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從「鎮越鐵路」看中共黃粱夢

滇省省長不識「滇」
一年將盡時,中共官員又出醜聞。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在滬昆高鐵開通儀式上,新任雲南省代省長阮成發在唸稿時多次把「滇越鐵路」唸成「鎮越鐵路」,一時輿論大嘩,令當局不勝尷尬。
原來大陸各省,均有一字之簡稱。「滇」是雲南省的簡稱,源出該省最大的淡水湖「滇池」(亦稱昆明湖)之「滇」字。阮成發既當上了該省的代省長,實際上轉正也只是個手續問題,而且其拿出來的學歷還是最高一檔──哲學碩士、法學博士學位,而居然不認識本省簡稱之「滇」字,直令國人驚愕!

寥落悲前兩朝事
其實,中共統治集團裡不少文盲、文化素質極其低下者,本就不是新聞,甚至可說是「常態」,並且還不是「新常態」,而是帶有遺傳基因的中共歷朝固有態,所以絕對不值得大驚小怪。說近的,當朝「核心」習近平在二○一六年九月初的杭州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開幕式上,就把「通商寬農」唸成了「通商寬衣」,而本人仍是一副博古通今、躊躇滿志的樣子,終於成為國際大笑話。說遠點,前朝,則有像陳永貴、吳桂賢(「叫李時珍來給主席治病」)那樣的文盲副總理,有許世友(「就從我站立處腳下鑽探煤礦」)這樣的草包大將軍,更有毛澤東那樣的假文人。毛讀古書,精通歷代帝王權術倒是真的,但說他學富五車、才高八斗,那不是阿諛奉承就是上當受騙了。例如他的那些詩詞,有人把它吹得天花亂墜,其實錯訛之處甚多,還有捉刀之嫌。胡適就說過毛的《蝶戀花˙答李淑一》「狗屁不通」,因為完全無視「蝶戀花」曲牌的韻律(「柳」、「九」、「有」、「酒」、「袖」與「舞」、「虎」、「雨」完全合不上韻)。斯諾在他的《漫長的革命》裡也指出過毛對現代文明、科技一無所知,例如對美國高度發達的農業完全不能理解。
豈是僅僅不識字
足堪驚愕和歎息的豈是僅僅不識字,而是由此發現的中共官員之低劣,實在堪憂。
本來,個別字讀錯、寫錯,只要抱著實事求是的態度,承認、道個歉,改正,也就可以了。這類事其實全世界都有,例如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最近就在寫推特時寫錯了兩個字母,把unprecedented錯拼成了unpresidented。但他老老實實改正了。可是在中共那裡,偏偏就相反,有的只是堅不認錯,而且大言不慚。像阮成發、習近平這樣的「法學博士」,有誰相信是真的?又有誰相信習近平真的飽讀詩書,學富五車?偏偏還要在全世界廣曬書單。作為國家領導人,個人品質就是國家品格的政治問題,難怪大陸現今的道德和文化水準竟是如此之低劣。
更為嚴重的是文過飾非,還推諉他人。這對於手握重權的當政者,就是犯罪。就以阮成發而言,堅不認錯道歉,相反,動用官方公器,推諉於人。網傳雲南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簡稱兩辦)就此事內部通報說:「兩辦認為,這(指讀錯「滇」字事件)是一起嚴重的工作事故,嚴重損害了相關領導同志的聲譽,給省委省政府工作帶來很大被動。經查,該起事件係某姓秘書未嚴格遵守中辦發二○一六年二五○號《關於在領導同志講話稿起草中使用拼音輸入法的通知》的規定,擅自使用五筆輸入法所致。目前已責成相關當事人作出深刻檢查,認真反省。」通報還要求下級為領導起草講話稿時「必要時應當在人名、地名、路名中的生僻字後標注拼音,或採用同音字代替。嚴防此類事故再次發生。」真是欲蓋彌彰!原來中共的「博士級」封疆大吏,講話稿子是別人代寫的,諸如「滇」這樣的常用漢字也是生僻字,還需要注上同音字(顯然,他們也不懂漢語拼音)。「深刻檢查,認真反省」,這個「當事人」恐怕就此被敲了飯碗(甚至更厲害)呢。這不是陷害他人是什麼?阮成發還僅僅是個省部級的二、三品官,尚且如此八面威風,真不知那個為習近平起草「輕車易道,通商寬農」講話稿的作者會受到什麼處分。
可以比較的倒是:古專制時代的官員,即使有不通文墨的草包,但最多也只是草包而已,還不至於諉過、陷害他人。例如清朝「著名」白字先生剛毅(把「皋陶」的「陶」字讀成陶器的「陶」等),官至軍機大臣(相當於中共的政治局常委),義和團時期還是慈禧的寵臣,同僚甚至下級常常譏笑他,他也只是臉皮厚,一笑了之而已,絕無遷怒他人的行為。試問今日中共的高官顯宦有此雅量嗎?
問題的嚴重性還在於中共的人事組織部門。既是草包一個,本人又不引咎下台,中共人事組織部門失察於前已是失職,既暴露出來了,難道還不該撤換庸官,以免貽誤政事,危害國家和國民?中國古代即使也是專制,尚且還能做到嚴肅問責。史載唐朝戶部侍郎(即現時之財政部次長)蕭炅因誤讀《禮記》中「蒸嘗伏臘」為「伏獵」而被罷職;清朝樸學大師、大學問家俞樾(俞曲園)也因為考試命題或有不當(注意這還只是個別大臣的看法,並非是公論)而被罷官。這就是故宮乾清宮抱柱上刻的「弘敷五典,無輕民事惟難」的本意。專制時代的皇帝尚且如此時刻教訓自己,今日的當政者、人事組織是如何模樣?
其實這也不奇怪。這裡就是一個遺傳基因的問題。中共本來就是一群群氓造反的貨色,夾雜了幾個沒落窮酸「知識分子」(例如周恩來等),他們哪裡有什麼道德人格(即使是儒家道德),哪裡有什麼救萬民於水火,為百姓開太平,因此必須選好官、做好官的思想?有的只是搶天下肥自己的慾望。要求他們天心一德,克寬克仁,惟精惟一,弘敷五典,豈非是要求魔鬼當天使?

見微知著,看中共黃粱夢
治國理政不是兒戲,要求當政者有高尚的品格,有雄才大略。試看美國的特朗普,從他本人來說,當老闆的收入遠勝於當總統,而且他甚至不要當總統的工資。要說權力,美國的總統可不是「核心」,要受到國會的嚴格限制,還有媒體和百姓的嚴厲監督和批評。特朗普確是如他自己所說,為了國家(至少他認為美國在民主黨和奧巴馬治理之下危機重重)才挺身而出。特朗普團隊,精英畢集,政策思路清晰,美國振興有期。對比之下,中共為一黨一己之私霸佔政權,一無德性,二無才具,甚至連基本的文化素養也缺缺,習近平「通商寬衣」哪裡只是讀白字的問題,這本是所謂「無商不富」的治國基本道理。難怪他提出的是「國企姓黨」,難怪當前大陸經濟如江河日下。世界和時代已經進入高科技、高文明的現代,靠自吹自擂就能管理好偌大一個中國?普世價值、現代市場經濟,中共怎麼能夠理解?結果就可想而知了──除了保黨保政權的黃粱夢,除了終於走向倒台的命運,中共還有什麼?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爭鳴 總472期 史 平】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