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中國人活在共產黨的精緻迫害中


(網路截圖)
文/九天劍
大年三十不看春晚已是多年的習慣。但80年代不是這樣。很多人懷念那時的春晚,雖然沒有如今的超大場面、高端視聽技術,但有些今天沒有的東西,那就是人味兒。
那時春晚過後,一首歌能傳唱幾年,一個小品能下飯下酒,一個段子(那時還不叫段子)能家喻戶曉,一個新人能即刻竄紅。春晚影響力之大,人們對其期望值之高,過後春評之活躍,能讓人們興奮到正月十五。那時候我是千方百計要買到年三十之前的火車票回家,除看望父母之外,有個內在的原因,就是踏實坐飯桌前看春晚。
30年下來,回味一下,生理層面說,春晚猶如「黃鼠狼下耗子」,一年不如一年;精神層面說,共產黨就像武大郎賣煎餅——人慫貨軟,連洗腦手段都退化了。當年那種玩親情、玩感恩、玩淚奔,把奴性人性化,把愚忠智巧化,再精緻包裝於高接受度的世俗文化中,將羊皮嚴嚴實實的裹上狼身,以高模擬音響不斷放出「咩咩」聲,如此這般變化機關,著實軟化了人們年復一年的憤怒、反抗、思辨。可以說,一個新聞聯播,一個春晚,在共產衰亡史上,是可以留下一筆的,它確實幫助獨裁統治得以拖延。
俗話說,謊言說一千遍就變成真理,這是企圖以量改變為質。共產黨從開始宣揚打土豪是為了分田地給農民,騙得農民參加「革命」,壯大了殺人隊伍,最終成了氣候,坐上統治中國王座。然而匪就是匪,穿上黃袍也變不成皇族。表現就是馬上棄農民如敝履,死死抓住土地,先變成壓榨農民的資源,進而成為開發變錢的GDP。60多年走來,分田地謊言終未變真理。
黨宣說,沒有國家,哪有小家;小粉紅馬上跟風:沒有國家,你什麼也不是。於是大部分被匪偽黨史編入教科書洗腦長大的人就暈了,是啊,中國人就要愛國啊,你看我們如今有錢出國旅遊,不是黨領導的好嗎?到處都有中文提示,不是因為我們有錢麼?在外國商場拿貨,不管多大牌子,翻底一瞅,差不多都是「Made in China」,我們多自豪啊……如果沒有國家,這可能嗎,我們屁都不是啊!
表面看,黨宣、小粉紅、吃瓜大眾高度和諧,愛國概念幾乎不容置疑。其實,先國後民,無國無民的邏輯,都藏在老毛「落後挨打」,老鄧「黑貓白貓」,蛤蟆「悶聲發財」的毒劑中。國家,這個人類發明的政體概念,被共產黨陰險的賦予了情感,從而神化。在共產黨的統治語彙中,「人民」常念常新,但永遠是個包裝,而國家——共產黨獨裁統治平臺,便以代表「人民」使其貌似合法化。因此,愛國之愛,其實就是愛黨。把黨宣邏輯翻譯成人話就是:沒有共產黨,國家屁都不是,人民屁都不是。
這就是「愛國」大旗無數次被祭起的理性因素。
新聞聯播和春晚的愛國雙簧確實為黨統起了大作用。你看今年春晚不管多熱鬧,蔡明臺詞多貧,胡歌、王凱多煽情,小品多接地,那也只不過是佐料,每一翻篇兒就是百人歌舞昇平,軍隊正步頌黨,新疆老鄉感恩政府,布景變幻紅海洋……所以聰明無奈的大眾明知春晚無趣,不看又沒得看,央視霸佔年關眼球,卻讓人越來越無語,便只有給出2.4的史上最低差評噁心春晚,以發洩不滿,那最低是不是之一,我沒有細查。
看那坐在前排的可憐黨宣官員,似商量好了的統一著裝、一直保持的尷尬笑臉、從頭到尾僵硬猶疑的眼神你就知道,他們有多窘多緊張。因為他們心裡最清楚,春晚就是政治,既不是娛樂,也無關藝術,寧左勿右是不變的原則。面對全世界播出,這要讓老大~老七挑出毛病,本屆春晚就會變成自己最後一頓晚餐。
於是乎,愛國主旋,軍隊強大,經濟老二,假裝回歸傳統,回家孝敬父母,歡喜過大年永恆主題,再加上時令話題,段子小品,插科打諢,情歌勁舞,晃眼聲光,各地拜年,年年雜湊成一臺強大而雞肋的晚會。好賴不說,5個小時燒掉納稅人多少銀兩,央視笑納企業多少分子,也不說,這種精細洗腦,卻往往弄巧成拙的獨家買賣,也就成了黨國一大特色、捧臭腳的奴才獻給主子的一份年貨。
最近我常說陰霾,其久居黨國不散,任御用專家使出吃奶力氣也沒能解釋出令人信服的陰霾來源。這不,過年前後,霾他老人家不請自來,罩住100多座城市,一同觀賞黨國春晚,倒要看看這塊土地上不識時務的各級暫時統治者、「宣傳家」、「藝術家」們還能整出啥花花腸子,看十幾億人在喝大酒、吃大飯,享受共產黨最後跳大神般的精神會餐中哪個能清醒悟道,摒棄邪惡,擁有明天。
冬去春來,雄雞報曉。年復一年,人間時令給我們以生之感慨,死之敬畏。中國,這個小小地球上人口第一多,國土第三大的生息村落,活著如此艱難,自由如此不堪,思維如此牢獄,連假裝都如此跑偏……怪不得,人人都說2017是個大年——共產黨,這個撒旦丟到人間的怪胎,再不自裁,休怪中國人借神火燎原,玩命添柴!

來源轉自:
【第518期2017/02/16】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