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大陸陰霾頻發有因 還將持續


1月14日以來,大陸北京、天津、河北等10省市再遭新一輪陰霾重污染襲擊。圖為1月5日北京街頭一LED廣告看板。(AFP)
大陸陰霾可謂「前腳剛走、後腳就來了」,橙色、紅色警報不斷。究竟陰霾頻發且愈演愈烈真正原因為何?
文/李文華
從1月14日以來,大陸北京、天津、河北等10省市再遭新一輪陰霾(又稱霧霾)重污染襲擊,這與去年12月以來長達10多天的陰霾可謂「前腳剛走、後腳就來了」,至少108個城市屬於重度污染地區,橙色、紅色警報不斷。
然而1月17日,中國大陸各地氣象局被要求暫停發布陰霾預警,當局解釋說,這是為了與環保部等部門出臺聯合工作機制,以後霾預警將統一由一個部門發布。
很多民眾擔心,當局聯合發布霾預警會造假數據,掩蓋真相。1月17日,一位環保局內部人士披露,2010年的最初數據就是假的,導致以後的官方數據都是數字遊戲。

內部人士:大陸污染數據嚴重失真

環保局內部人士披露,2010年以來的霾預警數據都是假的。圖為壟罩在陰霾中的北京紫禁城。(Getty Images)
2010年2月,全國性的環境污染物統計數據出爐,即由中共環保部、國家統計局、農業部聯合發布的《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公報》。官方公報顯示全國廢氣排放總量637,203.69億立方米,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中,二氧化硫為2320萬噸,煙塵1166.64萬噸,氮氧化物1797.70萬噸。
這些年來,官方減排措施與環保督查也在不斷地推出與加強,為何空氣污染仍然嚴重了?該名環保人員披露:「一般來講,環保系統有著三套以上的系統數據,分別為監測數據、排污收費數據和環境統計數據。這三套數據都跟污染負荷、污染物排放量相關。在全國第一次污染源普查前,這三套數據間,有的統計相差一個數量級。」
據其介紹,2010年出臺的環境統計數據,是應用環境統計軟件,把區域環境污染負荷80%的企業篩選出來,作為重點企業錄入,其他作為非重點源錄入。然而年度環境統計的基數,會因為出現企業漏報或者企業數據失真等問題,造成數據失真。
「而多方面原因導致基礎數據不準,一是統計不全面,例如煤矸石自燃污染量、石油焦、殯葬業等沒有統計,以及沒有包括進一些間斷性生產的、打遊擊的小企業等;二是一些國控源、市控源等重點名單企業數據失真。」該名環保人員表示。

地方政府造假 採樣器戴「口罩」
除了上述中共環保部、國家統計局、農業部的環統數據涉假外,地方政府甚至對空氣質量數據公開造假。
2016年11月2日,河北電視臺報導,為防止列入空氣污染排行榜,石家莊市政府出奇招,僱用保安為石家莊市學府路和柳蔭街交口附近的空氣質量監測站「保駕護航」,他們用噴水等方法,人為降低檢測點的污染情況。
從2016年2月起,陝西省西安市環保局長安區環境空氣自動監測站竟然用棉紗堵塞採樣器,如同給採樣器戴上了「口罩」,過濾了空氣,使得數據失真。事件曝光之後,多名官員被調查。
中共環保部曾公布,自去年以來發現2600多宗環保監測數據造假案例,涉及到空氣、水、土壤等多種監測,而這些數據還只是冰山之一角。

科學家:陰霾顆粒入侵人體細胞
據財新網1月13日報導,一項最新研究揭示了陰霾毒理機制。科學家採用極小的碳黑顆粒和金屬離子類比PM2.5形態進行試驗,觀察顯示,碳黑顆粒能吸附並載帶大量金屬離子進入肺組織,證實了其顯著的呼吸毒性。科學家還發現,陰霾顆粒入侵人體細胞,可以破壞人體的自我保護機制,加劇癌症的爆發。
《經濟學人》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在中國因陰霾每小時致183人死亡,即每天死亡4300人左右。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24小時內PM2.5濃度不應該超過每立方公尺25微克,而中國陰霾嚴重地區的PM2.5濃度超標20多倍。一般來說,PM2.5濃度每增加10微克/立方米,肺癌風險增加25~30%。
就在民怨四起時,國務院官員首度承認:霧霾是人禍。

