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砸墓毀林 刨墳曝屍 中共如何掃蕩孔廟聖地


紅衛兵縱火焚燒孔廟文物。(網絡圖片)
三孔受難
1948年是曲阜等各地孔廟最後一次祭孔,蔣介石先生將祭孔的禮制帶到了台灣,台灣仍沿用誕辰日祭祀的慣例。共產黨篡權之後,大陸的祭祀活動被禁止。
1966年6月1日,中共的「咽喉」人民日報發聲,要「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臭名昭著的「破四舊」開始了。

鬥人毀文物
1966年11月,北師大的紅衛兵200餘人,浩浩蕩蕩從北京衝到曲阜,在曲阜 「討孔聯絡站」,被視為儒家聖地的孔廟,無可避免地慘遭毒手。
紅衛兵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在曲阜停留了29天,29天裡做的事情為:毀文物、燒古書、毀字畫、砸石碑、搗毀孔廟、破壞孔府孔林、刨平孔墳、曝屍孔家後人。
最瘋狂的是1966年11月28日和29日,「討孔聯絡站」召開「徹底搗毀孔家店」大會。 從曲阜縣各處調集來大批農民、工人、學生參加大會之外,紅衛兵組織強迫一批著名的孔學專家到會接受批鬥,因為這些人是孔子的「孝子賢孫」。

紅衛兵組織強迫一批著名的孔學專家到會接受批鬥,因為這些人是孔子的「孝子賢孫」。(網絡圖片)
「討孔」大會結束,紅衛兵把孔廟大成殿裡砸下的孔子塑像頭部,架到大卡車的正前面,開著汽車拉著頭像遊街示眾。蒙難的頭像上,還戴一頂高帽,上書「頭號大壞蛋孔老二」。
這尊孔子像塑於清代雍正八年(公元1730年),孔子端坐在一個巨大的雕龍貼金神龕之內。頭戴十二旒之冕,身著十二章之服,手捧鎮圭於胸前,「溫而厲、威而猛、恭而安」。塑像極大,高九尺六寸,腰大十圍。接受了幾百年的頂禮之後,一夜之間成為紅衛兵「砸爛」的對象。
孔學學者們也被押著一起遊街示眾,畫有紅「×」的大牌子上寫著他們的姓名,掛在他們的脖子上,稱之「為孔老二送喪」。復旦大學的周予同教授是著名的儒學大家,本身是必須按時吃藥維持的心臟病患者,文革中已經偏癱了也無法倖免,只得拖著一條病腿參加陪鬥。

孔子塑像被貼上了謾罵的標語。(網絡圖片)
與遊街竄巷、一路高音大喇叭高喊「造反有理」「打倒孔老二」之類同時進行的,是另一批紅衛兵,將孔廟、孔府幾千年來積累下的「至聖先師」「萬世師表」等各種匾額文物,在孔廟附近付之熊熊大火。經歷了游鬥之後,孔子頭像也被拉倒這裡,一炬焚毀。
挖祖墳
挖孔家氏族的祖墳,動用了雷管和炸藥,挖的是「前三代」,即孔子和他的兒子孔鯉、孫子孔伋祖孫三代的墳墓,以及「後三代」,即最後安葬的三代孔子後人的墳墓。
「前三代」的墳墓因年代久遠,雖炸開了深深的坑穴,已經沒有了骸骨,也沒有什麼文物了。「後三代」的墳墓中安葬的,是清末和民國初期的孔家嫡長子孔祥珂及夫人、孔令貽及其妻妾,他們全部被從墳裡掘了出來。
由於下葬年代未久又保護得好,「後三代」的屍體剛出土時保存還很完整,紅衛兵和農民用鐵鉤戳破衣物露出屍骸,「屍體便像撒了氣的皮球一般迅速地癟下去」,在空氣中氧化變黑, 挖出來的幾具屍體在光天化日之下放了五六天才燒掉。

官方統計
有一個中共官方的報告,曲阜縣文物管理委員會1973年的《關於「討孔聯絡站」破壞文物情況的匯報》記錄:
……
據現在初步清查:
燒掉各種古書籍二千七百餘冊,
各種字畫九百二十九件,
照片七百五十六張(本),
燒掉、撕毀丟失和處理各種服裝二千一百餘件,
燒掉和丟失碑帖五十二件,
各種古瓷器砸壞三百八十四件,
景泰藍丟失十一件,
木雕刻砸爛、丟失三十八件,
玉翠丟失十五件,
歷代石碑拉倒砸毀兩千多通(其中孔廟、孔府、周公廟一百四十七通),
漢畫像石刻砸毀八塊,
譜牒資料賣掉三萬二千二百三十二本,計重一萬零七百七十八點五斤,
檔案丟失二十八卷,
各種銅器賣掉及砸毀一百四十九件,
銅佛賣掉三百二十個、錫佛九個、佛樓燭台一千一百四十二斤,
歷代各種青銅錢賣掉一千三百七十九斤,
紅銅幣二百五十四斤,
木器家具砸爛和丟失七百三十四件,
古筆墨硯台丟失二十九件,
印章丟失一百二十三件,
鑾架儀仗毀掉一百餘件,
車輦轎毀掉五件,
神龕毀掉七十六座,
供案桌七十九張,
各種匾額毀掉六十九塊(其中大型雕刻匾二十三塊),
木對聯毀掉十八副,其中有歷代帝王書法四副,
孔府保存多年的貴重藥材,如鹿茸、沉香、燕窩、銀耳、豹脊、馱蹄、熊掌、虎骨、猴頭等等全部賣掉和丟失。
在搗廟砸像的同時,將大成殿孔子及其弟子共十七座大型塑像腹中的十七套珍版古書和十七套銀五臟、十七個銅鏡子全部盜走。

