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不自由國家皆因有「偉大領袖」

卡斯特羅死後,習近平在唁電中稱其「是古巴人民的偉大領袖」,而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卻認為這位古巴前領導人是一個「殘暴的獨裁者」。如果不能說前者是「惺惺相惜」,那就只能說是與後者大相徑庭了。
「偉大領袖」都是強人
不必忌諱,能成為偉大領袖者,一般來說,都是很強大的人,這是特點,也是優點,古今中外皆然。懦弱者,一定是成不了偉大領袖的。據說,有一次,卡斯特羅陪伴一個外國訪問者在古巴遊覽了一個星期後說:「簡直不可思議,那傢夥居然比我還會說!」可見,連在「說」這一點上,偉大領袖都不太相信別人能超過自己。
而在人類史上離我們已經比較久遠而又留下記載的「偉大領袖」是古希臘赫赫有名的亞歷山大。二十世紀,希特勒想霸佔全球,也不知遭到多少人的謾罵和唾棄,其實,在他之前至少還有一個亞歷山大,理想就是要征服世界。公元前三二三年亞歷山大不幸患上傳染病,死於巴比倫,西方文明史上說「人們猜測,亞歷山大曾因未能征服全世界而傷心落淚」。你說人類有幾個會因「未能征服世界」而傷心落淚的人呢?據傳說,亞歷山大臨終前,他的朋友要他指定繼承人時,他回答說「給最強的人」,真是臨死也不忘彰顯強人本性,這與我們這個東方民族所說的什麼「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一點都不相符。
也許正因凡「偉大領袖」都是強人無疑,因為自己強,就以為自己可以「無往而不勝」;又因相信自己無往而不勝,轉而認為自己想的、說的、做的都是正確的,別人都應該聽自己的,按自己說的去做。而當一群人發現有這樣一個強人之後,可憐的大夥們往往與強人所想「不謀而合」:也認為就應該聽強人的,按強人所說的去做。
上世紀六十年代,林彪那幾句題詞雖然是他造作出來的,然而也確實符合毛澤東以及把毛澤東當作「大救星」的億萬人民尤其是軍隊官兵的想法,這就是:「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這幾句當時雖然只是林彪給軍隊的題詞,對部隊的要求,可後來就衍變成了林副主席向中國大陸所有民眾(那時候叫「工農兵」)發出的號召。

「偉大領袖」都會膨脹
一個人到了千萬人要讀他的書,聽他的話,要按照他的指示辦事,這個人想不成為「偉大領袖」都難。這時候就有點「火借風勢,風助火威」的意味兒:強人借助自己「一人之下」所有人的歌頌讚美來抬高自己,而強人之下的眾人也樂於對強人吹捧崇拜把強人推得更高,於是強人自然而然也就成了萬眾愛戴的「偉大領袖」,成了「大救星」。
一個人,當其從強人走到「偉大領袖」,就一定會接著繼續膨脹,有著所謂更「偉大的抱負」,更「遠大的理想」。馬克思、恩格斯不說,從列寧、斯大林、毛澤東到卡斯特羅,這些「偉大領袖」雖然未必像亞歷山大、希特勒那樣想征服全世界,但他們至少都想在本國建造自己的「天堂」。至於在建造天堂的過程中,無論是多麼荒唐,多麼罪惡,與要建造天堂比起來都算不了什麼。中國大陸在「三面紅旗」下餓死百姓無數,那個「偉大領袖」以及他的一班人馬,至今沒有得到任何追究,更沒有向全體中國人尤其是像那些成為「餓死鬼」(書面語稱之為「餓殍」)的家庭以及他們的後人認罪、道歉,也正是這個緣故。
然而歷史和事實告訴人們,一個人,只要從強人變成「偉大領袖」,那麼往往也就會走「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路子,這在人類史上幾乎毫無例外。
也不知卡斯特羅活著或臨終前是否想到了,作為一個「偉大領袖」,他的死會讓很多古巴人歡欣鼓舞。據《每日郵報》十一月二十六日報道,「古巴前總統卡斯特羅周五去世,結束傳奇一生。美國有不少流亡的古巴人,特別是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當地甚至有一個名為小哈瓦那的社區,足見當地古巴人之多。在卡斯特羅的逝世消息傳出後,當地不少古巴人上街,為的不是悼念他,反而慶祝他的死訊。」如果這位偉大領袖泉下有知,會作何感想?

「偉大領袖」建造地獄
這不能怪。偉大領袖總以為只有自己想的做的才是正確的,只有讓偉大領袖領導才能走向幸福。可從歷史的教訓中我們看到,這不是規律,也不是真理。更像規律或真理的反而是:一個人不自由,可能有很多原因;一個國家不自由,一定是因為有一個「偉大領袖」。古人講國家不昌,必有妖孽,其實,「偉大領袖」正是那「妖孽」。
我們已知的事實是:凡偉大領袖,往往都是獨裁者,人民在他的面前都只能趴著甚至跪著。偉大領袖往往不明白,作為個人,只能是來去匆匆,永存的將是民族大眾!因此,國家不需要偉大領袖,人類更不需要偉大領袖,「偉大領袖」不過是「獨裁者」別名。這個世界上,「偉大領袖」根絕的那一天,才是人類徹底走向自由民主的一天。
現在已當上「將軍」的毛新宇在二○一○年接受鳳凰周刊採訪時,回憶上世紀末與其母邵華到陝北,說他第一次見到毛澤東的崇拜者們的激動場面,沿路看到迎接的人群,有個別人還跪著,手裡舉著「毛主席萬歲」和毛主席像歡迎他們。這對母子當時的感覺,自然是「味道好極了」,甚至忍不住還流下了激動的淚水。可那些至今過著艱難生活而可憐的陝北人民哪裡想得到,正是那個讓他們至今還在喊著「萬歲」的人創造的一種社會,讓他們今不如昔。
至於偉大領袖往往想建造「天堂」,在過去近一個世紀的歷史也告訴我們,沒有一個偉大領袖真正建成;相反,偉大領袖在下令建造天堂那一天起,實際上就是在建造地獄。正如生活在十八至十九世紀的德國詩人弗里德里希‧荷爾德林所說:「總是使一個國家變成人間地獄的東西,恰恰是人們試圖將其變成天堂。」而偉大的自由主義思想家、經濟學家哈耶克在他那著名的《通往奴役之路》開篇的「引言」中說的是:「在我們竭盡全力自覺地根據一些崇高的理想締造我們的未來時,我們卻在實際上不知不覺地創造出與我們一直為之奮鬥的東西截然相反的結果。」唉!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號 動向總376期 (大陸)閔良臣】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