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誰?誰?誰?誰?誰?

「誰」之罪大矣!
時文:懂不懂規矩、守不守紀律、講不講服從,是黨性問題,更是方向問題。這裡的「方向」,意味著道路如何走、旗幟怎麼扛。歸根結柢,服從誰、圍繞誰、擁護誰,檢驗著一名黨員幹部的「核心意識」。
──《人民日報》評論員觀察:《「講服從」沒有任何例外》,二○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插嘴:中共中央機關報的這位評論員,不知是否臨時僱用的「協評」,說了三句話,一句反對一句。第一句提出「方向問題」,第二句卻不說方向在哪裡,而說道路「如何走」,用腳走還是四肢爬還是打滾走;已經做好的旗幟「怎麼扛」,扛肩上還是舉頭上還是貼肚上?第三句就更加厲害了,前兩句究竟說的還是個人和黨派團夥及其道路目標的關係,至此卻把它「歸根結柢」為服從、圍繞、擁護「誰」即哪個人的「核心意識」了。這位「協評」看來黨史都沒學過,不知多年以來中共最不缺少的正是這個「核心意識」呢。幾十年間,全黨堅決徹底地服從毛主席圍繞毛主席擁護毛主席,怎麼走路怎麼扛旗怎麼說話怎麼吃飯(「平時吃稀忙時吃乾」)都按他的指示辦,結果黨國遭到大災大難,這才有領導們天天念念有詞的「改革開放」!須知在共產黨的語境中,把服從集體改為服從「誰」,正式名稱就叫「個人崇拜」或「個人迷信」。無論中外,它都是禍黨禍國之源呢!此「誰」之罪大矣哉!

被子屬於誰的?
時文:在湖南汝城縣沙洲村,三名女紅軍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臨走時,把自己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給老人留下了。老人說,什麼是共產黨?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習近平:《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二○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
插嘴:八十年前共產黨的三名女紅軍「自己只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留給老百姓」,由此證明共產黨就是給百姓送被子的人;幾十年以後八百或八萬名共產黨的男女長官把老百姓最後半條被子都化為贓款存在自己床底下,由此又證明了什麼呢?一名或者七名共產黨的最高領袖甚至把老百姓的「百家姓」都變成自己的「一黨姓」,這又證明了什麼呢?
何況共產黨自己並不製造被子,「萬里長征」所用的被子衣服果蔬糧食,無不來自沿途的老百姓呢!

「打贏網絡輿論戰」是誰之福?
時文:根據相關資料顯示,目前我國使用微信的人群,已經達到五億多人。微信作為當前社會的主流社交軟件,在帶給人們便捷的同時,也給流言蜚語、謠言的傳播提供了廣闊的空間。……打贏網絡輿論戰,必須建構領導幹部帶頭、全黨參與的大格局。……對於污蔑黨和國家的言論,要勇於亮劍、挺身而出,義正詞嚴地予以回擊。
──張超:《黨員幹部應在「朋友圈」中主動發聲》,二○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中國國防報》
插嘴:把人群「便捷」地自由交流信息交流思想視同大敵,動員全黨「打贏網絡輿論戰」,上述號召如果成功,絕對不是人類之福。設想十來萬年以前「智人」開始以語言交流的時候,如果出個什麼國防部發出以下號召:「目前我國(?)所使用語言的人數,已經達到XX多人。語言作為當前社會的主流社交軟件,在帶給人們便捷的同時,也給流言蜚語、謠言的傳播提供了廣闊的空間」,決定組建一個清洗語言黨去和全民打一場「幹部帶頭、全黨參與」的「語言輿論戰」而且「打贏」了,人類至今除了高呼「國防部萬歲」之外,還可能比禽獸「智」到哪裡去呢?

人民為誰工作?國企為誰賺錢?
時文:國有企業領導人員是黨在經濟領域的執政骨幹,是治國理政複合型人才的重要來源,肩負著經營管理國有資產、實現保值增值的重要責任。第一職責就是為黨工作。
──《習近平為國有企業強「根」固「魂」》,新華網二○一六年十月十三日
插嘴:按照中共十二屆三中全會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改革的目標正是「經濟體制上過度集中統一」的「同社會生產力發展要求不相適應的僵化模式」,從而決定「實行政企職責分開」,讓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發揮活力。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更把「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標,國家還「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開公平公正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最近召開的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二十七次會議又再度重申上述原則,強調「廢止按照所有制不同類型制定的市場主體法律和行政法規,平等保護各類市場主體。」現在忽然宣佈黨在經濟領域執起「政」來,且由國有企業的頭頭去執。那麼市場的「決定作用」何在?「各種經濟」「公開公平公正」的「市場競爭」何在?各類市場主體的「平等保護」何在?「政企職責分開」為何變成黨企職責不分的「為黨工作」──也就是為黨賺錢了?
何況中國共產黨的根本宗旨是「為人民服務」即為人民工作而絕無一黨私利,怎麼能夠下令人民的國有企業及其經理人「為黨工作」為黨賺錢呢?

使誰絕望?
時文:(《炎黃春秋》的淪陷)幾乎沒人抵抗,除了《炎黃春秋》那群大多白髮蒼蒼的老編輯、老編委。但他們尖銳的抗議,不但沒有激起多少響應,反而更加烘托出他們的孤獨,更加烘托出整個言論界死一般的沉寂。當年《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事件爆發時,言論界的抵抗是何等壯觀,用山呼海嘯形容,也絕無一點誇張。那是當年人們還抱有希望,人心還沒有死。今天這情景是一去不復返了。今天人心已死。……而這,才可能是最深沉的悲哀,也才可能是今天最大的絕望。
──笑蜀:《〈炎黃春秋〉淪陷是對人心的最後一擊》,《德國之聲》二○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插嘴:上文所說的人心,是指「人們還抱有希望」;心死即不抱希望了。作者沒有明說人們希望什麼和對誰希望,那是屬於「你懂的」。可是希望雖死、人卻活著,人無希望、還有手腳;根據能量不滅原理,在一個活著十幾億「不抱希望」之人的社會裡,「言論界」因失去而「沉寂」了的能量,轉移到「手腳界」裡活躍起來一定更加可怕。昨天綿延三公里長的退伍志願軍人隊伍高唱「向著法西斯蒂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之歌,包圍「手腳」們曾經保衛的中央軍委,那樣的能量會給誰「最大的絕望」呢?

來源轉自:
【2016年11月號 動向 總375期東方無忌】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