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國保跨境犯法 施志剛迴避 曾與中聯辦黃蘭發共事


【評論文章 漢江泄】
在香港特首選舉之際,中聯辦為力保屬意的林鄭月娥當選下屆特首,曾要求《成報》老闆停刊漢江泄評論文章,惟遭拒絕,未幾就發生報社受有組織攻擊,甚至派出國保大隊企圖「綁架」《成報》高層事件。深圳市公安局的害群之馬涉嫌「跨境」到香港「犯法」,對《成報》管理層及員工進行惡意行動,香港和國際社會感到震驚,炮轟嚴重損害「一國兩制」的權威,事件持續發酵,立法會將作討論。負責管轄國保大隊的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長施志剛可說是周永康之流毒,仍沿用暴力維穩。究竟今次「跨境」違法行動,是施志剛個人下決定、是他與香港利益團夥及黑幫的聯合行動,抑或是聽命公安部呢?中央必須嚴正查辦,以挽回港人信心。筆者翻看施志剛背景,原來他與中聯辦副主任黃蘭發曾在廣東共事,私下熟稔。黃蘭發在港主責社團方面的統戰工作,與一些表面「漂白」的黑幫人士也有接觸。
筆者對於《成報》高層受暴力威嚇,甚至家門也被「淋紅油」的恐嚇,感到很心寒。據了解,建制派人士私下議論紛紛,不諱言香港是法治社會,不應暴力對待媒體,因香港有言論自由,如對媒體言論有不滿,應透過正常渠道反映。有建制派人士還批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接手後,盛氣凌人,動輒就對持相反意見的建制派人士施以威逼利誘手段,甚至打壓排擠,莫說是「統戰」,根本是「製造」敵人。

建制心寒西環暴力手法
從今次《成報》受嚴重暴力威嚇事件,至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被「封鎖」建制票源,均可見中聯辦是採用極端而不文明的手腕處理香港事務,完全漠視香港的法治,令市民感到反感。這樣下去,只會令到香港局勢更混亂、更動盪、更難管治,為國家主席習近平添難題,搞對抗。
筆者向可靠消息人士打聽,今次被揭發跟蹤《成報》員工的國保大隊隊員逾10人以上,本以短時間監察高層的出沒作息情況,然後伺機下手,但因員工們機警,發現大量可疑人士在公司及個別高層寓所徘徊後,就立即報警求助。這些「國保」不但任務失敗,還有人被港警截停搜查,既丟臉,也把事件推至國際社會層面。「國妖」張德江的團夥,腦袋如灌水,水平大概如此。
筆者自從去年8月底在《成報》刊登有關「亂港四人幫」的系列文章後,備受社會高度關注,引起極大回響,但也令《成報》老闆及員工遭遇莫大壓力,今次還慘受人身安全威脅,真的很痛心。這樣的卑劣手段,在香港社會絕對不會有市民接受。

