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中共突棄梁振英 中美角力成戰場

《成報》一直報道中共放棄梁振英,甚至把其背後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打成是「亂港四人幫」。由於缺乏進一步的佐證,各界都對《成報》這些消息將信將疑,而且西環與梁振英全力反撲,土共陣營上下都以為梁振英九成九連任,因此星期五梁振英突然以「照顧家人」為理由棄選,全香港都感到極之突然。
強調中共本質時不忽視其手腕
外界一直對《成報》為習近平「開脫」,即對香港強硬的立場以至種種倒行逆施,說成是和習近平無關,相信只是中共權鬥的一部份,以至認為這是為中共某些派系造勢;然而當事實擺在眼前,即原本土共深信「九成九」可連任的梁振英居然被中共勸退,甚至無法「入閘」時,以往對中共的權鬥解讀,必須重新審視。一些中國問題專家指,自鄧小平以來,中共對香港的本質就是強硬,無論是當年二○○三年七月一日的七一大遊行,以至二○一四年的「八三一」決定,都清楚看出中共根本沒有誠意去兌現《基本法》給香港雙普選的承諾;因此無論中共是誰掌權,都不會對香港政策有根本的改變。
這點所謂「終極」或本質的「不變」,實際上忽視了執行手腕,以至香港退化的速度。的確有中共一日,香港人不用幻想香港有真正的民主或者雙普選,更不用幻想香港人可以真正當家作主,為香港人的命運自決,甚至搞港獨。但事實上,香港急劇退化成為和中國大陸沒有分別的城市,對中共而言,卻未見其利先見其害。以往香港對中國的角色,就是所謂中國「文明的窗戶」,當中共不守約以至從不守法的作風,令大陸臭名遠播之時,香港作為法治社會,以西方世界能夠接受的規則,對中國要在經濟繼續發展而言,例如人民幣的開放問題上,尤關緊要。梁振英上台以來的強硬作風,以至「寧左勿右」,搞「香港版文革」等的做法,在奧巴馬對中國軟弱的時刻,或者西方以至亞太各國,只能夠「敢怒不敢言」;但當奧馬巴退下換來一個不按理性出牌的特朗普時,在香港問題上繼續自尋煩惱,則只會令西方輿論一面倒的同情,甚至形成對中國的完全包圍網,令中國的全盤外交有崩盤的危機。

香港年輕一代的「台灣牌」
事實上自民進黨「四大天王」退下,蔡英文以至一批更年輕與西化的班底接掌民進黨,贏出選舉以來,台灣民進黨對香港政策的改變,至為明顯;十幾年前台灣民進黨幾乎完全不理解香港,或對香港民主派的認識,都是主張「一個中國」的民主黨、支聯會等的「統一」派系;近年由於CEPA(台版的CEPA),民進黨訝然發現,香港幾年前就已經發生過所有他們擔心的事;主張港獨的「青年新政」在香港孤立無援,在台灣卻成為了頭版關心的「盟友」,香港年輕一代的「台灣牌」,未必能夠影響到中共對港的格局,卻更促進了台灣特別是年輕一代反中共的分離決心。中共對香港愈硬,台灣就愈被迫離,自五月份蔡英文上台以來,中共對台灣的全方位打壓,例如減少大陸遊客數字,不但沒有起到預期「餓死台灣」的作用,反而令國際旅台人數創新高,台灣經濟更自馬英九下台以來,出了「景氣」的正面指數。在今日互聯網的年代,中共官員在香港的惡形惡相,得到如今學識玩網絡戰、傳媒心理戰的民進黨大篇幅報道,「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幾近成為了台灣綠營的「王牌」。中共口說不緊張台灣問題,說香港問題對台灣不重要,這不但是自欺欺人,更是掩飾其外交全部破局的遮醜布。
然而中國外交部更大的錯誤,是在美國總統選舉之中竟動員美國的「華僑」為特朗普助選,他們以為相對於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希拉莉,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理論上較易和中國「交易」,而且還欺其不懂政治。
他們忘記了一個最大的問題──中共以往對歐美各國的最大法寶,就是以其政治獻金、投資等收買外國的政要權貴以至大商家,因此政治人物往往為了金錢問題,不敢開罪中國。如今特朗普卻有一最大優勢──他本身就是錢花不光的富豪,比起其他要擔心錢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如今最關心的就是要穩固其政治地位,以至在歷史留名。在美國各種問題上,共和、民主兩黨(除奧馬巴外)最一致的,或者是對中國強硬的立場。因此對目前急於表現的特朗普來說,有甚麼「假想敵」比起中國更適合呢?

破壞一國兩制令中國被孤立
不按理出牌的特朗普,不但打破台美斷交以來四十幾年的慣例,接聽台灣總統蔡英文親自打出的賀電,近日更不斷批判中國,甚至威脅中國如不在貿易條約上低頭,則美國可重新檢討「一個中國」政策。幾十年來,西方傳統政治人物只受到中國的恐嚇,如今恐嚇卻反過來落在中國頭上。中國對此不但極低調,甚至在台美通電話問題上,只敢攻擊蔡英文,卻不敢對特朗普開炮,可見中國如今在此問題上的被動是前所未有。
美國自一九九二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如今中共在香港面臨的一個基本問題,就是「強硬」政策對中國真的有利嗎?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以至粗暴踐踏《基本法》,甚至近日在新加坡裝甲車問題上等等,中共「橫挑強鄰」,而且是幾乎所有區域內的國家,究竟對中國有甚麼好處?相比於無法干預的台灣,香港操控在中共的手中。
中共如果在香港繼續施以高壓,那麼美國的一眾關心香港的議員,將更加有藉口要守緊香港政策。因此對中共而言,擱置爭議,減少爭拗,才是中國最大的國家利益所在。如今問題的關鍵,就是中共高層有否這種視野與胸襟,能理解真正的一國兩制,才是對中國最有利的做法。破壞香港的兩制,除了那些打算以權謀私的貪官,只會令中國更被孤立包圍。問題是,究竟習近平有沒有這樣的視野?即使有,能否動搖到這幾年扶梁振英上台的勢力?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號 動向總376期 林 忌】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