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成報拒停刊漢江泄文章壓力 團夥憤向管理層家門淋紅油

【成報政治威嚇】
今屆香港特首選舉出現不少詭異現象,其中在提名期未開始便出現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欽點」林鄭月娥之說,引起市民炮轟有違選舉公義,激起民憤。《成報》評論作者漢江泄的頭版文章剖析混渾政局,揭開政治黑暗面,深受市民歡迎及追看,因而觸碰涉及內地及香港團夥的利益,中聯辦近月曾經透過不同渠道向《成報》老闆谷卓恒施壓,要求停刊有關文章,但被回絕。有人在無計可施下,懷疑起用黑幫,甚至勾結內地不法分子,有組織地攻擊《成報》報社、管理層及員工等作出威嚇,企圖癱瘓運作。雖然警方已介入保護《成報》相關人士的人身安全,但不法分子無視法治,暴力升級,昨天跑到員工寓所門外「淋紅油」,以示警告。
《成報》在短短一周內已四度報警求助,最新一次報案是昨天清晨時分。

探員保護回家揭發 列「刑毀案」
有管理層昨日清晨在警方保護下返家,赫見寓所被淋潑紅色油漆,大門、外牆及地上均沾滿紅油,牆身更貼上其個人照片及谷卓恒的大字報,而當時油漆還未乾透,相信是半夜作案。據了解,同行的重案組探員安頓好事主後,馬上蒐證,並在附近兜截及翻查大廈的「天眼」追查。警方經調查後,將案件列作「刑事毀壞案」處理。
據了解,由於事態在短時間內起了急速變化,而且有惡化趨勢,警方高度重視,提高了調查層次,由「觀塘警區重案組」改交由「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合併調查。此外,對相關人士的人身保護調整至更嚴密,並加強在《成報》及受影響員工的住所附近加強巡查。

合併4案 交東九龍總區重案組調查
警方發言人表示,非常重視上述案件,已轉交東九龍總區重案組接手一併跟進,作全方位調查,並就報案人提供的資料進行分析及風險評估,因應有關人士的需要,提供適切的保護。 警方重視每一位市民的人身安全,絕不容忍任何威嚇市民人身安全的行為。如有違法的行為,警方定必跟進調查,以維護法紀,保障市民安全。
《成報》董事局主席谷卓恒昨天清晨聞悉管理層匯報有員工寓所門外被淋紅油事件後,首個反應是大罵這些貪腐分子和害群之馬:「他媽的!瘋了!」事實上,早於農曆新年期間,谷卓恒已撰文提及「攪事分子為堵住我們的口,不斷對我設局陷害」,並作出「人格謀殺」,不斷滋擾他的合作夥伴、恐嚇他的家人,他和員工們受到威脅人身安全的恐嚇信息不絕。

谷:涉公安和深圳市委常委級領導嚴重貪腐
谷卓恒又提到內地貪腐襲港,對香港的法治建設與民主進程發展的破壞是巨大的,應引起全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同時也進一步破壞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對北京執行和落實「一國兩制」的質疑。就近日又「重新炒作」的「美貸網」一事,谷卓恒強調,本身就是內地害群之馬設置的一個局,簡單講就是製造「美貸網」事件,作為「整人工具」,事件涉及內地公安和深圳市委常委級領導涉及嚴重貪腐問題。谷表示,已多番澄清自己與該公司業務無關,更未侵吞上述企業分毫資金,是一些受利益驅動者在無任何未經求證下作出揣測性報道,內容嚴重失實,偏離新聞工作者道德和職業底線,涉及誹謗,會採取法律行動追究責任,並已經就上述貪腐分子的惡劣行徑向中央相關部門進行舉報。
工聯會 新民黨 經民聯 民建聯不維護香港核心價值
鑑於《成報》今次遭受政治恐嚇的連串事件,是一次有組織的大規模政治威嚇,明顯是有關人士意圖迫令《成報》停止刊登廣大讀者感興趣的「漢江泄」先生的評論文章,意圖操控選舉結果。在特首梁振英任內,社會加速撕裂與對立,不容許任何批評聲音,黑幫勢力干擾政治事件愈來愈普遍,政界瀰漫一片白色恐怖;特別是在今次特首選舉,建制選委面對恫嚇,被指示支持某位候選人。
由此可見,中聯辦及梁振英是目前禍港之根源,梁振英已無能力去管治及保護市民。在新聞自由、「一國兩制」及香港治安等這大原則上,昨天僅有泛民及少數建制人士回應,工聯會、新民黨、民建聯及經民聯均拒絕回應及未覆電話,漠不關心,未知是否要維護利益團夥了。