國際關注國保跨境恐嚇《成報》
在《成報》受威嚇事件中,筆者最感奇怪是為何《成報》管理層遭人在公眾地方張貼的恐嚇及抺黑單張,經比對後,極大機會取自「回鄉證」的證件照片。究竟是誰人把這些照片流出並交到不法分子手中作恐嚇行動呢?正如《成報》發表的聲明所推測,不是香港中國旅行社,就是公安部等發證機關。這個問題,公安部必須作出深入調查,因香港人透過中旅社辦理極多證件,今次事件已釀成「白色恐怖」,日後會令到更多市民擔心辦理證件的保密情況,更加擔心一旦不肯與害群之馬合作,會被對方拿來給黑幫幹事恐嚇,甚至賠上性命。故此,《成報》事件延伸至香港社會對中央的信任度,而損害兩者關係的,正是動用這下三流手法的利益或「攪局」團夥。
在社交媒體facebook留言所見,網民全力支持《成報》。「普林」:中共管治,令港人感到絕望。「Kwong Chan」:中聯辦與黑社會有乜分別?黑社會要拼命才有錢,中聯辦就是坐着,每天都有錢。「Jlm Wing Man 」:犀利過黑社會,紅黑加埋。「Joe Wong W S」:明目張膽,目無法紀等。 師承周永康暴力維穩 在今次事件上,特別是施志剛負責管轄國保大隊為何會「跨境」到香港, 中央必須嚴正查辦,因這些行動已嚴重引起香港市民恐慌,對中央政府更反感。難道施志剛是「稻草人」,即指流於形式的監管層,否則他必須承擔「國保」跨境「犯法」的責任,接受黨組織調查。已落馬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從2002年至2007年擔任公安部部長,後又擔任政法委書記5年,期間強力推行暴力維穩。當時外界形容周永康領導下的公安部,是國務院所有部委中最爛的一個。施志剛管轄的「國保大隊」,可見是師承自周永康了。
2016年初,駐公安部紀檢組一次性公布了對18名違反「六項紀律」人員處分的決定,其中,局級、師職幹部5人。同時,對73名輕微違紀人員予以誡勉談話。 國務委員、公安部黨委書記、部長郭聲琨強調:「在教育上要嚴明紀律,在執行上要嚴格紀律,在處理上要嚴肅紀律,確保良好的警紀警風。」不過,郭聲琨所言只是空話,深圳市公安局沒把此放在心上。
去年底,中紀委曾發布有關公安部整改情況的通報。在這份一萬多字的整改報告中,中共公安部承認存在巡視組反饋的問題,如有的領導幹部政治敏銳性和政治鑒別力不夠強等,並表示要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引起外界關注。
除了「國保大隊」跨境「犯法」外,初步看來還聯繫了一些香港黑幫,擾亂香港社會秩序安寧。在中聯辦,主要由副主任黃蘭發負責做社團的統戰,這些社團主要是由不同籍貫的聯誼組織,例如廣東社團聯會等等。此外,一些真正的「社團」,即香港黑幫,也有進行統戰,以便起用「惡黑勢力」對付政敵。部分黑幫分子已把部分生意漂白,再充當正當商人,靠近中聯辦,以爭取政治本錢及經濟利益。中聯辦愛將的經民聯梁美芬就曾經被爆出為一名黑幫頭目撰寫求情信呈上法庭,結果被法官大罵,批評這些「漂白」商人對社會危害更大。

施志剛與黃蘭發曾共事 關係熟稔
筆者發現原來施志剛與黃蘭發曾在廣東共事,關係密切。2003年,施志剛是市公安局副局長,而黃蘭發則是南山區委副書記、區政法委書記。
中聯辦及深圳市公安局害群之馬等利益的團團夥夥,為了轉移暴力威嚇《威報》的醜態,連日同步編寫「美貸網追債」的劇本,於2月24日、2月26日及3月1日傍晚時份派出「戲子」在《成報》位於觀塘的辦公大樓外示威,意圖抺黑《成報》商譽及老闆谷卓恒。這手法跟江派的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一直都暗中跟習近平唱反調,以「文化政變」的方式,「捧殺」習近平,利用「軟刀子」扭曲習近平形象。這些文宣壞分子利用網絡輿論發布極左言論,對很多有良知的知識份子、學者出黑手,見誰打誰。
最近,就《成報》受威嚇事件上,有建制派不值中聯辦的低劣行為,向本報透露中聯辦又預寫「劇本對白」給他們抺黑,指示今次事是《成報》「自編自導自演出來」。有中聯辦的忠心追隨者照背如儀,據說近日有城市大學一高層人員就在飯局中公開對在座人士力推此劇本,說得繪影繪聲。
事實勝於雄辯。據知有內地公安早前在《成報》辦公大樓樓下徘徊、跟縱及偷拍部份管理層後,香港警方已在一星期前去信內地公安,但未有回覆。傳媒行業出身的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接受《成報》訪問時坦言離譜,她將會在今日去信保安事務委員會,要求加開議程討論《成報》事件。民主黨涂謹申則向本報表示,若事件涉及內地公安,是嚴重影響一國兩制,政府必須正視事件。