中共經濟模式導致陰霾
據鳳凰財經報導,在1月16日、17日舉行的亞洲金融論壇上,中共國務院參事劉燕華公開表示,「霧霾天氣已經不能用簡單的自然災害來解釋清楚了,它是經濟發展模式造成的結果,處理不好則會導致社會問題。」他強調,如果霧霾要十幾年、二十幾年才能得到治理的話,「數億人的健康受到嚴重危害的預期將無法承受」,「為了GDP犧牲一代人健康的模式實在不可取」。
劉燕華沒有具體指出什麼經濟發展模式造成了陰霾。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目前中國經濟發展模式就是靠投資,加槓桿,加債務,基建不斷加碼。

中共為維持經濟不垮而採取的大幅投資基建,此經濟模式決定未來幾年陰霾還會增多且持續不斷。圖為山西臨汾市郊區煤電廠煙霧瀰漫。(Getty Images)
「其中一個跡象就是北方的陰霾。說老百姓燒煤引起的陰霾,那都是瞎扯,主要是煤電、鋼鐵、化工、水泥這幾個產業,大量使用中國北方出產的煤,這些煤有幾個特點,含硫高,含砷高,不是好煤,燒多了以後,那些不能燃燒的硫、砷等成分就會形成微粒,漂浮在空中。
還有個跡象就是去年以來,煤礦事故增多,這說明中小煤礦又開始生產了,礦坑的鞏固沒做好,所以事故頻發。」
石藏山表示,從內來看,原本那些應該去產能的行業,如火電、水泥、剛鐵等,如今繼續增加生產,基建領域重新開始加速,發展下去,下一步就是增加債務、增發貨幣、增加公共投資,這標誌中國經濟轉型徹底失敗了,只有靠投資來維持經濟。
對外來看,中國進出口雙降,出口外貿幾乎成了負貢獻,經濟非常緊張,中共高層到處喊不要貿易保護,要繼續全球化,根本原因就是中國經濟壓力太大,官方稱去年GDP增長6.7%,這數據非常可疑的。2017年美元據說要加息三、四次,這將導致人民幣繼續下跌,外匯繼續出逃。目前國內嚴格控制結匯,每個銀行不許對外說,但就是不讓錢外走,民眾換匯嚴格管制,而且企業的股本、資本、收益也不許拿走,這令外資企業非常恐慌。目前大陸獨資、合資企業佔了中國經濟的40%左右,這樣發展下去,中國經濟壓力會很大。

臨汾空氣二氧化硫濃度過千
正如石藏山所分析的那樣,1月15日《新京報》報導說,近十天內,山西臨汾空氣中二氧化硫的濃度三次過千,但當地仍沒有發出預警。官方發布的信息中,只是用「二氧化硫濃度可能升高」一句話帶過,還謊稱70%是當地居民燃燒散煤造成的。
中科院氣象學博士後李汀此前曾發文提到,臨汾1月4日二氧化硫、PM值雙雙爆表,二氧化硫濃度一度達到1303μg/m³,這種大氣狀況類似1952年的「倫敦毒霧」,五天內導致了萬餘人死亡。世衛2005年給出的準則中建議,人不應在大於每立方米500微克二氧化硫的環境中持續待10分鐘。
臨汾曾是山西省經濟總量排名第二的城市,在2003至2005年連續三年名列中國嚴重污染城市的前三名。因空氣看起來是黑灰色的,以戴「黑帽」聞名。2006年以來,山西省和臨汾市宣稱整治臨汾的污染,2012年,臨汾聲稱摘掉了「黑帽」,還被評上山西省環保示範城市。但僅僅五年後,再次以驚人的二氧化硫濃度躍居中國大氣「酸」度第一的位置。
有報導說,一些企業的脫硫設施如同虛設,環保局檢查的時候開一下,走了之後關掉,「因為脫硫設備關一天,可以節省兩、三萬成本」。此外,山西省環保廳公布的調研結果顯示,臨汾市區目前仍有86臺130蒸噸燃煤鍋爐,基本上無脫硫措施,這對臨汾市區的二氧化硫指數有直接影響。
不光臨汾這樣,全國很多城市都是這樣。中共的經濟模式決定了未來幾年,大陸陰霾還會增多,而且持續不斷。

來源轉自:
【第516期2017/02/07】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共產黨必亡☆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