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霧霾藏超級細菌 大陸抗生素濫用危及海陸空


2016年12月4日,北京,游客戴口罩遊覽天安門廣場。當天霧霾肆虐京城,空氣嚴重污染,北京空氣重污染和霾「雙橙」預警仍在持續中。(大紀元資料室)
【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
中國大陸令人揮之不去的霧霾再次來襲,隨之而來的還有潛藏在霧霾中的「超級細菌」,這引起北京居民的恐慌。而大陸專家之「沒什麼可擔心的」說法,讓人們更加擔心。大陸抗生素濫用不僅污染了河流、土壤、牲畜,連空氣也沒能倖免。
北京霧霾含「超級細菌」
剛進入12月,北京就發出空氣重污染、霾和大霧三個「橙色預警」。與此同時,瑞典科學家的研究發現,北京霧霾中含有耐藥基因,引發大陸輿論對「超級細菌」的擔憂。
今年10月,瑞典哥德堡大學的團隊在國際期刊《微生物》(Microbiome)上,發表一項調查報告。報告稱北京霧霾的樣本含有「最多種類的抗生素的耐藥基因」;北京霧霾是唯一「含有幾種針對碳青黴烯類(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藥性基因」的樣本。
這是瑞典哥德堡大學抗生素耐藥性研究中心的一份論文。研究人員從人類、動物和全世界不同環境共收集了864份DNA樣本,其中14份空氣樣本來自北京霧霾。分析結果顯示,相比泥土、水等外部環境,北京空氣中的微生物群落含有的已知抗生素耐藥性基因種類最多,平均超過64種。
研究者表示,他們在北京霧霾中,發現了碳青黴烯類(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藥性基因,這種抗生素是抗菌活性最強的一類非典型β-內醯胺抗生素,廣泛應用於呼吸系統感染、敗血症等病症,是治療嚴重細菌感染最主要的抗菌藥物之一,有「最後一道防線」之稱。這就是說,一旦感染了這種抗藥基因細菌,將無藥可醫
瑞典哥德堡大學抗生素耐藥性研究中心主任拉森(Joakim Larsson)教授表示,空氣可能會是抗生素抗藥性傳播的重要途徑,但過去沒有意識到。
拉森表示,人類擁有的最為強大的抗生素是碳青黴烯類(Carbapenems),對此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基因,只有同時滿足三個條件時,才令人擔憂:一是這種細菌在空氣中具有活性;二是這些細菌具有致病性;三是空氣中這些細菌的密度足夠高。而北京的樣本是唯一能達到該研究的入選標準的樣本。
研究團隊呼籲,當局要加強監管製藥工廠的廢棄物排放,並重視空氣傳播抗生素抗藥性細菌的問題。

大陸專家之「沒什麼可擔心」讓人擔心
據《紐約時報》12月5日報導指,直到12月5日,大陸大多數對這種威脅進行猜測的中文新聞報導都已撤掉,替換為援引北京市衛計委未指明身份的專家的話所做的報導,後者表示沒什麼可擔心的。
報導稱,「對充滿懷疑的中國人來說,審查和反駁僅僅意味著,或許真的有什麼值得擔心的地方。」
大陸演員章子怡的行為或許顯示了北京2200萬居民中許多人的感受。章子怡12月3日在微博留言表示,由於擔心北京霧霾越來越嚴重,令她非常擔憂11個月大的女兒。「北京又是重度霧霾,大人有口罩。可沒有誰家的孩子願意戴口罩,憋得慌、喘不過氣兒,本能地抗拒。」
她說,「可憐的孩子們!我選擇室內無數個空氣淨化器;室外,沒選擇,直接抱上飛機走人!」
微博中,她配上一張自己戴防霾口罩抱著女兒醒醒的照片。大陸網民感嘆,「有錢任性!」「又有幾個人能說走就走?」

大陸濫用抗生素 生態告急
今年5月21日,世界衛生組織發表文章表示,在當前抗生素用量約佔世界一半的中國大陸,如不採取有效措施,到2050年每年將導致100萬人早死。中國出現抗生素耐藥問題的重要原因,是普遍購買非處方藥和過於依賴用抗生素治療、控制感染和促進牲畜生長。
2015年6月11日, 中國科學院發布的報告顯示,2013年大陸所使用的16.2萬噸抗生素中,48%為人用,52%為獸用;在36種常見抗生素中,用於動物的比例則高達84.3%。
2013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一篇報告稱,三家中國商業養豬場中的糞肥裡,有149種「獨特」的抗生素耐藥基因。而這種耐藥菌可通過環境、食用上述動物的肉製品等方式,傳播到人體演變成「超級細菌」,導致抗生素無效。
2014年4月,研究團隊在廣東省中山市三角鎮魚塘水體中分別檢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種抗生素。魚塘底泥中檢出了7種抗生素。
另外,大陸的水污染同樣嚴重。中科院的數據顯示2013年排放到河流中的抗生素濃度,中國的最高值達到7560納克/升,平均值為303納克/升。而美國則是120納克/升,德國為20納克/升,義大利為9納克/升。
而如今,除了河流、土壤、牲畜外,空氣也沒能倖免。

北京霧霾持續惡化
世界衛生組織規定的年均可吸入的微小顆粒PM2.5濃度,第二階段過渡目標為每立方米25微克。據大陸媒體報導,北京城市環境監測中心提供的官方資料顯示,12月4日,北京部分地區PM2.5的濃度已達到400,高出世衛組織目標16倍之多,屬於危險污染等級。事實上,世衛組織建議PM2.5的年平均值為10微克。
而據英國《金融時報》 12月5日報導,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發布的空氣監測指數上週六(12月3日)晚突破600點,這個水平通常被稱為「糟糕得令人發瘋」,因為指數設計師最初認為城市的污染不可能超過500點。自2010年首次使用這個表述以來,該指數已在多個冬季突破這一水平,迫使美國使館改用比較冷靜的「危險」一詞。
報導稱,北京英國學校(British School of Beijing)取消了一個聖誕活動,即使這個活動安排在室內舉行。空氣污染已經成為旅居北京的外國人如此在意的問題,以至於國際學校在室內空氣質量上展開競爭。
報導介紹,最新的霧霾是在有關部門已經採取一攬子不惜一切代價的措施的背景下降臨的。北京新市長蔡奇最近放寬了該市2020年的改善空氣質量目標,此前他的前任曾開玩笑說,要是實現不了2017年空氣治理目標就提頭來見。現在看來2017年的目標不太可能實現。
據中國氣象局預測北京天氣,12月6日、7日白天南部有輕微、輕度霾,7日夜間至8日早晨有輕度霾。受冷空氣影響,8日白天有偏北風4-5級,陣風7級左右,霧霾將自北向南消散。而到了11日,隨著冷空氣的遠離,霾將再度回歸。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06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