗議外,其它似乎都乏善可陳。中國官方再自慰「制度優越」,高喊「四個自信」,但其官員、富豪、知識精英都往美國跑,甚至反美鬥士司馬南、民粹派宋曉軍等也都魚貫移民美國,而美國最窮的貧民都鮮見來中國。
今日中國公民,經濟上沒有一寸土地,政治上沒有一票權利,司法沒有一點獨立,權力沒有一點監督,媒體沒有一家自由,文化沒出一位大師,社會沒有一樣公平,制度幾乎沒有進步,卻反把世界諾獎獲得者關在監獄。在中國特色裡:土地是「公家」的,選票是政黨的,權力是領袖的,法律是政府的,財富是官員的,媒體是官辦的,文化是太監的,苦難卻是民眾的。如此深受「看不起病、買不起房、上不起學」三座大山壓迫的民眾,還要養著世界上最撒錢的元首、最昂貴的政府、最腐敗的官員、最虛假的媒體和最龐大的歌功頌德「五毛」隊伍。
官方高調「反腐打虎」至今,號稱「碩果纍纍」。但農民有耕地了嗎?工人當主人了嗎?公民有選票了嗎?司法獨立了嗎?新聞自由了嗎?官員廉政了嗎?社會公平了嗎?依法治國了嗎?民眾幸福了嗎?

專制只能製造愚昧
眼下,霧霾堪稱北京「帶血的GDP主義」發展模式的圖騰。「逃離霧霾,衝出圍牆」已經成為一個時代性的最新口號!由此導致了三十多年來的第四次移民浪潮衝擊國門。對此,易中天教授有一段精彩點評,「現在移民潮無非就是兩種人:財富精英和知識精英,而財富精英和知識精英移民帶走的是財富和知識。如果一個國家的財富和知識都被帶走了,那麼留下的只有貧窮和愚昧。一個貧窮和愚昧的國家需要的是什麼呢?一個皇上,一個強權的政府。越是貧窮、愚昧,就越是寄希望於一個好皇上和強權政府。而這個政府如果越強勢,那結果是越貧窮、越愚昧,從而陷入惡性循環。專制只能留下愚昧,而民主可以吸引人才。」
其實抹黑別人,夜郎自大,不如反思、鞭策自己,這才叫愛己、愛國。眼下,誰要「妄議」中國制度不好,誰就會被誣衊為「賣國」。什麼混賬邏輯!當政者禁止「妄議」朝廷,是怕戳穿皇帝新衣;大臣們阻攔「妄議」朝廷,是怕摘了頂戴花翎;太監們恐懼「妄議」朝廷,是怕撕了遮襠內褲;衙役們不准「妄議」朝廷,是為了酒肉骨頭;「五毛」們攻擊「妄議」朝廷,是獲取五十分銅幣;「自幹五」們抵制「妄議」朝廷,是怕叫醒春夢。而那些自稱「愛國者」們也反對「妄議」朝廷,所能給出的理由就只能是一個「愚」字。正如林語堂先生那句名言:「有一群人明明生活在社會底層,卻擁有統治階級的思想。」
愛國不是阿Q式的精神自慰,不是所謂以「正能量」宣傳抵制輿論揭短與透視真相。愛國只屬於敢於直面差距、批判現實、砥礪國家前行的人。中國滿清帝國「一統江山」夢沒落以來,致力於社會變革的愛國志士,無不都是從批判國家現實,尋求人類普遍價值與西方先進經驗開始的。只有「文革」時的愚昧與「四人幫」類的「愛國」,才會妄自尊大,閉門鎖國,阻止中國融於世界文明主流。

沒有民權,何以愛國
左翼作家魯迅曾在《隨感錄》中寫道:中國人向來有點自大,都是「合群的愛國的自大」。這便是文化競爭失敗之後,不能再見振拔改進的原因。梁啟超在《愛國論》中說:「愛國者何?民自愛其身也。故民權興則國權立,民權滅則國權亡。為君相者務壓民之權,是之謂自棄其國。為民者而不務各伸其權,是之謂自棄其身。故言愛國必自興民權始。」當下中國沒有民權,何以愛國,何以自信?中華文人領袖嚴復曾有「華風之弊,八字盡之,始於作偽,終於無恥」之痛訴。文化大家陳寅恪也曾怒斥,「中國之人,下愚而上詐」,這是對中國國情最具批判性的概括。史實證明,從義和團運動到紅衛兵運動,都是下愚上詐合謀的結果。今年年初,山東官方與民間「毛左」沆瀣一氣,重演文革,圍攻、懲罰鄧相超教授事件,再次印證了這種上下合謀,毫無法治、毫無人權的現實政治。
其實,人類社會發展史實一再力證,哪個國家擁有最徹底的不斷批判與更新的國家精神,那個國家就會創造出最先進的自由制度與科技體系,那個國家就無庸置疑擁有領銜、影響全世界的凝聚力。這絕非是靠政府自大宣傳、愚民灌輸和以「穩定」藉口壓制「妄議」所能贏得的。如今,為官者「台前學雷鋒,台後包二奶」,是謂「上詐」;為民者「合群自大」,歌功頌德,可謂「下愚」。由此可見,中國的百弊之首,就是夜郎自大,上詐下愚。如不破除「北京模式」如此政治生態,一切的改進都難推動。

來源轉自:
【2017年3月號 爭鳴總473期 (大陸)牟傳珩】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