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唯「我」獨尊 林鄭綿裏藏針暗害同僚

【評論文章 漢江泄】
「綿裏藏針」出自元代戲曲作家石君寶的作品《曲江柳》第二折:「笑裏刀剮皮割肉,綿裏針剔髓挑筋」,意思指質地非常柔軟的絲綿內藏着一根根幼細的針,不易察覺,容易讓人受傷,甚至可剔髓挑筋。此話形容一個人的外表和善,但卻是內心非常惡毒。據曾與林鄭月娥共事的官場中人形容她為官之道,正是綿裏藏針,暗害同僚,最近例子就正是林鄭月娥接受電視專訪時不點名批評曾俊華去年拒答4名被入稟覆核議員問題一事。綜合官場消息稱,林鄭作為政務司司長,當天是有份同步接獲律政司法律意見的電郵,但她未有履行職責,事前提出任何意見,反而事後孔明,卸責曾俊華,並以能者自居,令高級公務員心寒。
林鄭月娥在專訪中,不點名批評曾俊華去年在立法會上,拒絕回答四名遭入稟覆核資格的議員一事。林鄭說:「坐喺你前面就係唔答你問題,呢個咪就係有少少破壞行政立法關係囉,如果我哋重視行政立法關係,法律意見係一件事,但政治嘅判斷係另一件事……如果所有政府施政、官員行為都係法律意見主導,咁我哋得一個律政司就搞掂啦喎,點解要咁多官員喺度做咁多嘢呢」。林鄭又認威說,過去有不少行政立法之間的矛盾,都是由自己出手解決。
筆者重新翻查各傳媒當天的報道,以《成報》為例,刊12月6日A1頭版已就曾俊華疑「被跣」拆局。
事發於12月5日上午9時舉行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會議,議程包括由曾俊華簡報香港整體經濟最新狀況,以及關於2017-2018年度《財政預算案》的諮詢。曾俊華在開場發言的結尾,指出會拒絕回答立法會議員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和梁國雄的提問,原因是政府在周五(12月2日)就四人的宣誓入稟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故他說:「在這情況下,在法庭就有關訴訟,律政署(律政司)給我們的法律意見就是作最終判決之前,公職人員包括我本人,需要跟隨政務司司長在2016年10月31日和11月8日致立法會主席的信件指出的立場,不會回應這四位人士的問題和意見。」當時,建制及泛民議員均表譁然,泛民甚至批評梁振英霸道,曾俊華被迫讀出這份聲明。其後,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提出休會,動議罕有地在建制派人數不足之下,以14票比9票獲通過,會議提早約一小時結束。
後來,有建制議員致電給梁振英反映不滿,而立法會內委會正副主席李慧琼及郭榮鏗與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同日下午,政府出現戲劇性變化。據議員引述政府考慮到整體的公眾利益及希望讓議會繼續正常運作,在不改變這四個議員法律立場的同時,亦會回答所有議員的提問。

官場不滿林鄭混淆視聽
在林鄭專訪播出後,惹起部分官場人士反感,批評她是以偏概全,混淆視聽,她這次明顯卸責,在官場乃公開秘密,綜合官場消息詳述更多細節。
政府於12月2日(周五)下午5時左右,政府各部門的辦公室大門已經慢慢關上,此時律政司(DOJ)的代表拍打高等法院已經關上的大門,又稱「我係DOJ(律政司)嘅」。據悉,當時法院職員與對方都周旋了一會兒,才放行讓對方交司法覆核文件。當時,流傳有人指示急趕於在這天入稟,就是「設局」,讓曾俊華成為12月5日(周一)首名在立法會不回答政府問題的官員。曾俊華特別於周末假期徵詢律政司意見,了解應如何回應相關議員,當時獲得的答覆,就是他在立法會開場發言結尾所說,至昨天再重提此事,立場也沒有改變過。
消息續說,若果政府是一支球隊,曾俊華就是扮演一位「忠實的球員」角色,守好「龍門」,依照法律意見行事,因為梁振英是特首,置身政府團隊的曾俊華無可能不依從「政府立場」行事,所謂是「跟又死,不跟又死」。

