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為什麼說習近平姓「左」?──讀《為什麼說習近平不姓「左」?》


為維持其獨裁專制統治,中共不斷發動各種政治運動。

土共毛魔時期的反右運動的情景一瞥。
習近平是左還是右的問題,從習上台後起不久就多有爭論,起初各方見仁見智,後來似多傾向習氏姓左反右,幾成定論。但最近,網絡上忽然(六中全會在即)舊題重議,習氏被辯為不姓左。例如,七月十九日,有網站報道,被視為中南海智囊人物的吳稼祥對本港《明報》表示,對習近平改革的信心很大,相信他是一個改革者;八月十七日,體制內辛子陵在網上披露,高層達成共識將處理江澤民及曾慶紅,並可能在十月份的六中全會予以落實;九月十二日,冼岩《為什麼說習近平不姓「左」》出籠。茲事體大矣,乃再次廓清!
習姓「左」反右
科學的、合乎邏輯的討論,通理是先應明確定義何謂之左何謂之右。一言蔽之,「右」就是贊同普世價值(即「改旗易幟的邪路」);與此相對的,左」──儘管官方不那麼說──就是頑固反普世價值,堅持中共一黨專政(「保政權、保穩定」)。這既是意識形態,也是實際立場,後者是前者的體現。這樣的定義應該是符合當前中國大陸的實際語境的。
左右之分不應該在於是否奉行改革或改革開放,因為改革有各種各樣的改革,並且還不乏左右都贊同的改革。左右之分也不涉及處理不處理某些人,例如毛澤東特赦甚至優待了不少國民黨「戰犯」和溥儀(雖然顯然是出於「統戰」),總不能說毛是右吧,何況筆者早已斷言習決不會抓江,辛說不靠譜。此外還有一種所謂「極左」或被稱為「毛左」的,就是死死抱住毛屍及其路線,即「走封閉僵化的老路」的那些人。
冼岩說,「從鄧小平起,中國的主要領導人都超越了意識形態,無所謂左右之分。他們奉行的是實用主義,價值取向則回歸原始的社會主義」。這話真是自相矛盾,沒了「馬克思主義」的起碼邏輯。試問「社會主義」難道是經濟基礎,不是意識形態是什麼?
不過冼岩的文章倒是正好證明了習氏姓左反右!試看連冼岩也在文中承認現在的領導人即習近平他們的重要(恐怕應改為「唯一」)目標是「保政權、保穩定」。正是出於保黨保政權的需要,才有了「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的「改革開放」(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才有了冼岩自己也承認的「對言論、社會的管制也必然最嚴厲」的鎮壓輿論和公知;才有了一半是為了收拾民心,另一半是清除異己的「反腐肅貪」。所有這些,正因為都是為了保黨保政權,所以恰恰是姓左反右之舉。至於冼岩說的「習不是左」的證據「現在中共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旗幟,而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習近平系列重要講話等,就是不包括毛澤東思想,且後者正是在習近平上任後被拿掉的」,不但既非事實──事實是「毛澤東思想」仍可見於重大文件中,毛屍仍在堂,毛像仍掛牆,而且還製造「前後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歪論,也與頑固反普世價值的「五不搞」並行不悖。如此「不包括」,算得什麼證據!
至於吳稼祥所稱習氏近期釋放部份左傾政治信號只是「假動作」,不知吳說證據何在?本來,為了策略的需要,搞假動作的政治家是有的,但都有實實在在的乾貨真動作讓明眼人心知肚明。比如袁世凱(其人是功大於過,國人多有誤解),裝出處處為大清皇帝著想的忠臣樣子,甚至誠惶誠恐三跪九叩首,但他的北洋六鎮實實在在地是在與南方革命軍假打真和,他本人是實實在在地借南方革命力量脅迫清廷退位。這在當時連昏憒如奕劻者也清楚其「司馬昭之心」。試問吳稼祥,習哪一動作讓明眼人知道他的保黨保政權、鎮壓輿論和公知是「假動作」?

為什麼習姓「左」反右
知其然還須知其所以然。只有明白了所以然,才能徹底認清習姓左反右的真面目。
首先,習是中共習仲勛的兒子,是貨真價實的「紅二代」。有說習仲勛是改革派,兒子怎麼會不改革。但誠如前文所說,左右之分不在改革而在路線。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改革不是真改革,中共毛澤東本質上是同朱元璋李自成張獻忠洪秀全之流一樣的造反打江山,玩命奪龍廷人物。甚至,朱李張起初還有造反的理由,民不聊生官逼民反,毛酋則如同洪秀全一樣連這點「初心」也沒有。無論滿清還是中華民國時代,百姓絕非處於水深火熱,毛如同洪楊也是利用騙術(「馬克思列寧主義」無非「拜上帝教」)蠱惑誘騙民眾為他當炮灰賣命。如此玩命搶江山奪龍廷的本質,一朝得逞,毛共們豈甘二世而亡?他們妄想的只能是萬世一系,「紅色江山代代傳」,這與國民黨蔣經國的背景是完全不同的。如此,作為中共紅二代,習近平在遺傳上是完全繼承了毛共的「紅色帝王」基因的。
並且這也與習近平的個人背景有關。習十二歲小學畢業那年正值文革開始他甚至沒有機會上初中。相反,文革十年,他耳濡目染的是暴力和權力,瘋狂和罪惡。如此,無論道德、文化、思想、學養怎麼可能得到正面的教育與薰陶?沒有文化叫他怎麼懂得「輕關易道,通商寬農」的古語?現在國內提起此事,多說成「口誤」,其實哪裡是口誤,分明是不知其句,哪懂其義,加上六十開外,老眼昏花,才誤把簡體的「農」字看作了「衣」。這與美國一位副總統寫錯別字potatoe不是同一類型的低級錯誤。聯繫到習每每自吹自己博覽群書,學富五車,還言必引經據典,事件反映的遠遠不是學養問題。更為嚴重的還在於事後非但不承認,不道歉,嚴加封鎖,嚴密遮掩,這就比吹牛、不老實更壞,屬於欺騙和濫權了。
紅衛兵經歷如果沒有經過徹底的洗心革面,很容易傾向於左。現在習在國內事事奪權集權,自任多個組長,連李克強掌經濟之權也要搶過來,終於經濟跌落,連冼岩也承認執政「合法性也遭遇難題」、「現在是中共合法性最脆弱之時」。這正是當年一眾紅衛兵迷信權力、內鬥武鬥、唯我獨尊,爭當司令的脾性。國際上,例如釣魚島和南海問題,習表現出的不僅是學養、不知歷史和國際規則,而且是蠻不講理,死活不認賬,搞得中國大陸四鄰無友,全球側目。這也是當年紅衛兵不知高低,天塌不怕,迷信暴力,動輒武鬥的身骨子。有人稱毛是土匪當國,習是紅衛兵當國,誠如也!
一句話,搶江山奪龍廷的中共,推出這麼一個小霸王,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姓左反右。如此,還指望他與時俱進,引領中國大陸與世界合軌於普世價值?
唯一的結果就是:兩極相因,到極端則轉化,夜之越漆黑,黎明越是在眼前的至理。習左是要走到底了,但之後,普世價值也就會在中國大陸噴薄而出了。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號 爭鳴 總468期 葉力夫】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