《成報》強烈譴責利益團夥疑用黑幫暴力威嚇
今次香港特首選舉已被涉及香港及內地的利益團夥深度干擾,為求力保的屬意人選當選下屆特首,竟然採取極端暴力及卑鄙手法,接二連三對揭露事件的《成報》施以黑幫及流氓手段,向個別管理層及員工作恫嚇,務求癱瘓公司運作。
繼本集團早前管理層及員工受跟蹤及被張貼抹黑恐嚇海報後,雖然事件已經報警及全力調查,但不法分子仍有恃無恐,昨日(2月26日)約清晨時分,再向《成報》個別管理層的寓所張貼恐嚇及抹黑單張,並在單位大門及牆上淋潑紅油,相關人士已即時報警。今次已是《成報》第四次報警,本集團強烈譴責不法分子無視法紀,這些近似黑幫的暴力威嚇手法,嚴重破壞法治,香港市民厭惡。本傳媒集團促請警方盡快緝拿逞兇者歸案,並把幕後主腦繩之以法。

內地害群之馬涉「跨境犯法」
《成報》遭受政治恐嚇的連串事件,是一次有組織的大規模政治威嚇,有理由相信與香港特首選舉有關。雖然犯案者故意以財務問題轉移公眾視線,但公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明顯是有關人士意圖迫令《成報》停止刊登廣大讀者感興趣的「漢江泄」先生的評論文章,意圖操控選舉結果。
本集團已經掌握證據證實事件涉及一些內地的害群之馬,促請中央政府嚴正處理,事件已涉及「跨境犯法」,嚴重損害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梁振英任內黑幫涉政趨普遍 無能治港
在特首梁振英任內,社會加速撕裂與對立,不容許任何批評聲音,黑幫勢力干擾政治事件愈來愈普遍,政界彌漫一片白色恐怖;特別是在今屆特首選舉,建制選委面對恫嚇,被指示支持某位候選人。由此可見,中聯辦及梁振英是目前禍港之根源,梁振英已無能力去管治及保護市民。
侵犯新聞自由 挑戰警方執法 民主派強烈譴責
《成報》遭受連番威脅,有管理層昨日凌晨發現寓所大門及牆上遭淋潑紅油和遭張貼恐嚇單張,昨日第四度報警求助,連串事件惹起全城關注,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均認為事緣與近日《成報》的評論文章「得罪人」有關,事件是針對新聞自由而來,令人憤怒;記協亦發表聲明強烈譴責事件,促警方早日破案。不過,除自由黨促請警方認為調查外,其他建制派議員也「龜縮」避談事件,有議員表明不作回應,其他則至截稿前也未有回覆本報。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昨日批評有關人士的行為除是嚴重侵犯新聞自由外,同時也是嚴重挑戰香港警察的執法能力,「現時我們很擔心(《成報》)員工的安全!」他認為警方應全面評估考慮保護《成報》員工,認為這些有組織的作案人,不將特區政府和警方放在眼內,漠視法治,對政府和警方是重大挑戰和考驗,「這一次香港制度輸不起!這些人甚至不相信警方能否保護《成報》!」他要求警方及特區政府官員立即正視事件,並對涉事的兇徙繩諸以法。

陳淑莊:最核心是找到屋企
資深傳媒人出身的香港本土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亦表示,今次事件令人憤怒及遺憾,批評涉案人士「又細又大」地不停滋擾及攻擊《成報》,由高科技的攻擊黑客攻擊《成報》伺服器,至最「下三流」的淋紅油,認為警方應加強協助《成報》。她又指出,相信事件是衝着新聞自由而來,因《成報》近日的頭版評論文章「得罪人多,稱呼人少」,或令有關權貴人士不快。
公民黨議員陳淑莊亦指出,《成報》員工多次受到騷擾,事件非常嚴重,「最核心是找到屋企」,事態已經升級,認為事件是與新聞自由有關,並非單一事件,乃是有計劃、有系統的恐嚇和滋擾行為。她認為政府應派出更高級官員處理事件,並促政府官員就事件「發聲」。她又向《成報》員工致慰問。

公民黨發聲明促保安局介入
公民黨亦發表聲明,炮轟不法分子接二連三施以黑幫及流氓手段,恫嚇《成報》管理層及員工,令《成報》要第四次報警,強烈譴責任何妨礙新聞自由的違法行為,促請保安局介入,並呼籲警方保護求助者的人身安全,盡快緝拿逞兇者及幕後主事人。
建制政黨方面,自由黨副主席邵家輝直言,香港是法治之都,即使事件是否涉及金錢、《成報》所指的特首選舉抑或與其他事件有關都好,都不應該以涉及刑事成份的手法威脅報章,強調本港媒體的自由十分重要,故促請警方要調查事件。

郭偉強新民黨均表示無回應
不過,其他建制派議員則未有回應事件,其中會提名林鄭月娥參選特首的工聯會,議員郭偉強接受《成報》電話訪問時僅表示:「不好意思,我們無回應」,新民黨亦表示「暫時無回應」;而本報亦曾嘗試接觸民建聯李慧琼、蔣麗芸以及經民聯梁美芬等,但直至截稿前皆未獲回應。
香港記者協會昨晚發表聲明,對《成報》連日遭到不法之徒連番恐嚇滋擾,更有管理層寓所被淋紅油,予以強烈譴責,表不感到極之憤怒。記協強烈促請保安局介入事件,並呼籲警方嚴肅徹查,及早緝拿不法之徒,保障新聞工作者安全和捍衛香港新聞自由。記協又批評有關人士行為威脅新聞從業員人身安全,公然踐踏新聞自由,同時也挑戰香港警察的執法能力,強調任何新聞工作者都不應因為其報道或言論而受到威嚇。

