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習核心在毛式末路上狂奔

剛剛閉幕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了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外界關心習近平獲封「習核心」之後,下一步會如何走?究竟會成為毛澤東第二,還是蔣經國第二?他將為中國帶來獨裁還是民主?輿論之所以有不同猜測,就在於人們並不清楚習近平不遺餘力的集權究竟為哪般,這對國家和人民究竟是福還是禍?對於這個問題,看看他的過去和現在,就知道他會給中國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習近平的三年施政,讓人詫異的不是維持守成而是全面倒退。政治體制改革不僅未見端倪,反而倒退到「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一個領袖」的老套路裡去。更有令人驚詫的跨境抓捕、封殺網絡、抓捕維權律師種種惡行,使人不寒而慄。今年正值文革浩劫五十年,人們不但看不到對此的任何反思,反而利用紅軍長征紀念大造槍桿子出政權的政治輿論,令紅色風暴再次席捲全國。
他用三年的時間重構了黨天下的新框架:一是通過黨內清洗打壓政治對手,樹立個人獨裁的絕對權威;二是構造「五位一體」(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和生態)全面控制達至權力無縫對接;三是通過此次的六中全會確立了自己為核心的「政治路線」和「政治紀律」;自己人成了「核心」的班底,其他人成了拉幫結派的「團團夥夥」,成了「不受監督的特殊黨員」和陽奉陰違的「兩面人」。如果這裡面沒有政治顛覆這類惡行事件的原因,人們就不得不聯想到毛時代的路線鬥爭:只不過一個拿階級鬥爭說事,另一個拿反腐倡廉說事。其結果只能是又見中共「偉大領袖─政治路線─組織路線」的極權要素,恢復了毛時代政治生態的基本框架。
中共這樣的黨政軍一元化體制,必然出現被歷史反復證明的兩種嚴重的政治惡果:一是極權體制必然烘托出「偉大領袖」,產生像「堅定不移維護」、「牢固樹立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的權威理念,走向權力崇拜個人獨裁;二是權力缺乏制衡必然導致決策偏差,為了維護權威形象,所謂「自我淨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就一定是用新的罪行掩蓋舊的失誤,形成踐踏法律的執政黨特權,進而重歸「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即所謂路線鬥爭)的老路上去。
這是一條什麼樣的老路?「馬克思加秦始皇」!一條讓中國人吃盡了苦頭的老路!馬克思是假,是說辭是宣傳是洗腦,秦始皇是真,是暴力是專制是奴役。一個視秦始皇為楷模的政治狂人,他政治衣缽的傳人只能是秦政餘孽。如果秦政是中國現代轉型的法寶,是皇權走向民治的利器,那建立民國走向共和豈不是多此一舉?這樣的人能成為蔣經國第二?至於他會給我們一個什麼樣的未來,只有天知道。
六中全會習近平「核心」地位的確立,無論其主觀動機如何,於國於民都不會是好事,即使對他本人也未必是好事。作為政黨,中共並不是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因此很難有現代意義上的政治邏輯。滿腦袋秦皇漢武,最神往乾綱獨斷,哪裡理解民治?哪裡懂得轉型?正因為如此,在國人期待政治改革將權力關進籠子裡之時,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卻是一個大權獨攬的專權者!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就現代文明而言,秦政這樣的專制極權政治,依循的是中世紀的政治理念,從來就是現代文明的反動;無論文明的進程如何地曲折反復,都不可能回到秦政專權的末路上去。而這種集大權於一身的「核心」地位,其實是在毛式專制的末路上狂奔,其結局,對他本人會是好事?

來源轉自:
【2016年11月號 動向 總375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