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內政不容干涉論


中共戇鳩部華蠢型,一貫口頭禪:中共內政不容干涉!(天網評你)
這句話沒有一個字站得住腳
老調反復重彈,習以為常即成當然之理,但認真思考則知大謬不然。例如,晚近百多年來,「內政不容干涉」一語盛行不衰,彷彿理直氣壯,仔細思之,這句話沒有一個字站得住腳。首先,何謂「內政」?有形之相如國家民族之類,尚可勉強粗分內外,而政治並無具體之狀,內外的範圍是什麼呢?內可以小之又小,小到單一的個人獨體還不止,聖賢修身講究的是起心動念之微,正心誠意格物致知,不妨細之又細、微之又微。大則可以越出邦界國界,越出地球疆域之外,野心家整天作夢,一會兒要「撈月」,一會兒要「捉鱉」,其藩圍大到無窮無限。
莫說在這科學發達的今天,即使在相對閉塞的古代,也早不存在絕對的時、空、內、外等概念了。例如,床第之私總該算內得不可更內之事了吧,但史上有多少翻天覆地的國家大局是因當政者床第之私而起?順此類推,當政者的一舉一動,哪怕一念之微,都是攸關國家甚至世風之興衰,古代國王好細腰就使許多人為了減肥不惜餓死,國王喜歡三寸金蓮的舞姿就引起婦女纏足之風,現在小小地球上的任何兩點都是指日可達,還有甚麼政治分得出內外?甚至這國之人抽何煙吸何氣,亦與別國的經濟與民生息息相關,怎麼能不干涉?

「弔民伐罪」是千年經典明訓
何況「政治」,本來就是管人之事。管當然就要干涉,也要被干涉,無所謂內政外政。如果完全不許干涉,那乾脆免談政治。人都喜歡自由自在,不喜歡被干涉,然而事實上處處都要受干涉,處處都在干涉人,例如到某個場合就要接受那場合的規矩,插手別人口袋、隨地吐痰都可挨罵受罰。完全沒有干涉的地方,即所謂無法無天的化外之地,誰都不會樂意生存。每一個人都要自己管住自己,或稱自省自察,即自我干涉或稱自我檢點,但自我檢點並非人人所能,故必須依靠家教、族訓、行規、國法,在在莫非干涉,皆可謂政治。政治,只能區分「有道」和「無道」,無所謂「大」「小」「內」「外」。
諺語國法大如天。但天若無道,百姓也要揭竿起義;國若無道,別國理應干涉。「弔民伐罪」是中華行之千年的經典明訓,絕對沒有眼睜睜看著別的族類忍氣吞聲聽任宰割的道理。所以「內政不容干涉」一語儘管盛行幾百年,也是站不住腳的廢話。中華之所以屹立千年有世界最長未斷的歷史,全靠不斷出現對暴劣之政的干涉。最早的湯武革命,被推崇為聖賢的事業。其後,各國爭霸更是明目張膽彼此干涉內政。申包胥哭秦廷和伍子胥請義師,都是懇求別國來攻打本國,成為千古美談。現代那位推翻帝制建立民國的革命先行者,主要不是在中華本土搏鬥,長期都在國外,立足美國作鼓吹,還流亡英國請求保護,甚至曾托庇於日本的黑道人物,有人因此而指責他是漢奸賣國賊嗎?有人因此而指責那些外國干涉中華內政嗎?

人類難免一天到晚互相干涉
晚清末葉,洋人在中華的橫行霸道,國人對之深惡痛絕,因此「內政不容干涉」一語甚囂塵上,固然其來有因可以理解,但是冷靜地客觀而論,在天堂式大同世界到來之前,人類難免(也是必然)一天到晚互相干涉。干涉,不應一概而論。以大欺小,以強凌弱,那叫侵略,那是罪惡;以正抗邪,以仁義鋤暴虐,那叫正義,屬於王道。因此,中華語文裡很早就有「弔民伐罪」與「簞食瓢飲以迎王師」兩語,都是正面的大好話。「弔民伐罪」,意為幫老百姓攻打罪惡的統治者,明擺著是干涉別國的內政,而「簞食瓢飲以迎王師」譯成白話就是敲鑼打鼓歡迎外國干涉內政之意。
實際上外夷干涉並非全無道理,有時我們確實理虧授人以柄,更有時我們自己歡迎干涉、求人干涉。這裡僅舉一個例子,香港百年前只是一個小小村落式漁港,成為租界後一躍而為富可敵國,堪與超強平起平坐。大英帝國固然曾從香港掠奪了大量財富,可它也給香港製造了大塊黃金寶地。再舉一例,那位革命先行者(孫中山),不是多承外國使領館的庇護,才逃脫本國的追捕嗎?而且,後來終於成功的那次(一九四九年)革命,實際上是在別國領土上策劃的對本土進攻。那算不算干涉內政?即使算,那算是誰在干涉誰?
真正有自尊的強國,不必也不會在乎別國的干涉。舉個例子,半個世紀前那個妄想成為天下霸主的人(毛澤東),以為黑人可成為埋葬美帝的主力軍,曾在天安門上堂而皇之接見一個以野獸為名的黨魁,把別國上不了台面的黑社會人物當作貴賓來供奉,適足自顯其陋而已,絲毫無損於美國,美國從來沒有指責哪個狂妄的瘋子干涉美國內政。一個國家如果真的「吃飽了沒事幹」一味干涉別家內政,什麼「援」誰呀、「抗」誰呀、甚至吃果子揀軟欺負弱小還耍流氓口吻要「教訓」誰,都屬於吃飽了沒事幹的瞎折騰,那才真是自取滅亡。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號 動向 總376期 王敬之】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