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梁弓續射,北京策略轉變

梁振英在密鑼緊鼓、磨刀霍霍全力準備投入下一屆特首選戰時,突然宣佈因為家庭問題而放棄競逐連任。這當然是因為中央對他亮了紅燈,不敢違抗中央旨意而必須充當黨的馴服工具。何況現在中央已經有了習近平這位「核心」,誰敢三心兩意,決沒有好下場。
梁振英棄選是中共策略的轉變
太史公的《史記》寫韓信被劉邦所縛,嘆曰:「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這幾乎是帝王們大功告成後的通律。梁振英為打擊港獨,挑動香港群眾鬥群眾,為北京立了大功,難道最後也逃不掉歷史的重演?當然不是。從各種跡象來看,這只是中共策略的轉換而已,實際上「梁弓」還在繼續發射,北京的走狗們還在走,正如文革期間毛澤東為了不讓文革被反攻倒算而大呼「走資派還在走」。
這可以從幾個方面來觀察:
第一,雖然主張港獨的兩位當選立法會議員梁頌恆、游蕙禎被全國人大釋法與梁振英的司法覆核所拔除,但是港獨思潮絕對不會因為這些行徑就被消滅。正如基督教在羅馬帝國被迫害,反而因為反抗而擴展全球。中共在搞「共獨」時也喊過:「一個人倒下去,千萬個人站起來!」為此必須繼續出手,貫徹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
第二,梁振英在宣佈辭職前,類似「臨終遺囑」,告訴他的忠實夥伴、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遺囑」當然機密,不便公開,但是林鄭月娥從原本宣稱不參與特首選舉,立即宣佈改變想法要參選,並且以實際行動到北京,然後突然宣佈在西九文化區建造故宮博物館,讓全港驚愕。這是要表示香港即使被英國統治一百五十五年,還是傳承中華幾千年文化,還顯示未來還要繼續洗刷不屬中華傳統文化的普世價值。顯然這是向北京表達忠心的舉動。

「梁粉」勢力的暴力活動
第三,梁振英治理香港有兩大特色:一是由他人協助,做些梁振英不便去做的事情,尤其在新界一帶。另一個則是「梁粉」的出現,這也是過去董建華、曾蔭權擔任特首時所沒有的。「梁粉」勢力的活動將香港搞得四分五裂,包括在執法者保護下所謂「愛」字頭團體對非建制派行使暴力,即使建制派內部不屬「梁粉」者,也被排擠,不但有自由黨的工商業者,還有黨齡比他老的傳統土共。
這種活動最近在對付「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與秘書長黃之鋒更發揮得淋漓盡致,甚至成為國際新聞。
事緣去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後,香港出現一批新晉的立法會議員,代表香港的一股新興政治勢力。「香港眾志」就是最好的代表,尤其羅冠聰與黃之鋒是發起雨傘運動的代表人物,一個是後來的專上學聯秘書長,一個是「學民思潮」的召集人。因此台灣三一八學運後產生的新興政治勢力「時代力量」就邀請他們到台灣訪問,切磋從政經驗。同時被邀請的還有在地區選舉中獲得八萬多票的票王朱凱迪,在功能組別中爆冷當選的非建制派議員姚松炎。
這四位香港政治人物沒有一位主張港獨,「香港眾志」是民主自決派,朱凱迪在選舉中也主張民主自決,姚松炎是在中產專業人士的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景界的組別中選出,更與港獨無關。然而梁振英為何還要動用「梁粉」勢力追打,甚至聯合台灣的幫派勢力追打呢?

羅冠聰、黃之鋒在台港被追打
對中共來說,不論是港獨,還是自決、普選,都是香港民主運動的不同部分,是北京與梁特所不能忍受的。尤其年輕議員與政治人物的出現,代表香港的未來,他們的政治壽命肯定長過習近平與梁振英,因此習梁非對他們採取行動不可,除了動用司法覆核以外,還動用「愛國」惡棍勢力。所以不但羅、黃在香港被追打,在台灣也是,羅冠聰甚至回香港時被打傷。立法會議員被幫派人物打傷,這不是嚴重的政治事件嗎?怪不得連建制派議員也譴責這些行為。
像羅冠聰、黃之鋒,台灣那些「黑道」怎麼會認得他們,甚至會知道他們在台灣住在哪裡?如果不是香港方面提供資訊,例如可能監聽監視他們的對外聯絡,才會知道他們的行程與住宿地點。這種恐怖行為已經國際化,難道不是形成為國際恐怖活動?
這種暴力恐怖活動恐怕不會因為梁振英不連任就停止,因為他正在安排「接班人」繼承衣缽,除了林鄭月娥可能是他的嫡系接班人外,深受中聯辦信任的葉劉淑儀也是一員。林鄭外號「好打得」,當然是鷹派人物;而葉劉是二○○三年為二十三條立法而全力以赴的保安局長,因為導致爆發五十萬人的示威,也給香港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雖然她後來韜光養晦,放軟身段,但是其企圖心從來沒有掩蓋。這兩人都會執行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

多人混戰,如何傳承梁振英路線
其他參與競逐的建制派人物,一個是剛剛辭職投入選舉的原財政司長曾俊華,雖然也是公務員出身,他與梁振英有矛盾,但是否能為香港人謀利益,不怕得罪中央而維護「一國兩制」,還是疑問,可能扮演與前任特首曾蔭權類似的角色(曾蔭權涉嫌貪污則是另一回事)。另外一位是退休大法官胡國興,他看不慣梁振英而出來參選,精神可嘉,然而能否得到北京關愛的眼神則很不樂觀,因為中共最討厭的就是大法官們口口聲聲所說的「司法獨立」。
去年十二月中旬舉行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由此選委會選出),雖然選舉機制有利於建制派,然而一千兩百席位中,非建制派取得三二七席,超過四分之一。這與以前只佔百分之十幾的席位有很大進步,這當然也拜梁振英引發公憤之賜。如果非建制派能夠善用這個力量,不是沒有可能排除最壞的候選人。然而這還是有許多難題:
第一,中聯辦最後會進行協調,讓兩個女人之爭,只派出一個參選,以集中票源。
第二,非建制派有許多派別,理念也不完全相同,因此三百多票很可能無法捆綁在一起達成應有的效果。
第三,泛民激進派的梁國雄(長毛)忽然有意參選特首。當年泛民參選被他譴責,如今自己要參選引來一片罵聲,最後會如何,目前也還是未知數。
因此現在特首選舉還處在混沌中。然而鑑於中共在香港的控制力,以及華人的奴性也體現在香港政治人物身上,因此香港人希望能夠選出稍微不那麼壞的特首,恐怕沒那麼容易。不過梁振英最遲後年成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應該沒有懸念,除非查處他的貪污問題。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爭鳴 總472期 林保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