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開先河 中國律師起訴北京市政府治霾不力


陰霾再次襲擊中國北部,有18個城市發布了空氣污染紅色預警。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記者蕭律生/報導】
2月20日,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得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對他起訴北京市政府治污不力一事,不立案,也不裁定,要求他「回去等通知」。他認為該法院做法已違背《刑事訴訟法》,他將上訴到高級法院。
北京律師余文生、程海,河北律師盧廷閣、李威達和天津律師馬衛分別於2016年12月19日和20日向北京市、天津市和石家莊市的中級法院起訴這三個城市的政府不履行環境保護法定職責,請求責令其在合理期間內治理轄區內空氣質量到平均良好狀態、消除嚴重污染天氣,並提出國家賠償請求。
余文生不是以人權律師身分起訴北京市政府,而是以公民身分提出合理訴求。他表示,去年入冬以來,京津冀三地5億百姓飽受陰霾污染之苦,全中國籠罩在陰霾之下,是政府的不作為或亂作為導致的這一惡果,「在環保上,中國人很少用法律手段來維護權利,我懂法,就需要拿起法律武器維護我們共有的權益,因為空氣是每個人都要呼吸的。」
旅居德國的著名學者仲維光教授表示,中國發生的所有災難都是中共一黨專制所致,中國陰霾無法治理同樣是此專制統治的結果。從SARS、禽流感到三峽大壩災難性後果,再到天津爆炸事件,中共只看中它的利益,不顧百姓生死,「中國人都生活在火藥桶上。」
1月19日,余文生又向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起訴北京市政府治理陰霾不力,過了一個月,他仍然沒有收到法院進一步處理的任何通知。
「他們應該在一週之內回覆我,無論是不立案,還是不裁定,都需要給出答覆,然而沒有。我不能無限期地等待通知,就這幾天吧,我準備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起上訴。」余文生說。
江蘇知名民間環保人士吳立紅認為余文生律師不像中共假造的「十大好律師」那樣替中共說話,敢於與中共抗爭的精神是好的,但需要民眾去推動。他說,現在「甚至連霧霾都不能講,兩會要開,還被監控」,要治理陰霾不從體制上根治,無法解決根本問題;中共現在是陷在治污怪圈中,只會「越治越污」。
環保人士胡佳也持相同觀點。另外,他表示中共選拔官員採取GDP至上的做法,毀壞了中國的環境,同時中共官員能呼吸特供空氣,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在一邊。「律師起訴政府空氣治污不力,開了一個先河,如果能形成群體訴訟,帶來群體力量和意志,是蠻有價值的。」他說。
余文生還告訴大紀元記者,老百姓只能用法律來維護自己最為基本的健康權,「我們手中沒有別的武器,只能用中共制定的法律來抗爭,雖然這個武器往往傷到自己。」
其實也不是沒有出路。仲維光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可以去反抗,不是用暴力,可以去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去揭露真相、從心裡遠離中共;當中共內部狗咬狗、外部有民眾施加壓力的時候,解體中共的那天就會早到來。200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中共的一黨專政是最壞的,必須解體。」

北京市府治霾無方 律師:告到底

去年入冬以來,京津冀三地5億百姓飽受陰霾污染之苦。(Getty Images)
【記者蕭律生/報導】
此前起訴北京市政府治霾不力的中國人權律師余文生,2月20日得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對此不立案也不裁定,他認為已違反《刑事訴訟法》,表示將上訴到高級法院。
北京律師余文生、程海,河北律師盧廷閣、李威達和天津律師馬衛,分別於2016年12月19日和20日向北京市、天津市和石家莊市的中級法院,起訴此3個城市的政府不履行環境保護法定職責,請求責令其在合理期間內治理轄區空氣,使品質達到平均良好狀態、消除嚴重污染天氣,並提出國家賠償請求。
余文生以公民身分提出上述訴求,他表示,去年入冬以來,京津冀3地的5億百姓飽受陰霾污染之苦,全中國籠罩在陰霾之下,是政府的不作為或亂作為導致的這一惡果,「在環保上,中國人很少用法律手段來維護權利,我懂法,就需要拿起法律武器維護我們共有的權益,因為空氣是每個人都要呼吸的。」
1月19日,余文生又向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起訴北京市政府治理陰霾不力,過了一個月,他仍然沒有收到法院進一步處理的任何通知。「他們應該在一週之內回覆我,無論是不立案還是不裁定,都需要給出答覆,然而沒有。我不能無限期地等待通知,就這幾天吧,我準備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起上訴。」余文生說。
余文生告訴本報記者,老百姓只能用法律來維護自己最為基本的健康權,「我們手中沒有別的武器,只能用中共制定的法律來抗爭,雖然這個武器往往傷到自己。」
江蘇知名民間環保人士吳立紅認為,余文生律師敢於與中共抗爭的精神是好的,但需要民眾去推動。他指出現在在中國「甚至連霧霾2字都不能講,兩會要開,還被監控」,要治理陰霾不從體制上根治,無法解決根本問題;中共現在是陷在治污怪圈中,只會「越治越污」。
環保人士胡佳也持相同觀點,他也指出,中共選拔官員採取GDP至上的做法,毀壞了中國的環境,同時中共官員能呼吸特供空氣,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在一邊;「律師起訴政府空氣治污不力,開了一個先河,如果能形成群體訴訟,帶來群體力量和意志,是蠻有價值的。」
旅居德國的著名學者仲維光教授表示,中國發生的所有災難都是中共一黨專制所致,中國陰霾無法治理同樣是此專制統治的結果。從SARS、禽流感到三峽大壩災難性後果,再到天津爆炸事件,中共只看中它的利益,不顧百姓生死,「中國人都生活在火藥桶上。」
不過,也不是沒有出路。仲維光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可以去反抗,不是用暴力,可以去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去揭露真相、從心裡遠離中共;當中共內部狗咬狗、外部有民眾施加壓力的時候,解體中共的那天就會提早到來。」

來源轉自:

【2017年02月22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