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大陸罪案之折光

一九四九年前中共在野,批判當時的國府,那個長纓在手正義在胸、那個犀利那個深刻,抓住一點無限上綱,造反有理革命萬歲!氣勢了得彼時中共最最痛快就是捅戳國府陰暗面,最最興奮便是官員的負面新聞。日月倏忽,風水流轉,如今輪到「革命人民」擺說共產黨的不是了,這會兒當然造反沒理、革命也絕對不能萬歲。拙文並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上綱上線,不聯繫「革命」,只陳列事實,簡附出處(全部出自大陸媒體)。
官商如豬狗
貪官視商人為豬,養肥可宰。贛榆縣委書記孫榮章(一九五八~),省委黨校研究生、中共十六大代表,二○○八年底「雙規」後發表感言:
等到有事時,我馬上就會想到某一個商人可以為我辦事。說得直接一點,就像一頭豬,我把它養肥了,需要的時候,我再去宰它。 贛榆縣黨政財文、重大工程拍板權,全在孫一人手中,尤其人事權,一人說了算。他表個態,某商能賺幾千萬;一個電話,某商能省幾百萬。商人對孫書記當然全力以赴,競效犬馬之勞。孫書記則用商人的金錢討好「高檔」情婦們。二○○九年,查實孫書記貪賄三百八十一萬餘元,領刑十四年。
反過來,商人則將官員當狗。四川簡陽張大款,酒席上與哥們打賭:「簡陽誰最大?王善武(按:市長)最大。可我一個電話喊他什麼時候來,他就像狗一樣什麼時候來。」結果證明他所言非虛。而這樣精彩的「狗論」,也只有等王市長倒台後,才得曝光。(《文摘報》2013-9-10)
國企土建工程公司二把手、技術專才、「上海小囡」白樺(化名),首次伸手三十歲,持續五年。白樺年薪二十萬,金融業會計的妻子收入更豐,但他還是順風順水先後收受兩家供應商六十七萬餘賄賂。工程供應商唐老闆、應老闆以能接近白樺而自豪,在白樺身上花點錢實屬「毛毛雨」。最初,兩位老闆只給幾百上千消費卡「探探路」,白樺則胃口越來越大。一次,白樺告訴唐老闆要上長城旅遊,直接要兩萬。不久,白提出要為老婆買車,再向唐老闆「借」十二萬。二○一一年白樺夫婦和應老闆夫婦先後上肯尼亞、印尼、馬來西亞旅遊,全由應某當「皮夾子」。白樺還組織兄弟單位領導及家屬旅遊海南,十二萬費用全由白樺買單,當然還是應老闆當「皮夾子」。(《解放日報》2014-9-15)
一茬茬野火燒不盡的「社會主義貪官」,除了一聲聲給黨丟臉呵丟臉,還有緊接著的一個個問號:革命呵革命?

風流局長案
網段──
五十二歲的湖南張家界市工商局黨組書記兼局長黎聖喜因操勞過度,終於一絲不掛裸死在一位二十餘歲的姑娘床上。局長光榮犧牲,減輕了湖南人民的負擔。群眾贈送輓聯,上聯:赤條條來,深入裙中,海棠樹上梨花顫;下聯:光溜溜去,牡丹花下,嫩草尚綠老牛歸;橫批:出生入死。家屬要求法醫給個好聽的死因,法醫揮筆:「舒服死了」。
其死亡經過是:二○一○年八月二日,「本地成長起來的幹部」黎局長剛從美國公費旅遊回來,在帶回先進管理經驗的同時,也帶回全英文版「偉哥」,因不懂英文說明,八月六日晚黎服用了兩粒「偉哥」,七日凌晨一時,黎聖喜裸死下屬情婦家中,該女子只好報案,東窗事發。張家界市紀委書記陳美林向媒體表示「此事影響很壞」。十二日,張家界市委召開常委會,市委書記要求加強全市幹部管理、嚴肅紀律……但當天上午,張家界工商局辦公室人員證實黎局長死訊,卻稱「黎局長因突發心臟病在家中去世」。

貪官年輕化
成都中級法院退休副院長鐘爾璞(王立軍案主審法官)稱:
成都中院近年受理許多官員職務犯罪案件,多數涉貪。刑案總量比重在下降,但刑案中的貪腐案件比重逐年遞增。貪官在東窗事發前都非常猖狂,不止是被動地收,很多是主動索賄。(《文摘報》2014-8-14)
再據上海檢察機關資料:二○一二年全市貪賄犯四百人,三十五歲以下四十三人,佔百分之十點七;一三年貪賄犯四百零五人,三十五歲以下九十三人,佔百分之二十二點九;一四年一~八月,三十五歲以下九十一人,佔百分之三十二點七。貪腐人員越來越年輕化,從「五十九歲現象」下滑至「三十五歲現象」,年輕人貪欲更熾、貪胃越大。
二○一三年,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系統挖出一百一十名碩鼠,其中八十一名幹部,大肆貪賄,欺騙國家,用二十八億斤「轉圈糧」(帳面出庫而實質沒動)賺取國家七億「托市費」(糧價偏低時,國家以高於市價的「托市價」收購農民糧食,每噸補貼差價與手續費一百六十六元)。(《瞭望》二○一三年第三十三期)
二○○○年,三十一歲的復旦生吳建文任新亞藥業總經理,四十一歲入獄,查出受賄三十多筆,一千一百八十七萬餘元,年均一百二十萬,判死緩。(《解放日報》2014-9-15)