……
被破壞的一級文物有:
宋代的孔子畫像二件,
元代畫三件,
明代畫五件,
元、明冠服三十餘件,
元代平金七梁連冠一個,
明代烏紗帽一個,
明代雕花玉帶和玉帶盒各一個,
明代瓷盤碗砸壞八件,
明代三彩瓷尊砸碎,
宋代均窯瓷瓶、宋代龍泉高足杯砸毀,
明代景泰藍鼎砸壞,
宋代雕刻木俑二件砸殘,
明代名人雕刻石印和雕刻竹根人物山景以及周代雕玉璜、漢代好貼饕餮紋大玉壁、漢碑和漢畫像石九塊,全被砸毀。
另有珍版書籍和國家二級文物均遭到破壞。

……
紅衛兵的背後
山東曲阜遠離北京,孔子的後人大多世代居住在此地。一群外來的紅衛兵,如何能有攪天動地的能力,哪裡來的權力召開大型的批鬥大會?怎麼知道哪些人是著名的儒學專家,怎麼把他們弄到曲阜?孔廟的深宅大院他們為什麼進得去?
因為紅衛兵的背後,是當時中共的最高權力機構。他們的暴力,是在「中央文革小組」指示下的行動。
1966年10月間,中共《紅旗》雜誌負責人林傑指使北師大學紅衛兵去曲阜「造孔家店的反」;11月10日紅衛兵一行二百多人到曲阜,在曲阜師範學院成立所謂的「討孔聯絡站」。付諸暴行前,紅衛兵請示了當時的「紅人」戚本禹,戚又請示陳伯達。
這位陳伯達,時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是毛澤東31年的祕書,也是毛澤東「文革」的先鋒軍,一時風頭極健,雖然1970年後又遭毛澤東遺棄而入獄,當時卻是一言九鼎的人物。
1966年11月11日,「中央文革小組」時任組長陳伯達從北京打電報給紅衛兵,指令「孔廟、孔府、孔林不要燒掉」,但「孔墳可以挖掉」。
得到答覆後,紅衛兵揮舞著這個「尚方寶劍」,掃蕩了幾千年來的儒家聖地。
為了「造孔家店的反」,紅衛兵們還創辦了《討孔戰報》為自己造勢,也用以向上司「中央文革小組」報告情況。不期然地,也將他們自己釘在了人類文明的恥辱柱上。

《討孔戰報》記者證(網絡圖片)
試錄幾句如下:「由紅衛兵和貧、下中農組成的突擊隊,帶著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們掄起钁頭、揮舞鐵杴,狠刨孔老二及其龜子龜孫們的墳墓。經過兩天的緊張戰鬥,孔老二的墳墓被剷平,『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了……孔林解放了……獲得新生了!」
極其荒唐可笑也極其令人憤慨,卻也可悲到難以直視。

暴行遺禍
紅衛兵的暴行,毀了大量孤品文物,比此更嚴重的是,人們對中華文化的尊崇、對道德的敬信,被暴行顛覆了。
原來,他人的祖墳是可以隨便刨開的;「萬世師表」是應該被打倒的「孔老二」;幾千年來的「仁義禮智信」是要砸得粉碎的;讀聖賢書的人是要陪鬥的。
把文化古城曲阜攪得天翻地覆之後,北京紅衛兵29天後撤離了。留下了《討孔戰報》給曲阜的紅衛兵繼續出版,或者說,留下了樣板鼓動人們繼續「造反」,《討孔戰報》共出版了23期,直到1967年8月底才停刊。
後續的破壞還在進行,曲阜市有相關統計數字:在佔地3000畝的孔林裡,10萬餘座墳墓,被挖了2000餘座;42000多株樹木,伐了萬餘株;4000多通墓碑,被拉倒的近千塊。
既然孔子的墓都可以挖,還有什麼墓不可以挖呢。北京紅衛兵在孔祥珂、孔令貽衍聖公墓穴和棺槨中,挖出了不少東西,從金銀到瑪瑙種類繁多。孔林裡還有那麼多墓,曲阜人為什麼不可以挖呢?裡面的殉葬品不就是財源嗎。
孔氏家族墓地的地下隨葬品在幾年時間裡被洗劫一空,參與挖墓的有外人,甚至有孔家後代,既然無法阻止他人,那就不如自己也參與其中,還可得到一些實惠,因為古墓裡挖出來的金銀珠玉,銀行會來收購,一兩可賣96元。
紅衛兵們燒不掉的墓碑、石牌,附近的人們拿到家裡做了墊腳石、築豬圈。
受害的遠遠不只是三孔,曲阜是儒家文化重鎮,「文革」前,曲阜的文物保護單位有338處,「文革」後,只有銳減為87了。 曲阜境內還有孟母林、梁公林、少昊陵、東西顏林等等,它們都無法倖免於難。
以西顏林為例,曲阜的顏氏家族晉唐歷代出過侍郎13人,是儒名盛享的家族,顏氏家族的墓葬區「顏侍郎林」,佔地面積190,000平方米,林區中有柏、楷等古樹1770餘株,碑刻300餘通。文革期間,平墓毀林,使整個墓區蕩然無存。

來源轉自:
【2017年03月25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