金毛口罩青年接力帶領 「大媽職業示威團」聞警喪逃

針對《成報》的滋擾行動無日無之,10多名「職業示威大媽」繼上周五到《成報》所在的辦公大樓外用標語掩蓋容貌,鬼崇「示威」後,昨日再由「金毛」青年帶領,於傍晚5時許到辦公大樓外舉牌「示威」,惟今次聚集時間更短,當他們聽見大樓保安員已報警後,極速離開,似乎害怕遭警員截查及登記個人資料,整個行動前後不足15分鐘,儼如只是旨在到《成報》「打卡」。
這些有組織攻擊《成報》的行動手法極端,除威脅員工人身安全及發動網絡攻擊外,亦以「職業示威大媽」作出滋擾及抺黑,意圖把「政治威嚇」轉移至《成報》老闆谷卓恒身上。

中年男被點相 昨消失未帶隊
昨日出動的大媽由兩名戴有黑色口罩的首腦帶隊,於傍晚5時20分後扺達《成報》所在大樓樓下舉牌「示威」,而今次到場人數約十多人,較上周五(2月24日)時的14人稍有增加,而她們手持的紙牌則是循環再用,這些紙牌除用作「示威」外,更大用處是掩蓋一眾大媽的容貌。
上次率領「大媽團」的男首腦,一人姓吳,另一人是53歲姓名譯音周賢添(Chow Yin Tim),因兩人已被接報到場的警員登記個人資料,故此,昨天的「成報打卡」行動則更換了另外兩人帶隊,而他們均戴上黑色口罩,明顯是避免遭人認出,但從外表看出他們較為年輕,其中一名首腦染金髮,這名「金毛男」負責發放及收集一眾大媽手持的標語牌。

聞報警 金毛大悅稱可早「收工」
大樓的保安員見一眾大媽聚集搞事,報警處理。「大媽團」聽到保安員報警後,極速喪逃,恐怕再被警員查問及登記資料,只聽到帶領大媽的「金毛」首腦說「報警更好」,似乎十分樂意到場「打卡」後便立即「收工」。該名「金毛」首腦負責收回大媽手上的標語牌,與同黨帶着一班大媽向觀塘廣場方向離開,不消片刻已走得無影無蹤。警方接報後到場,把警車停泊在辦公大樓對面的馬路上長時間戒備。
《成報》辦公地點屢受滋擾,上周五「職業示威大媽」的行動,過程已十分荒誕怪異,她們聲言要找《成報》董事局主席谷卓恒「追討血汗錢」,但又拒絕透露細節,全程遮擋容貌,當日警方接報到場時更嚇得立即拋下示威紙牌落荒而逃,與昨晚情況一樣,雖是「示威」卻說不出所以然,亦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由於他們舉起的紙牌含有誹謗字句,谷卓恒表明已掌握部分人士資料,並會繼續追查,要追究責任,向他們索償。
事實上,這些聲稱是「美貸網」的苦主是受僱於內地及香港一些利益團夥的「演員」,提供「職業示威者」的中介人有涉及「反佔中」及「撐梁振英」等示威行動,並準備好示威牌等道具。從現場所見,不排除由本地黑幫率領。

中聯辦友好《頭條日報》到場採訪
評論文章作者漢江泄前天寫道:「同屬『國妖』張德江的團夥、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主導下的文宣系統,其中,左報在香港的存在價值,就是『掩飾真相,妖言惑眾』,正事不做,只顧幹旁門左道的事。以日前為數十多名『職業示威大媽團』前往報社辦公大樓門外,對《成報》老闆進行政治抹黑,『聲稱示威,實質滋擾』。不知道是否『西環』被中央嚴查維穩費,對利益團夥『關水喉』,這群『大媽』領取的『工資』不足,未有交足戲,當看見群警駕到,狀似心虛,嚇得拋下紙牌,落荒而逃。這些荒誕示威鬧劇,原來才是『亂港四人幫』之一、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董事長姜在忠的至愛,他主管的旗下報章大書特書,看似真的一樣,但下回請『寫稿員』專業一點,同屬一報所寫的所謂『被騙金額』是次次不同,數字在彈指之間,由1億激增至10億,可想而知,事件不靠譜。《星島日報》的關注點與中聯辦喉舌一樣,只寫『大媽團示威』。翻查資料,昨天僅有政協常委何柱國旗下的《頭條日報》到場採訪『大媽示威』。」

來源轉自:
【2017年02月27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1 則留言:

Ip wai keung 提到...

左佬亂港已非一朝一夕之事,六七十年代幸有英人管治土共才拿他們沒辦法,唯有在地下進行,如人體暗病,令香港安寧了廿多三十年,但現在英人已去,香港福運亦嘠然而止,病毒(左佬)如花柳淋病末期般蒲面病到出來,所作行為無法無天,犯罪警賊判刑也公然由差頭及退休等死老差糾眾藐視法庭判決,徐步高也含恨非生於如此年代,試問今夕何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