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不管國際發生了什麼,中國總是輸家

「XXX怎麼了,中國或成最大贏家」,最近一段時期幾成中國官媒及一些紅粉揚自己志氣的固定句式了。先是韓國總統朴槿惠遇上「閨蜜門」,輿論便放出韓國「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大概要部署不成了;隨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更是高興,以為美國可能要重新考量「亞太再平衡戰略」,中國在南海、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將會更大……國際上發生了諸多事情,好像中國都能得利。
如果說,上述許多事情還沒有一一展開,中國的得利還只能處在假設中,中國官方一般不便正式表態,歡呼的只是中國官媒及官媒鼓動之下的紅粉,那麼,下面這件事甚至使中國最高領導也按捺不住興奮,正式出手準備獲利了。

中國當不了國際貿易的頭
這件事就是十一月二十二日,美國新當選總統特朗普通過視頻表示,他上任後一百天執政計劃的頭一件事,就是發佈總統行政令退出TPP。
與此同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秘魯召開的APEC利馬會議上表示,中方支持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TPP是中國自認被排斥在外的,而RCEP是由中國主導的,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要在全球貿易中起帶頭作用了。
然而,中國替代美國在國際貿易中的地位恐怕只能存在於空想之中。
以市場價格角度看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佔比,中國的佔比從二○○○年的百分之四躍升至二○一六年的百分之十五。亞洲(包括日本)的佔比為百分之三十一。同時,美國和歐盟(英國還在內)的佔比之和為百分之四十七。同樣,儘管增長迅速,但二○一五年中國在全球進口中的佔比僅為百分之十二,而亞洲的佔比為百分之三十六。美國和歐盟的佔比之和仍達百分之三十一(不包括歐盟內部貿易)。
世界最終需求的很大部分仍來自高收入經濟體,中國雖然有少數可與歐美富人相匹敵的最富庶人群,可整個國家還算不上是高收入經濟體。以市場價格計,二○一五年中國消費大約是美國和歐盟總消費的三分之一,更重要的是,驅動當代大部分貿易的專門知識來自於高收入經濟體的公司,中國企業仍不能提供可比深度的專門知識。
特朗普反對TPP的理由大致有,標準還不夠高,比如在知識產權上讓步太多;投資人和投資所在國的爭端解決機制有損美國主權;給一些成員國過渡期可能繼續損害美國勞工階層的利益,等等。但是,美國不僅是全球第一經濟綜合體,也是第一國際貿易體,美國經濟不會也不能完全退出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美國國內畢竟同樣存在龐大的全球化受益群體。
因此,特朗普或許只是重新談判TPP,以爭取美國更大的利益?美國不退出TPP對中國不利,退出TPP同樣不會對中國有利。美國如果退出TPP,那麼將在雙邊貿易協定或WTO框架下,對貿易對方要求更加嚴格,必定會在更多保護知識產權上要求更多的利益,要求對方貿易地位平等,力求資金回流美國,讓更多的製造業回到美國。
這幾年,中國經濟不景氣,外貿出口增幅一跌再跌,企業外遷形成潮流,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和出口商品成本屢遭市場質疑,美歐對中國開徵反傾銷稅已不是新聞。再遭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按照現有國際貿易規則嚴格挑剔,中國外貿豈非雪上加霜?

根本問題在中國內部
中國經濟外貿嚴重衰退的根本問題還在中國經濟內部。中國經濟三十年的高速增長得益於市場經濟、得益於全球化經濟。隨著中國經濟增長,中國勞動力成本、環境成本也必定增長,按照全球化經濟、市場化經濟規律,原來不斷遷入中國的低端製造企業,將會紛紛往外遷。這在其他比中國更早工業化的國家是一樣的,英美如此,日韓同樣如此。
然而就在那些國家的低端製造企業外遷之時,那些國家高喊經濟「空心化」時,他們的總體經濟並沒有下墜,甚至他們的外貿出口總額也沒有下降反而有所上升。
以日本為例。日本的汽車或家電製造商工廠外遷,在外遷地重新建廠,當然會裁掉原來國內工廠的員工,然而新工廠需要安裝的機器設備跟原來國內工廠需要的一定是同一個公司提供的,也就是由日本本土的機器製造商來提供。因為他們多年來一直使用這些老設備商的產品,他們對老設備商熟悉且覺得可靠。在外遷的工廠裡,機器設備的投資相當於勞動力五年的產值,這就解釋了日本在所謂「空心化」時代的外貿順差,也解釋了美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面出口工作崗位一面貿易順差仍在擴大的現象。
中國之所以沒有沿著英美日韓的路走,因為中國雖然充分利用了經濟全球化,但國內市場化卻是扭曲的,是權力市場化。當國際低端企業外遷臨到中國頭上時,這些低端企業乃至整個中國經濟缺失被逼向高端發展的動力。中國的一切盡在中國政府手中,它可以操縱匯率,可以長期壓制勞工工資,可以放心的在全球化經濟範圍中盡情的享受利潤,因此也可以聽任、容忍國企或有著政府背景的民營企業極低的效率且毫無改進提高的動力。
所以,到了現在企業外遷蔚然成風時,中國沒有可以跟進的高端行業,反而國內遍地的鋼鐵、水泥、低端機械製造等落後過剩產能的國企無法淘汰。

力挺國企盤剝勞工是命根
TPP從來沒有反對過中國,美日也幾次正式希望中國能夠參加TPP。
中國反對TPP有兩條:一是企業需有獨立的工會;二是企業間交易和糾紛按國際規則和法律來辦。
企業有了獨立的工會,不僅保護了工人的人權,而且勞工也有商品的定價權,貨幣匯率就難以操縱,國際貿易秩序中企業間便能公平競爭交易。
特朗普如果退出TPP,或許是不願為美國以外包括中國的人權再付出實質性的代價,但是美國必然會在今後與中國商業交易中,更加注重中國商品中合理的勞動力成本,更加注意人民幣匯率不被操縱,更加注意國際貿易的公平原則。同時,美國也一定會注意到中國國企在中國政治法律環境下的特殊性,國企可以不遵守市場規律。中國目前很想在美國投資(奧巴馬在任期間迫切希望與美簽成中美投資協定),美國將會更加注意中國國企的身份。最近,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向美國國會提交報告建議,美國應阻止中國國有企業收購或以其他方式控制美國企業。
在相同的國際法律下裁決企業間的交易和競爭,中國國企怎能維持其官授壟斷地位及極低的效率?中共怎麼肯讓工人有其獨立組織,怎能允許維持其一黨專政經濟基礎──國企垮台呢?所以,特朗普上台,中國必是輸家;美國退出TPP,中國也必是輸家,根本原因都在中國自己。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號 動向總376期 樂尚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