警察摔嬰案
一斑窺豹,滴水折光,國家人文層次如何,只要瞟一眼公務人員的法律意識,以及國人對官家的態度就知道了。
二○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晚九時,河南林州郭增喜等三警察醉酒打賭,郭為面子,當街搶過一百姓懷中七月女嬰,高舉過頂,摔地「證明」是洋娃娃。嬰兒當場昏死,後經搶救脫離生命危險。更可惡的是林州公安局徇私枉法,有案不立,先說故意傷害案須先鑒定傷情,後稱法醫認為僅輕傷,對郭增喜僅處十五天禁閉。案件曝光後,輿論嘩然,八月十七日晚,郭增喜終被「依法刑拘」。大陸媒體質問:
這種為輿論所倒逼的「依法查處」令人心懷憂慮,如果沒有媒體的監督,沒有網民的圍觀,這樣一起駭人聽聞的無厘頭「摔嬰案」會不會不了了之?
當街摔嬰清晰折射大陸警察素質,而林州公安局的包庇護短──僅按警紀禁閉半月,比摔嬰本身還可怕。這次央視等媒體輿論監督「成功」──郭增喜最終被判三年,只能證明「偶然的正義」,司法部門並未證明「普遍正義」。也正是有了內部潛規則──各項法律法規對各級衙門都是「牛欄關貓」,如此這般的司法生態才孵化出郭增喜這樣的惡警。郭面對央視採訪滿嘴謊言,竟說案發經過「什麼都不記得」。(《京華時報》2013-8-19)

民間「官諺」
產於茶樓酒肆的各種段子鉤掛社情,言簡意賅,句句帶彩,咀嚼有味。撮錄幾則「官諺」──
《新四項基本原則》:吸煙基本靠送,喝酒基本靠貢,工資基本不動,老婆基本不用。
《四笑》:提到共產主義,冷笑;提到馬列主義,嘲笑;提到社會主義,失笑;提到為共產主義奮鬥,哈哈大笑!
《四子登科》:上午輪子轉,中午盤子轉,下午骰子轉,晚上裙子轉。
《四清四不清》:開會的內容不清楚,該坐哪個位置很清楚;幹部的好壞不清楚,該提哪個很清楚;誰送的禮不清楚,誰沒送禮很清楚;身邊睡的女人是誰不清楚,不是自己的老婆很清楚。
《語言大師》:對上級甜言蜜語,對輿論豪言壯語;對外賓花言巧語,對群眾謊言假語;對同事流言蜚語,對下屬狂言惡語;對情婦溫言細語,對自己胡言亂語。
《清官在戲台》:當官靠後台,賺錢靠胡來,真理在報上,清官在戲台。
《幹部死法》:天天開會,坐死;領導高調,哄死;民主評議,整死;事事匯報,煩死;擇優選拔,騙死;同僚陰謀,害死;上級檢查,嚇死;工資差別,氣死;老婆年輕,累死。
怎麼辦?
中共秉國六十七年了,本該湧現大批「共產主義新人」,可現實卻不見一個比爾‧蓋茨式「共產主義新人」,反而盡出「社會主義惡人」。從高層的胡長清、成克傑、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蘇榮,到基層當街摔嬰的林州警察、風流而死的張家界黎局長、青年貪官「上海小囡」……
中共以特色國情迴避普世價值,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避免意識形態對接民主自由,堅持一元化「無產階級專政」。只是,面對制度性貪腐,怎麼辦?這還不算比貪腐更吃人的瀆職與「合法破壞」。一九九二年,濟南市府不顧專家反對,將德國人建於一九○四年的濟南火車站拆掉。二○一三年,新一屆濟南巿府再花十五億投資複建。(《北京晨報》2013-8-20)
且不說這一拆一建背後難免的貓膩,僅僅復建的十五億投資,就已令剛入「小康」的陸民倒抽一口涼氣。就算「復建」很有價值,為什麼不追責此前的「拆」?那些主持「拆」的前濟南市府官吏,「朝前看」二十年的眼光都沒有?這些「人民公僕」是怎麼提拔出來的?不是說「人民的眼睛雪亮」麼?為什麼不讓「革命人民」用選票參與選吏?有何具體措施防止官員再犯同類罪行?問號一大摞呵!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爭鳴 總472期(大陸)裴毅然】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