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天災與人禍

對自然而言本無災害
自然災害是指自然界中所發生的極端現象,給人類生活和生活環境帶來危害。對自然而言,無論是經常出現的狀態還是罕見的極端現象,都是自然現象,不構成對自然的任何危害,是自然界去舊換新的必須。由於一些極端的自然現象給人類帶來危害,所以被人稱為天災,同時也排除了人類活動對這些災害產生的影響。自然災害大致可以粗分為兩大類:一是氣象災害,如颱風、暴雨、洪水、長期乾旱、高溫、寒潮等等;一是地質災害,如火山爆發、地震、山體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等。有一些自然界的極端現象在工業革命之前並沒有被視為自然災害,比如大霧。現在大霧也被視為是自然災害,因為它影響飛機起飛、車輛行駛。如果是因為人類活動所引起的災害或觸發的極端現象,那就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禍,如一九七五年河南板橋水庫等六十餘座大壩潰壩,潰壩洪水造成二十四萬人死亡;又如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等等。隨著人類活動對自然的干擾越來越強,自然界中所發生的極端現象,給人類生活帶來的危害,也通過人類不適宜的活動而不斷擴大。
增加沙漠化面積等於三個德國
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共有沙漠化面積六十六點七萬平方公里,約佔國土總面積的百分之七。根據二○一四年最新一次調查,沙漠化面積增加到一百七十二點一二萬平方公里,約佔國土總面積的百分之十八。沙漠化面積淨增加一百零五點四二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三個德國領土面積!平均每年淨增加沙漠化面積一萬六千二百二十平方公里,差不多相當於半個台灣面積。目前沙漠化不斷地向東向南擴展,特別向亞洲的水塔西藏高原擴展,威脅到長江源、黃河源等地。當年紅軍長征經過的草地──若爾蓋草原,位於長江和黃河的分水嶺,是黃河等河流的主要水源地。如今濕地消失,沙漠化嚴重。沙漠化面積擴展,並導致水源地乾涸,將全面威脅中國生存的根基。
沙漠化面積擴張的原因是什麼?是天災?還是人禍?目前在中國最流行的解釋是:百分之七十八沙漠化是自然因素,是最主要因素;人為因素是次要的,只佔百分之二十二。可是在二十多年前,科學界對這個問題則是完全另一個意見:百分之九十四點五的沙漠化是人為因素造成的,主要原因有:森林過度採伐(百分之三十二點四);過度放牧(百分之二十九點四);土地過分使用(百分之二十三點三);水資源利用不當(百分之六);城市、工礦建設(百分之零點八)。為什麼二十多年後,同樣的沙漠化卻是自然因素造成的呢?
這二十多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的角色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從一九七六年毛澤東過世、文化大革命結束到一九八九年的這段時間中,知識分子把多年以來在受壓抑環境下對問題的深刻思索寫出來,觀點鮮明,直接指出中國沙漠化面積大幅度的擴張,是人為因素造成的,特別是錯誤政策的結果。六四之後,知識分子成為了所謂的精英階層的一個組成部分,用知識和良心去換取烏紗帽與金錢。科研基金的發放和科研結果相聯繫,將沙漠化歸之於自然因素。

中國是世界最缺水國家之一
談到中國的生態環境問題,特別是水危機問題,最流行的說法就是:中國是世界上水資源最缺乏的十三個國家之一,老天待中國不公,還是把問題推給自然。有中國代表團考察德國後撰寫報告說,德國是世界上水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根據水利部吳季松處長提供的資料,中國人均淡水資源量還略高於德國,中國人均淡水資源為二千二百二十立方米,德國的人均水資源為二千一百六十七立方米,德國的排名在中國排名後面兩位。而且中國人均降水量比德國高出百分之四十。世界上人均水資源量比中國少的還有六十多個國家,如盧森堡、羅馬尼亞、波蘭、韓國、捷克、比利時、丹麥、匈牙利等等。目前中國水危機是人為破壞所造成的,如對河流的過度開發、工業污染物的大量排放、污水回灌地下水等等,可以說,十三億中國人喝的都不是合格水。
擬立法將PM2.5微塵粒污染納入氣象災害
二○一六年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員會啟動立法程序,將PM2.5微塵粒污染納入氣象災害。中國媒體從一開始就把PM2.5微塵粒污染稱為霧霾,是個大錯誤,誤導民眾。霧和霾都是自然現象。PM2.5微塵粒污染則是來自汽車廢氣的排放、煤和油等物質的燃燒,是工業革命之後才產生的問題,是人類活動的直接後果。柴靜給大家上了一堂關於PM2.5微塵粒污染的知識課,讓民眾知道PM2.5微塵粒污染和霧、霾的不同,它從哪裡來,它的危害是什麼。十分可惜,柴靜的記錄片只上網四十八小時就被封禁。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員會正是利用概念的錯誤,認為既然霧已經納入氣象災害,那麼霾也必須納入氣象災害了。
為什麼PM2.5微塵粒污染不是自然災害
原北京市市長王安順在二○一四年兩會期間立下軍令狀:到二○一七年還治不好霧霾將提頭來見。在二○一四年王安順絕不認為PM2.5微塵粒污染是氣象災害,而認為它是人為因素造成的,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治癒的。中國政府號稱三十年消滅霧霾,如果PM2.5微塵粒污染是自然災害,它又如何能夠被消滅?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中國人喜歡這麼說。政府已經通過多次大規模的實驗來證明,PM2.5微塵粒污染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類活動造成的。最近一次實驗是二○一四年十一月在北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簡稱APEC)。為了保證APEC會議期間北京的空氣質量,政府採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如機動車限行與管控,汽車實行單雙號限行政策,機關單位的公車封存百分之七十;燃煤和工業企業停限產;工地停工;加強城市道路沖洗;機關、學校、企業調休放假等等。到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八點,北京市城六區PM2.5濃度為每立方米三十七微克,接近一級優水平,譽名為APEC藍。
筆者把這次行為看作是一次耗資巨大的科學實驗。結果證明,北京的PM2.5微塵粒污染不是自然災害,而是人為因素造成的,只要停止或減少這樣的行為,PM2.5微塵粒污染就不再出現。根據北京市大氣污染物源解析結果,PM2.5本地污染物排放中,機動車排放佔百分之三十一點一,燃煤佔百分之二十二點四,工業生產佔百分之十八點一,揚塵佔百分之十四點三,其他百分之十四來自餐飲、汽修、燒烤、畜禽養殖等。
問題很清楚,二○一四年習近平也作了指示:控PM2.5要壓減燃煤、嚴格控車。北京人大把它納入氣象災害,就是要充分顯示決策核心的無知和無能。

來源轉自:
【2017年2月號 爭鳴 總472期 王維洛】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