林鄭無回應 不是失責就是加害
綜合消息指出,律政司當日回覆給曾俊華的電郵,是同步給了林鄭月娥,以及相關官員,而梁振英亦是知悉的。不過,在電郵往來過程中,沒有人給予意見,換言之,全部收件人,包括林鄭月娥都沒有提出反對意見,也沒有人提出若按照法律意見執行會影響行政及立法關係。
在當日事件鬧大後,各人的反應值得細味:梁振英會見傳媒時聲稱,政府事前沒有討論是否拒答遭司法覆核議員問題、自己完全不知情,完全把責任歸咎曾俊華。筆者看來這只是梁的一貫「語言偽術」,因為政府可能真的無開會討論,但不代表政府內部不知情,而事實上政府溝通之一是透過電郵表達意見。林鄭月娥則一直隱身,沒公開回應,如事不關己。至於提供法律意見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則封口,拒說提供了甚麼法律意見給曾俊華。
當時政圈已廣泛流傳曾俊華是被人加害的「政治動作」,替其不值,因梁振英擬連任是路人皆見,而民望高企及與泛民有商量的曾俊華是其重要對手,故此,製造曾俊華與泛民之間矛盾,製造事端令其民望下跌,料可有效重撃。而林鄭月娥當時雖然聲稱無意角逐選特首,但仍被外界視為「黑馬」,她被視與梁振英聯手打擊曾俊華,置身事外,坐享其成。據官場透露,林鄭在事發後翌日開會,曾在會上責難曾俊華,批評他是自己「過於演繹」法律意見,儼如自己沒有半點責任。這一下,更令部分高級公務員心寒,活生生演繹了一幕「綿裏藏針」。反之,袁國強還有人性,有律政司人士透露袁國強事後曾對曾俊華感到很抱歉,像累了他捱罵。
官場中人告訴筆者,依據政府架構,梁振英及林鄭月娥才是應該負上最重要責任,特別是林鄭,因政務司司長的職責是協助行政長官,督導其所指定的決策局的工作,並要負責加強與立法會緊密而有效的工作關係,並擬定政府立法議程的時間表。故此,若果行政立法出現問題,首要問責及處理的應當是林鄭。官場人士續說,林鄭近日在專訪中誇大其辭,形容全靠她出手才解決問題,這根本是本末倒置,自己沒做好工作,事後補救而已。

林鄭演辭45個「我」字 顯自我中心
我們不要被林鄭的「語言偽術」騙倒,應該去問:在拒答議員事件上,當林鄭收到法律意見電郵時,究竟是早已發現問題而刻意默不作聲去提點同僚,抑或她無政治觸覺,在事前不察覺問題呢?如果是刻意不出聲,則是未有做好本分之餘,還相當陰毒;若果是事前不發現問題,那就代表她不是「好打得」(即能幹),而是事後「馬後炮」,自圓其說,還要包裝成個人「功勞」。
筆者仔細觀察,林鄭的確喜歡把功能歸於自己,言談之間,以「我」字說得最多。在林鄭宣布參選這天宣讀的演辭,不計「我們」,有45個「我」字,可見她是一個非常自我中心的人。領袖特質必須是性格謙遜、有誠信、有擔當、有內涵、有凝聚力,懂得用人。但林鄭「唯我獨尊」,總是認定無人及她幹得好,這樣性格,如何管理團隊呢。目空一切的她,怎會瞧得起在內蒙師範學校畢業的土包子劉雲山呢?

曾俊華澄清拒答議員風波 稱林鄭早知情

曾俊華強調自己跟隨政府立場。
特首參選人、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日前不點名重提其對手、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去年12月不回答四名被司法覆核資格的立法會議員提問一事,形容此事破壞行政立法關係,更聲稱問題最終要由她化解。曾俊華昨天透露,原來林鄭月娥事前曾經兩度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內容正是說明官員不回答某一類議員提問的政府立場,而對方在事前其實亦知道他會跟隨此立場。對於是否被抹黑,曾俊華稱:「這個就是事實,你們自行判斷。」
稱她致函立會主席表立場
曾俊華昨天與資訊科技界選委會面後見記者,期間回應了林鄭月娥日前在一個電視台專訪中的不點名批評。他表示:「那個星期五(12月2日),政府在黃昏的時間,說會司法覆核這四位議員,在此之前,Carrie(林鄭月娥洋名)兩度寫信給立法會主席,好清楚地說明我們就此事的立場為何,基本上是說某一類的議員,我們不會回答他們的問題,這是當時的政策,而這個政策是清楚的。」
強調自己跟隨政府立場
他強調,拒絕回答四名議員提問,是跟隨政府立場:「因為我在星期一(12月5日)要去見(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我有可能是第一個官員去立法會的,所以我在那個周末(12月6日)跟律政司方面再澄清一下法律立場是怎樣。當時很多來往的東西亦到了Carrie的辦公室,所以她應該會知悉事情。」他於是在去年12月5日在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會議上說明有關立場,惹來反響,當天下午部分立法會議員就與林鄭月娥會面,而後者將以往政策改變,即官員會回答四名議員的提問。
曾俊華表示,尊重這個改變亦尊重這個決定。被問到是否被抹黑,曾俊華稱:「最後一句,這個就是事實,你們自行判斷。」 去年12月5日,當時仍然是財政司司長的曾俊華出席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會議時稱,不會回應劉小麗、梁國雄、羅冠聰和姚松炎的問題,結果引來泛民及建制議員的不滿。直至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正、副主席李慧琼及郭榮鏗當下午與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後,才引述對方稱政府官員會回答所有議員提問。

來源轉自:
【2017年02月03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