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極左復辟,義和團復活──黨國走在黑惡化的路上

有人說今年的春晚有七十年代文風,而整個二○一六年,文革回潮已非常明顯,中共會退回到文革嗎?當然不可能,他們只是借用文革的手法與方式,用民間的極左打擊右邊敢言人士而已。習近平對極左力量的興起是樂觀其成的態度,如果把他助推到毛的聖壇上,也許正是他本人的中國夢。
春晚:黨文化復興「繁榮」
雞年春晚我第一次完全沒有看,只能通過朋友圈的觀感,來感受春晚。譬如有統計數字顯示,東北地區觀眾高達百分之八九十,而南方城市最低達到百分之十左右,整個收視率非常精準地從北向南遞減。
我形容這個統計數字,實則是主動接受洗腦的數字,也是中國因政治洗腦造成的腦殘比率圖表,越蒙昧的地方越落後,越落後的地方越主動接受中共主流媒體洗腦,並獲得官方提供的紅色娛樂。
春節晚會從開始,就是一次公然的文化侵略,官方文化對民間文化的侵略,紅色文化對多元文化的佔領,黨文化對社會文化的洗腦。在沒有春晚的夜晚,每一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活動,或敬祖,或話家常,或族人聚餐聚會,我在南方的故鄉村莊,大年夜家家戶戶是互相串訪,主要是向長者老者拜年。自從有了春晚,這些民間活動就成為文化記憶了。
現在,我們看到的現狀是,人們回不到從前了,不能像往日那樣,互訪,敬老,祭祖,但人們也得不到八九十年代那樣較為單純的娛樂了,中共的政治意志,決定著春晚的主題,要打造什麼夢想,他們就會炮製什麼內容,甚至可以把一位八十六歲的老人,包裝成百歲老紅軍,當人們計算出六歲參加紅軍長征的歷史真相後,他們也不會道歉,只會讓其在畫面上刪除、消失。
而他們打造的雷鋒、長征、抗日英雄等等紅色傳說,已完全神化,不允許質疑與更改,已是紅色文化的神聖規則,也是洗腦神器。去年,我們看到,對琅琊山五壯士的質疑,最後以質疑方敗訴,中共政法委與中宣部等機構公開宣稱,要捍衛自己傳說的神聖性,不允許任何「玷污」。總之,春晚這樣的黨國文化陣地,他們一旦佔領,就不允許民間文化或普世文化佔領,每一座山頭對他們來說,都是嚴防死守之地。
死守之地,最終就像埃及金字塔一樣,變成終結他們命運之地,專制文化的宿命,無一能逃過同樣的結局。

對內強力打壓,對外文化滲透
今年一月二十七日二十一時,聯合國官微發佈:(消除饑餓)親,年夜飯吃完了嗎?一定很豐盛吧!然而,你知道嗎?全球現在仍有近八億人每天忍受饑餓折磨。另外,還有約八億人生活在極端貧困中。……
該博文一經發出,立刻有大量網友跟帖評論。有網友說:「是中國人造成的嗎?我知道你說的是事實,但是大過年的發這個,真的感覺怪怪的。」還有網友直接質問:「為什麼要在中國的除夕夜上發,而不是聖誕節?」La Minutede Silence」的用戶說:「是成千上萬的中國工人和商人給非洲帶去了繁榮和可持續發展。西方國家只是殺雞取卵式的掠奪。自己就有很多生意夥伴在非洲做生意,很多年沒回國過春節了,在這裡祝福他們。」(我們稍加注意,就能發現這些新義和團們,有自己一套話語邏輯)。
新義和團們背誦:「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詩句之時,會將不義歸因於萬惡的舊社會,而當自己有了酒肉飄香之時,不允許別人在自己的吉日裡說道路有凍死骨了,非洲那邊路有凍死骨,聯合國當然銘記於心,就像習近平在春節致辭時所言,自己最牽掛的是貧困家庭。當然,習近平說道之時,網友們是不敢妄議習核心的,聯合國無權無勢,更無力封殺禁言新浪網友,所以,怎麼噴怎麼懟聯合國,都完全政治正確,並表達了自己愛國之情。
我們看到,文藝復興沒有搞起來,文革復興真的來了。
對外,中共動用巨大的國力,搞文化滲透,因為胡錦濤時代與西方貿易逆差巨大,巨大的外匯沒有用來投資產能的更新升級,卻揮霍在中共意識形態領域還有國際統戰領域,或者投資在一帶一路這樣的落後地區,以轉移落後產能。中共的國際投資,不是市場主導,仍然沿用的是意識形態主導。顯然,中共是在努力擺脫西方,而不是遵循西方主導的市場自由經濟,並合作與融入。
意識形態領域的大外宣,每年以數十億美元的資金用於收購境外媒體、網站,特別是興辦孔子學院、中國文化中心,既向境外輸出文化,又向國外輸送自己的「人才」,做大自己的國際力量、在異域建立黨國的文化堡壘。
國內的民粹力量一部分文革化,一部分則義和團化,當然,這兩種方式根子都是一樣的,就是借助非法暴力方式,以正義愛國的面目出現,對異己者口誅筆伐,甚至拳腳相加,而國家機器卻暗中支持這些力量,使其成為軍警力量之外,有效對付異見者的一種維穩工具。

信仰的分裂:中國要領導世界?
中國是退回文革式的馬列原教旨信仰,還是順應世界潮流,以普世價值為原則,重建社會信仰?
中國意識形態重新分裂,鄧小平當年主要反左,言猶在耳,左派在江時代受到打壓,以中流等雜誌被消號為標誌,而習時代,極左反撲,以炎黃春秋雜誌被剝奪為標誌。
正是習近平上台之後前後三十年互不否定,才有極左力量逐步升溫,直到他們能夠上街示威,能夠公開打罵異見老者,能夠威脅有關當局剝奪鄧相超等的職位,更極端的建議則是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研究院的院長程恩富的公開倡導,要重建國際共產主義聯盟。如果真的重建,那麼中國必將成為新共產主義運動的基地,並當之無愧地成為新國際共運領袖。
有趣的是,習近平在國際論壇上,講的都是自由經濟、普世原則,但其治下的中國大陸,卻在天天叫囂向西方普世價值原則亮劍,顯然,中國在國際上要爭民主自由,而在國內,則要講穩定講專政。專政有效率,而國際社會的公平開放,卻有利於黨國拓展。
外交部相關負責人則在提醒西方,如果美國放棄自由市場,那麼中國隨時要擔當大任,充任世界經濟領袖角色。如此說來,中國既要當世界無產階級領袖,又要當世界資本主義領袖。如此精神分裂,邪魔共舉,世之罕見。
中國不是融入世界懷抱,而是要重建世界,並用自己的方式來引領世界,用什麼引領,以中國領導人的制度自信?只有專制才有力量,但專制的力量,只能在國內使用,在國際上,可以集中國力來做一帶一路、可以用十四億人的市場來引誘西方與西方共同分享大陸市場?以此獲得西方世界的尊重,並自命為世界經濟領袖?
習中央悲劇性糾結在於,既融不進自由世界,又退回不到封邦鎖國狀態,即:既無法退回到文革狀態,又難以進化到憲政民主狀態。中國在灰色地帶滯留得越久,就會滋生出更多的問題,灰色中國,完全退回到紅色中國(打土豪分田地)是不可能的,但變成黑色中國,卻正在成為現實。

(作者為大陸旅美專欄作家)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動向 總377期(美國)吳祚來】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