議員提立法會開會討論《成報》事件
毛孟靜表示,內地未回覆香港警方的查問是非常差的事情。她指出,《基本法》第22條表示,內地人員不得在港執法。若《成報》調查的屬實,內地公安則不但在港執法,更是在港犯法,屬於「天大的事情」。她認為事件對一國兩制做成極大破壞,怒斥:「是置一國兩制於何地!」毛孟靜又促請警方加緊要求內地回覆,不可以縱容內地公安拖延。她指出,她身為立法會議員,有責任關心事件,她透露會在今日去信保安事務委員會,要求加開議程討論《成報》事件。她敦促警方要保護《成報》員工的安全,詳細調查事件。
民主黨涂謹申則認為,內地七日未能回覆香港警方,形容「不理想」。他指出,如果有內地民眾來港滋擾《成報》,按照香港法律則已經可以拘趕他們出境,因已觸犯香港法律。若該民眾原來更是有公安背景,事件更為嚴重,有可能涉及跨境執法,危害香港市民的姓名,來港從事非法行為。事件將是嚴重破壞一國兩制,他承諾會向政府施加壓力,希望政府正視事件。
《成報》受威嚇事件,與今屆特首選舉息息相關,全港關注,不容含混了結。

【本報特訊 】 「職業示威團」添大叔 見警喊「收工」

軍裝警員叫搞手(紅衫者)停下登記身份。

多名警員向兩名「職員示威搞手」問話。

其中一名搞手戴上口罩,鬼鬼祟祟。

戴鴨舌帽中年男子,有份帶領示威者。

這名搞手將連身帽笠在頭上。

「霸氣大媽」大叫「影啦影啦」。
【成報政治威嚇】
位於觀塘的《成報》辦公地點再次受到的滋擾,10多名「職業示威團」再次出動,繼續「扮追債」,實質「收錢」滋擾。昨天的「職業示威團」增添「中年大叔」,與「大媽」齊舉牌,但過程比上兩次更荒謬。當「示威團」從遠處看見一輛警車開動藍紅燈駛至,樣子已呆了,後有多名軍裝巡警接報到場處理,一名示威團領導立即高呼:「收工!」眾人立即一哄而散。所謂的「追債示威」,全程不足10分鐘,連口號都沒叫一句。當記者問及一名聲稱是「苦主」的「光頭男」為何聲稱被騙錢而報警時,他支吾以對,極力迴避。
昨午約5時10分,在3名中年男子領導下,10多名「職業示威者」來到觀塘威利廣場《成報》辦公室樓下街外聲稱向谷卓恒追債,他們不但口罩蒙面,更全程紙牌遮面。今次與對上兩次的「職業示威團」有少許不同,相信幕後主腦有留意《成報》指出的「情節漏洞」作補充:

「光頭苦主」揚言示威陸續有來
第一,今次安排了「戲子」飾演「霸氣大媽」,當記者走近拍攝時,其中一名大媽極不耐煩,拿着紙牌壓向記者,大叫:「影啦影啦。」
第二,增添「中年大叔」的男角,與「大媽」齊演對手戲。上兩次「職業示威團」全部都是40至50歲的「大媽」,搞手不會舉牌,只是在旁邊指揮「示威團」。不過,今次「職業示威團」明顯可見多了40歲至50歲的男子,當中一名穿白色衫、紅血色外套的搞手亦融入在「職業示威團」,幫手舉牌。
第三,新增「光頭苦主」一角色,他沒有遮擋樣貌,狀甚大方接受記者訪問,但他不懂「爆肚」,被追問下,邏輯混亂,語無倫次,只顧死背劇本。有記者質疑他聲稱墮入騙案、為何不報警呢?他推說案件在內地發生,香港警方無法執法,因此沒有報警。有記者多次追問「光頭男」的姓名,但他拒絕透露。不過,這為「光頭苦主」揚言:「示威會陸續有來,之後都會見到我!」噢!原來這位「光頭男」是連續劇的「男主角」,集集有份演出。

大媽 大叔扮聽不到警叫留步 匆匆逃去
在場示威者只在門口站了約五分鐘,警方接報到場,一名年約50多歲、身穿黑衫黑褲的男子立即高呼:「收工」!該群「職業示威者」立即一哄而散,往觀塘鐵路站方向逃去。在場警方見到「職業示威團」作鳥獸散,警員立即叫停他們,但他們極為害怕警員的查問,不少「大媽」扮作聽不到警員指示,反而愈叫愈走,匆匆逃去。其後,警員截查了兩名男子,拉他們在路旁問話及抄下個人資料,約10分鐘之後讓他們離去。

來源轉自:
【2017年03月02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1 則留言:

Ip wai keung 提到...

共產狗是禍港最大源頭,永遠都是沆瀣一氣,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