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政改政變及革命 改朝換代話將來

近來,關於「中共崩潰」之說「甚囂網上」;崩潰者,政權垮台,政黨解體也。對此,中共大可不必以「敵人亡我之心不死」的家傳思維而庸人自擾。貴黨從創立那一天起,就說過要「消亡」的;況且,你們自己這些時日不也經常念念有詞:「搞不好要亡黨亡國」麼?可見「崩潰」、「消亡」不一定是貶詞,它是事物發展中的一個階段而已,用不著大驚小怪。
筆者不是預言家,中共哪一天崩潰說不準,但對於「崩潰」的形式倒是感興趣。其實,應該稱之為「政局變化」較為準確,也不太敏感,免得得罪當局。

「戈式」與蔣經國式改革
一般來說,中共政權的未來走向,不外有幾種形式。首先,是由上而下的自我改變,即「改革」。這有兩種方式:戈爾巴喬夫式與蔣經國式。「戈式」是自我了斷,真正的「亡黨亡國」;這種事恐怕不會在中國出現。中華文化可能產生不了「戈式」人物(習總只說要效法普京)。
最好是蔣經國式:最高者完全掌握主動權,進行徹底的改變(政治改革),最終實現民主政治。當權者放棄權力和地位,確實不好受,但這卻是一個最佳方案:軟著陸,高收效;大丈夫當如是也。不過現今看不出這種苗頭,「今上」的「後三十年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七不准」、「黨報姓黨」陣陣吆喝聲,驚醒了人民的「民主夢」;但只見毛幽靈正在徘徊,毛路線回潮赫然顯現。

宮廷政變與軍事政變
自己不幹,那就只好由別人來幹──政變,也有兩種:宮廷政變與軍事政變。前者如抓捕四人幫,可又有不同。抓捕四人幫是第一把手(華國鋒)聯合實力派抓捕欲「問鼎神器」的野心派;新版本的「宮廷政變」應該是改革派把獨霸權力的那個人廢掉,自己上位或推選某人上位。就國家整體來說,宮廷政變是震盪最小的推翻政權方法;但對於政變者來說,是最具風險的方式。從策劃、組織、準備到起事,每個環節都有敗露的危險。表面上是少數人在執行政變,底下裡卻是有一股強大的(軍事或非軍事)實力作後盾;還要符合民心民意。如此,政變完成之後才能組織新政權,實現和平安定。而軍事政變(特指發兵包圍首都、官邸捉拿元首)就不用多說了,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快速方式,流血或不流血,得看被政變者的反抗程度。若被政變者有足夠的軍事力量,就可能引起戰爭。軍事政變有兩種結局:一種是產生軍事獨裁政權;另一種是順應民心,「把權力交給人民」,建立民選政府。政變,排除戰爭因素的「斬首行動」,是不傷國本,實現權力重組,實施體制改造的最佳方式。
顏色革命與暴力革命
政變是統治階層自行「清理門戶」,以健康力量取代喪失民心的政權,建立一個符合民望的政府;但如果此路不通,那就只好革命了。人民革命,是最徹底改變政權的方式。革命也有兩種:暴力與非暴力。近年來中東、北非的「顏色革命」、「茉莉花革命」,就是非暴力革命,也即「人民非武裝起義」,是現代「人民革命」的主流;它對「革命人民」是事半功倍,對統治者是罪大刑輕,十分可取。但中國人「左、中、右」各派別歧見極深,沒有一個多數人的共同信仰,全民的凝聚力缺失,全民認同、步調一致的起義恐難實現。
他們只要瞭解真相,就會跟人民站在一起。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辛亥年)武昌新兵起義導致清王朝走向滅亡與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羅馬尼亞軍人倒戈槍斃總統齊奧塞斯庫造成共黨政權土崩瓦解就是這一類。對於一支背負屠殺人民惡名的軍隊來說,在關鍵時刻站到人民一邊,是直截了當的贖罪形式;機會來時,切莫錯過。另一方面,近來退伍軍人到軍委大樓前靜坐示威事件時有所聞;長此以往,自然會影響到現役軍人的心緒;終有一天,「人民軍隊」為人民發飆,創造奇蹟,改寫政治版圖,也不無可能。
剩下的手段就是暴力革命了。暴力革命也有兩種:孫文、黃興式的城市暴動與毛澤東式的農村包圍城市。孫黃的十次起義,尤以一九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農曆辛亥年三月二十九日)的廣州起義最為大型,但都失敗了;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的紅軍在從井岡山被國軍圍剿、追趕到陝北,如果不是日本侵華,老早就完蛋了。在當代,這種暴力革命談何容易!
哦,對了,還有就是外力干預。可是,中華民國(台灣)國軍反攻大陸,「王師北定中原」早已是歷史情懷的話語。世界上,沒有了「蘇修」,唯一超強的「美帝國主義」,雖則在南海問題上咄咄逼人,但經歷了韓戰與越戰,還敢登陸中國本土,以「仁義之師解救中國人民」?這符合美國的核心利益嗎?
上面所述,皆是世俗之見,無稽之談,當不得真。咱中國人講究天命;天命攸歸,才是改朝換代的契機。社會的發展有它的規律,歷史卻是突發事件寫成的;突發事件每時每刻都會發生,你準備好了沒有?

來源轉自:
【2017年4月號 爭鳴 總474期(泰國)林乃湘】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