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中國癡夢:想當世界領袖

習近平剛剛在達沃斯論壇上吞吞吐吐的表露出要做國際貿易市場上市場秩序的維護者,沒過幾天,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公開說「若中國被要求扮演領袖角色,那麼中國會承擔其責任」,清楚的表達了中國、習近平想當世界領袖的欲望。
沒市場共識怎能當市場領袖?
上世紀中國毛澤東曾經幾次想當世界領袖。斯大林死後毛澤東想當國際共產主義領袖,因為當時中國國力遠不及蘇聯,毛澤東沒有當成,為此毛澤東還在國內發動大躍進以圖趕超蘇聯,結果餓殍遍野。之後,毛澤東還想當過世界革命領袖,第三世界領袖,都沒當成,抱憾終身。
這一次,毛澤東紅衛兵思想已經滲透骨髓的習近平覺得有機會當世界領袖,源出於美國新總統特朗普上台伊始,便簽發行政令退出TPP,其貿易保護主義傾向溢於言表,其陣營中甚至有「美國退出聯合國」的聲音。鑒於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有不當世界領袖之意了,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中國想當世界領袖的想法油然而生,這對於極力提倡做中國夢的習近平來說似是理所當然的。

問題是這個夢做得成嗎?
當今世界已經有一個民主自由公正和平的共識,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承認這個共識,主要國家都已實行了這個共識的標準,沒有實行的也在努力實行,可是中國政府根本不承認有這麼個普世共識。
人家講言論自由,中國講刪帖封號;人家講司法獨立,中國講向司法獨立亮劍;人家講保護人權,中國講干涉內政;人家講開放互聯網,中國用防火牆實行局域網。中國政府什麼都得管。可是,民眾吃什麼,住哪裡,生病了,小孩能不能隨父母讀書等等政府應該管的事情,中國政府全不管。
中國GDP總量的確是全球第二,但是人均GDP只排名第六十九位,全球稅負排名第二,城鄉貧富收入差距全球排名第一,衛生醫療公平全球倒數第四,官員清廉指數全球第一百七十八名,官員行政成本排名第一,全球收費公路有十四萬公里,中國就佔了十萬公里。

外資新政,外商仍無信心
或許在中共眼裡,這些都是社會、政治方面的共識,中國現在想做的世界領袖是經濟領域的,是想以經濟來影響世界社會政治格局。
習近平在達沃斯表達了擁護和維護國際市場的市場經濟、自由經濟的意思。他在一貫主張自由貿易而現在卻有保護主義傾向的西方資本主義世界面前,以自由貿易維護者自居準備充當世界領袖。
誰都知道,即使在經濟領域,在中國加入WTO之後,中國對外開放仍然是不能令人滿意的。大概為了呼應習近平的中國擁護經濟全球化並有意充當國際自由貿易維護者的形象,中國國務院正式發佈「吸引外資二十條」。外資新政進一步放開製造業,取消軌道交通設備製造、摩托車製造、燃料乙醇生產、油脂加工等領域外資准入限制;允許外資更多的進入中國的銀行類,金融機構,證券機構,包括證券基金、期貨公司、保險及保險的代理機構等等;支持在華的外資企業,進入中國的股票市場,資本市場,包括主板市場,新三板市場等等;放寬限制,構建一個公平競爭的內外一致的營商環境。
所謂外資新政的二十條,其實中國是早就應該實行了。在中國加入WTO時就承諾,中國進入開放的世界市場,中國市場同樣應該向世界開放。可是中國即使過了加入WTO時人家允許給予中國十五年的過渡期,中國仍然沒有過渡完,在許多重要的領域依然沒有對外資開放。
具體來看,構建公平競爭內外一致的營商環境,不僅是中國加入WTO的第一天就應該這樣做的,而且是中國建設完善自己的市場機制所必須的。過去十五年不能做到,誰能保證今後就能做到呢?
外資新政開放一些製造業,既是應對美國特朗普重振美國製造業吸引製造企業回美國的措施,也是提升中國製造業檔次的需要。然而,在當前的國際市場環境下,這能有多大作用?
至於放開對外資在金融領域的限制,目前還未見到實施細則,不知能夠吸引多少資本進入中國。就資本大量流出中國境內還要維持相當一段時期的大趨勢看,其作用可能相當有限,它可能只會吸引到一些短期的投機資本。
從實際效果看,中國外資新政發佈之後,外商依然樂觀不起來。據中國美國商會年度調查報告稱,八成企業感到,外商在中國不那麼受歡迎了,只有一半左右的企業還將中國列入三大投資目的地。儘管習近平在達沃斯的演講中稱,中國的大門對世界始終是打開的,美國商會超過六成的成員對於未來三年中國市場的開放度「持很少或沒有信心」。

正在失去改革開放的信譽
竊以為,外資對中國沒有信心,可能更多的不是在中國許多重要領域的遲遲不予開放,譬如金融、通訊、能源等都被中國國企霸佔,而是對中國持續了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事業逐漸失去信心。
三十多年來中國的確不遺餘力的招商引資,引進更多的境外資金和境外先進技術,可是這幾年來,中國自以為國內資金富裕,新的技術和新的商業模式都已引進、模仿、抄襲成功,而中國經濟持續不景氣,人民幣匯率操控則越發困難,鉅額外匯儲備流出,於是二十多年來一直致力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突然停擺,出現逆向倒轉。
先是嚴格管制外資企業的資金流出,要求外國投資者每月匯出資金總額不得超過上年底境內總資產的百分之二十。在外資企業剛開張之初執行這個規定沒有問題,在外企正常運營時執行這個規定也沒問題,可是在當前大批外企撤離期間,這個規定不就是給外資撤離製造困難嗎?
中國持續嚴格管制資金流出,今年元旦剛過,外匯管理局發佈了個人購匯六大禁令。今年春節前最後一個工作日一月二十六日(小年夜),外匯管理局還發出擴大外匯流入防止外匯流出的新規。
種種改革開放的倒行逆施,雖然在中國經濟這麼一個龐大的體量當中,吸收外資總數還是不小,但是在中國千辛萬苦總算使人民幣成為IMF的SDR(特別提款權)並且規定佔比百分之十點九二,據美元、歐元之後而高於日元、英鎊以後,就在今年一月二十六日,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表示,與二○一五年相比,人民幣國際支付額下滑了百分之二十九點五,在二○一六年各幣種國際使用量排行榜上,人民幣僅排在第六位。顯然,中國的資本管制削弱了人民幣的吸引力。
當今世界經濟全球化正在退潮,其原因錯綜複雜,但是中國在全球化進程當中一面對外利用開放一面對內保護壟斷,擾亂了市場規則和自由貿易的正常秩序,這肯定是本輪經濟全球化退潮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樣一個攪局者,想當國際自由貿易秩序的維護者和領導者,不啻是對自由經濟的諷刺,更像是癡人做夢!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動向總377期 張 堅】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